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要放棄活下去

小說: 我沒病,喜歡你而已 作者: 一只小鏡子 更新時間:2019-10-09 14:23:46 字數:2261 閱讀進度:277/279

醫院里,是展示人生百態的地方,上一個病房里,女兒在病危的老父親面前爭論著財產該如何分割,而在對面的病房,一對中年夫妻正因為無錢給母親繼續治病而抱頭痛哭。

往下走了三層樓,穿過兩棟樓之間的連廊,到了門診大樓,白天的陽光從窗戶看去映照的外面的萬物泛白,讓人有些眼花,回到醫院里,眼前像是罩了一層半透明的紗布,目之所及,都披了一層灰暗的色彩。

一個女孩微微躬著腰,扶著墻壁慢慢走來,和龍逸凝擦肩而過時,目光交織,無助和恐懼洶涌而來。

一股醫院里常有的消毒水的氣味從身側飄過,龍逸凝回過頭去的時候,那女孩消失在了轉角處。

“這世上,那么多悲哀,人們為什么還要那么努力地活著?”龍逸凝問出了自己的疑惑,可是這疑惑仍然沒有人能回答她。

周渺海停在她身邊,目光慵懶,龍逸凝轉身看著他,一字一句說道:“渺海,好好活下去,好嗎?”

周渺海的目光無神到讓龍逸凝擔心他會隨時離去,只見他慢慢從走廊上收回目光,又落到她身上,問道:“你,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他回答的,正是龍逸凝擔心的,她搖搖頭,否定了他的理由,說道:“渺海,不該這樣的,我不值得成為你活下去的理由的。”

“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不把就當成我活下去的理由了。”周渺海的話看上去是順從了她話,但其實繞了一個彎,還是回到了她身上。

“渺海,我想我應該告訴你……”龍逸凝感覺手臂被人撞了一下,扭頭看去,一個穿著長斗篷,露出的皮膚都被繃帶包裹著的人走了過去。

周渺海的瞳孔在放大,眼睛呆呆望著龍逸凝,她也察覺到了,腦袋又往后扭了一些,背上疼痛傳來了,回過頭來,左前肩的衣物被鮮血浸濕了,不知什么時候,自己的肩膀被利器刺穿了,就像是一場夢一般。

除了疼痛,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酥麻的感覺,她漸漸地失去了意識,倒在周渺海的懷里。

龍逸凝被送到了寧飛飛隔壁的床位時,她還在和薛梅說自己的這個女兒有多調皮,看到女兒受傷昏迷的一瞬間,她身上所有的頑皮都不見了,變成了一個母親對自己的孩子的絕對庇護。

“怎么回事?”寧飛飛坐了起來,身上的傷一瞬間就全好了,到了女兒邊上,沒有急著哭喪,拳頭卻捏的咔咔響。

周渺海幫龍逸凝蓋好被子,說道:“暗河請了那些人來。”

“那些人?”寧飛飛眉頭微擰,問道:“是天狼?”

“對。”周渺海打開手心,里面一枚小小的狼形徽章,上面還有未擦干凈的鮮血。

寧飛飛眼里的憤怒在望著女兒的時候轉成了滿目溫柔,輕輕拉著女兒的手,說道:“看來這一次,他們是想徹底消滅紅房子的存在了。”

“都是我不好……”周渺海低下頭,不敢去看寧飛飛表情,他覺得,龍逸凝出事,不僅是他沒臉面對她的家里人,她的家里人也會討厭他。

寧飛飛抬手,一個耳光抽在他臉上,并不是解決的話,只聽她含淚說道:“渺海,我們是一家人,你以后不許再說這樣的話!而且,我不允許你再這么喪氣,我告訴你,要是你出事了,我們大家都會難過,會憤怒,因為我們是一家人,蜜兒都這樣了,還不能讓你明白這一點嗎?我們會保護你,以后的日子,也請你保護我們共同的家,好不好?”

周渺海慢慢攥緊拳頭,緊緊握著那枚狼形徽章,望著龍逸凝沉默了許久,才緩緩說道:“媽媽,我知道錯了。”

寧飛飛擦去眼淚,說道:“好,你現在在這里守著你妹妹,我作為母親,絕不會任由別人這樣欺負我的女兒,你們等我,我去去就回。”

拉開門離開的一瞬間,還沒來得及解開身上繃帶的寧飛飛看上去格外有英氣。

周渺海追到門口,她已經不見了,留下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的薛梅,呆呆望著這奇怪的一家人。

唐明因為妻子受傷,才抽空來安排好了才回去繼續工作,可回去沒多久,又接到了女兒受傷的消息,還和妻子一個病房。

舟海大學附屬醫院的太平間,寧飛飛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悄無聲息出現在這里。

正在運送一具遺體離開的工人都被她嚇了一跳,只見寧飛飛走到他們運送的遺體前,掀掉敷在他身上的白布,纖纖玉手伸過去,掐住了那具遺體的脖子。

“你就永遠當局實體好了。”寧飛飛冷笑起來,說道:“去去一條被馴服的土狼,居然敢動老虎的崽子,膽子不小啊!”

“這,這位女士,這,這是……”

工作人員想要說幾句,可是沒說幾個字,就被寧飛飛冷冰冰的目光嚇得把后面的話咽了下去,雙腿控制不住地打閃閃。

寧飛飛瞥了他們一眼,說道:“我在處理我自己的事情,麻煩你們回避一下。”

冷淡無情緒的話就像是不容抗拒的命令,這兩個工作人員嚇得把腿就跑。

五分鐘后,醫院保衛跟著那兩個工作人員來的時候,寧飛飛已經不見蹤影了,只剩下那具遺體還一動不動躺在那里。

醫院一樓的乘電梯處,只有一部電梯可以通到太平間,電梯的門打開的時候,外面的光刺眼,微微抬手,看到外面站著的人,寧飛飛不由自主地想要關上電梯的門。

唐門的手擋著電梯門,冷漠但好聽有磁性的聲音說道:“出來,我帶你曬曬太陽去。”

寧飛飛兩步走出電梯,把手搭在他手心,跟著他往外面走去。

耀眼的陽光在接近黃昏的時候要柔和許多,橘色的陽光撒在大地之上,映照得萬物都披上了一層溫暖的薄紗。

“處理了?”唐明捧著她冷冰冰的臉問道。

寧飛飛眼里的寒氣還未散去,淡淡說道:“既然他喜歡裝死尸蒙騙人,我就讓他裝的逼真一點,我這不也是chéng rén之美嗎?”

“是chéng rén之美,但是有些人的事,會臟了自己的手,不需要自己動手,會有其他辦法解決。”唐明把她擁在懷里,靜靜立在太陽的余溫中。21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