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小說: 醫路繁花 作者: 千鏡八荒 更新時間:2019-10-09 16:52:15 字數:2197 閱讀進度:815/816

卓南這話說的很是不客氣,可是那些官兵們也是沒有要擺臉色的意思,倒是依舊笑著,再次對著舒沄又說了一遍他們的要求!

“你們就不能直接去找其他的素醫大人給看看嗎?”卓南皺緊著眉頭,很不高興地說道:“那女子既然是在其他宅戶里被找到的,那她肯定就不是被人從府衙里給帶走的吧?不然,能有這般本事從你們府衙里帶走一個女人的高手,那女人怎么也是不可能從他的手里逃走,躲進別人的宅子里的,我說的對吧?”

那些官兵們的臉色有些難看,卻是一點都沒有敢承認的樣子。這對于他們官府來說,絕對是不利的啊!

一個受傷的女子都能從他們官府的府衙里輕易逃走,這要是讓上面之后了,他們還不得吃板子,被追責啊?這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的!所以才有了這些官兵們再次來請舒沄的事情!

好歹,這也是他們封了口的一位素醫大人了,讓她去給那女子看了傷,一來,女子之間也是要方便不少的,他們還能借由這個事情打開那個女子的嘴,讓她多說點有用的信息來,說不一定就能幫助他們把藏在這儲安平城內的犯人給抓住了!這二來吧,也是省去了再找其他素醫大人,萬一要是不能封緊了風聲的可能!

要說為什么這些官兵們就對舒沄這么信任,說白了,也是因為她身邊帶著冠羽他們這么幾位高手的。想想看啊,身邊能帶著這樣能人的人,怎么著也不可能是個大嘴巴不是?

“素醫大人,您就再跟著我們走一趟吧!那個女人身上的傷也不方便我們去請了其他的素醫大人看啊!”有官兵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趕緊對著舒沄說道:“這事情是我們頭兒吩咐的,素醫大人就算是幫幫我們好了!跟我們走一趟好了.......”

“再不行,素醫大人也可憐可憐那個女人好了!”一個官兵瞧著舒沄似乎會同意,趕緊又補充道:“那女人看起來年歲也不算太大,這要是能得了素醫大人的救治,說不得以后還能嫁個好人家,不然這這要是留下了一身的傷疤,以后還有誰會要啊?”

聽到這里的舒沄還能說什么?只能點了頭,答應跟著這些官兵們走一趟了。

“先說好啊!今日過節,要是那女人再跑了,或者是如那什么兵馬司副將家小姐那般,只是讓我家小姐過去說幾句話就沒事的,可不能再來勞煩我家小姐了!”卓南卻是轉了轉眼珠子,認真無比地對著那些官兵們警告般地說道:“我家小姐是素醫大人,是給人治病看診的,可不是陪人說話的!而且,像你們現在抓住的這個女人一樣,不愿意看病的,你們也就不要勉強了!省的浪費大家的時間!”

那些官兵們只能訕笑了幾聲,倒是什么都沒有敢承諾的!他們也只是跑腿辦事的而已!

再次來到府衙里,舒沄便被直接領到了當初去過的那個屋子外,瞧見了明顯比前一次來時守衛更嚴了幾分。

“素醫大人,人就在里面,您請進去吧!”一個官兵松了一口氣,趕緊對著舒沄示意了一眼,目光卻是落到了冠羽他們幾人的身上,想了想后說道:“素醫大人可以帶一個人進去,護著您一些!”

“護著我?”舒沄倒是聽到這話忍不住驚訝了起來,朝著那個說話的官兵看了看,確認他沒有說錯之后,這才頓時皺眉問道:“官爺這話是什么意思?里面,是有什么危險不成?”

那個官兵卻是臉色有些尷尬,遲疑了一下之后,這才對著舒沄幾人說道:“這危險我們倒是不太確定......不過,就如素醫大人身邊這位護衛說的一樣!這女子極有可能就是自己從我們府衙里逃走的,之后躲到了別人的宅子里,因為被發現追趕,加上身上帶著傷,所以才體力不支地被抓住的!所以,我們就猜測,這女子應該是會點功夫的,不然也不可能這樣輕易地就能不驚動我們的人而從府衙里逃走,還能進到別人的宅子里去藏著的.......再考慮一下那女子遇上的事情,我們擔心要是她萬一在見到素醫大人之后,有什么不妥的舉動.......所以,還是建議素醫大人帶著護衛一起進去比較好!反正看診的時候,素醫大人讓您這護衛回避一下就行了!”

“你們怎么不早說?”卓南聽到這話,頓時便忍不住叫了起來,“既然你們覺得那女人會功夫,就不能在把她給帶回來的時候,把她給捆住嗎?”

“這.......這女人也沒有做錯什么事情啊!我們這要是捆住她,似乎也不太好吧?”有官兵頓時為難無比地看向卓南,對著他說道:“再說了,她這身上還有傷呢!”

“什么時候官府的人,居然還會這般憐香惜玉了?”卓南聽到這話,卻是忍不住譏諷地朝著那些官兵們看了眼,然后說道:“我這還是第一次瞧見呢!”

“我們一直都是這般的樣子!”一個官兵聽到卓南的這話,頓時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服氣地對著卓南喊道:“這誰家還沒有一個丫頭了?這幾日我們看的還少嗎?生出點憐憫心來,有什么不對的?”

這話卓南倒是沒有辦法反駁,只是朝著眼前那些官兵們深深地看了幾眼,直接扭頭望向了冠羽和吉旸問道:“那,是我陪著小姐進去,還是你們陪著?”

“我去!”冠羽倒是絲毫也沒有要讓的意思,直接對著其他幾人說道:“你們就在這里等著便好!”

卓南張了張嘴,最終什么都沒能說出來,就看著舒沄帶著那只猴子和冠羽一起進了屋子,頓時忍不住有些郁悶地皺起了眉頭來,望向了吉旸問道:“吉旸大哥.......我怎么覺得現在我們幾人里,好像什么都是冠羽說了算的?”

“不然呢?”吉旸卻是一臉神色淡淡的表情,朝著卓南看了眼后說道:“你還能打的過冠羽嗎?就他那身法和本事,要是來殺你的話,你還能抵得住?”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