第261章 慶元節開始(5)

小說: 這個光頭很危險 作者: 三千浮世 更新時間:2019-10-10 02:35:17 字數:2239 閱讀進度:272/275

忽然,魂弒天輕聲說道:“過幾天我要出去一趟。”

床上的菀然愣了一下,問道:“你要去哪里?什么時候回來?”說完就微微低頭,自己之前救了他,他現在救了自己,也不欠自己什么了,也沒理由回來了。

但是真的不想他走···

魂弒天露出溫和的笑容看著菀然:“就一天。”

聽到只有一天,菀然拍了拍胸脯,真是嚇死了···還以為再也不回來了。

“是慶元節那天,如果快的話,還能陪你回來看燈。”魂弒天夾著虎雕肉送入菀然嘴中。

“這樣啊,你去干什么?我陪你去吧,幫你那點東西也好啊,我還是很有力氣的。”說著還揚了揚手,看得魂弒天笑出了聲。

“沒什么大事,找個人,說一件事,說完就回來了。”魂弒天當然不會告訴菀然自己去干什么,又或者以前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如果說了,菀然得多失望。

菀然抿了抿嘴:“好吧,那你要注意安全哦,要是再把自己搞傷了,我又要辛辛苦苦照顧你了。”

“你會嗎?”魂弒天看向菀然那雙明亮的眸子。

菀然露出甜美的笑容:“會,誰叫你這么不讓人放心。”

魂弒天伸手捏了捏菀然的鼻子:“你才是讓人不放心。”

“哪有,我很勇敢的,昨天都沒哭,哼~”

“沒哭啊,不知道誰啊,昨天哭得死去活來的。”

“討厭啦。”

魂弒天拍了拍菀然的腦袋,站起身來:“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就讓我來照顧你。”

“嗯,那是小女子的榮幸。”

“確實是你的榮幸。”

菀然小嘴一撅,真是可愛極了。

接下來的日子,兩人恢復了正常,山間充滿著一股幸福的味道,每天都能聽到菀然的嬌笑聲,就連冷血已久的魂弒天也漸漸被菀然改變。

這應該不是改變,這應該是恢復了正常,畢竟這些年來,仇恨充滿了魂弒天的大腦,也只有菀然,讓魂弒天找到當初的自己。

但隨著慶元節步步逼近,魂弒天的笑容也在漸漸減小中。

今日。

乃太京的慶元節,舉國同慶!

早上,兩人在床上同時睜開眼睛,菀然朝著魂弒天拱手喊道:“慶元節安康。”

“慶元安康。”魂弒天微微笑道。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隨即起床。

雖然睡在同一張床上,但是兩人相敬如賓,都沒有碰觸。

起床后,菀然做早膳,魂弒天在旁邊劈柴,多準備一些。

“魂弒天,不用劈那么多,反正你又會回來的。”菀然嬌聲笑道。

魂弒天舒了口氣:“沒事,練練手。”

看著眼前的木頭,魂弒天一斧砍下,今日,這就是圣人的下場!

做好早餐,兩人坐在桌子旁,都沒說什么。

直到吃完。

“等下我就走。”魂弒天輕聲說道。

“需要我給你準備一些什么嗎?水,干糧,你帶著路上吃。”說著菀然就去準備了。

魂弒天拉住菀然的手腕:“不用,不是很遠。”

“那···那···”菀然都不知道說什么,但心里就是很亂。

“別為我擔心,在家里等我回來一起去看燈。”

“好,那你要安然無恙回來,如果少了點什么,我就生氣,我就不理你,我就不照顧你了。”菀然也不知道要說什么,反正就是想到什么就說什么了。

魂弒天點了點頭:“我保證,安然無恙回來。”

菀然輕輕咬著嘴唇,直接撲到魂弒天懷里:“你說的,會回來的,你要是不回來,我就一直等,等到死。”

“我死也會回來。”魂弒天沉聲說道。

“不準你說晦氣的話,好好的,知道嗎?晚上我給你做你最喜歡喝的白粥。”

“嗯,我喜歡你做的那個味道。”

菀然甜美一笑,魂弒天站起身來,朝著屋外走去,而菀然站在門口,就這么看著魂弒天,臉上帶著笑容,揮了揮手。

魂弒天回頭笑著揮手,漸漸走遠,消失在菀然目光中。

菀然的笑容漸漸被擔憂取代,坐在木凳上,緊緊捏著雙手,祈求老天保佑。

魂弒天走遠之后,就沖入了蒼穹,朝著安康州方向飛去。

圣人!老子來了!

安康州,無虛學院。

“媳婦,慶元安康。”夜昆做起身來,朝著身邊的兩位媳婦拱了拱手。

葉離和顏暮兒也學著夫君的樣子,拱手喊道:“夫君,慶元安康。”

“哈哈哈,今天真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日子啊,起床!我們得去準備準備了!”夜昆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這些天已經將所有的事情敲定,在昨天晚上的預演上,夜昆也是非常的滿意。

絕對能震撼到那些外邦,當然還能讓阿弟好好威風一次,讓太京都知道夜秦這個名字。

讓那巴婉清悔到腸子裂開。

“阿弟,弟妹,慶元安康。”來到大堂,夜昆看見阿弟還有弟媳,拱手笑道。

“阿哥,嫂嫂,慶元安康。”夜秦帶著媳婦,拱手喊道。

夜昆攀著阿弟的肩膀:“怎么樣,沒有緊張吧。”

“阿哥,你別說,你一說我就緊張。”

紫嫣和長孫蕊捂嘴輕笑,這兄弟兩啊,感情就是不一般。

元稹和風滇這時候走進,拱手喊道:“昆哥,昆嫂,秦哥,秦嫂,慶元安康。”

夜昆和夜秦帶著媳婦拱手笑道:“慶元安康。”

元稹和風滇那個高興啊,看我昆哥和秦哥,一點調子都沒有,還有大嫂們。

“少爺,夫人,慶元安康。”東賜和妲慈恭敬喊道。

“東賜、妲慈,慶元安康。”夜昆和眾人拱手喊道。

“還有我呢,各位,慶元安康。”緋雪沖進屋里,拱手喊道。

眾人:“······”

眾人拱手喊道:“慶元安康。”

看來今天所有人都很興奮啊,就連緋雪今日都束頭了,以前可是披頭散發的。

畢竟是要面圣,緋雪也是要臉的男人。

葉離悄悄將妹妹拉到一旁:“之前都說好了。”

“姐,你就放心好了,我知道。”

葉離算是放心了:“父親有傳音給你嗎?”21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