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你太任性了

小說: 厲少有喜,二婚甜妻送上門 作者: 脫發少女 更新時間:2019-10-10 02:55:09 字數:2293 閱讀進度:405/415

女傭們顯然沒有把蘇千瞳放在眼里,因而議論起來也是毫無顧忌。

“是啊,要說她也真夠可憐的……”

“有什么可憐的?誰讓她妄想飛上枝頭當鳳凰的,她這是活該!”

女傭們的議論,一字不落的落在了蘇千瞳的耳朵里。

聽到格蕾絲還活著,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可是聽到后面,格蕾絲被鞭打的體無完膚時,蘇千瞳放下了吃了一半的晚餐,吃不下去了。

自己雖然阻止了格蕾絲被沉河,可是無法阻止她被鞭打。

沒能真的救出她,反倒讓她陷入更加凄慘的境地中。

蘇千瞳心中的愧疚不安越來越深。

實在吃不下去飯,蘇千瞳干脆不吃了,默默站起身。

離開飯廳,她緩緩的上了二樓,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躺在床上,蘇千瞳胡思亂想,漸漸的終于睡著了。

可是睡夢中的她,睡得并不安穩。

“不要,不要,不要沉河,你們放過格蕾絲,她沒有錯,她是無辜的。”

夢中,蘇千瞳沖著保鏢們大喊,可是那些黑衣黑褲的保鏢都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蘇千瞳向前走著,想去救格蕾絲。

結果推開了面前的一扇門,撲面而來的陰寒氣息,讓她打了個冷顫。

周圍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仿佛聽見地上有鐵鏈的聲音。

突然,格蕾絲慘白的臉出現在她面前,嚇得蘇千瞳往后退了好幾步。

蘇千瞳伸出手,想嘗試著摸摸格蕾絲的臉,怎么也摸不到。

“格蕾絲,是你嗎?你怎么樣了,我聽說你受傷了?”

回應蘇千瞳的只有鐵鏈在地上摩擦的聲音。

蘇千瞳不死心,又向前走了幾步,借著地牢窗戶透進來的光亮,看見滿地暗紅色的血。

即便見過各種病人各種事故,蘇千瞳還是被嚇了一跳。

這時厲老爺子突然出現,蘇千瞳看著他,緊張的捂著肚子,很怕被看出來什么。

“聽說你懷孕了,還是厲少驍的種,你這個充滿心機的女人,明明嫁給厲相與,竟然還懷了厲少驍的孩子,你真是該死!”

厲老爺子的聲音如同來自地獄的魔鬼一般。

蘇千瞳死命的捂著肚子,“不,不是的,我一直愛的都是少驍。”

“跪下,拿我的鞭子來,我當初就應該讓你去死,不應該給你研制解藥。”

“不!不要!不要傷害我的寶寶!”蘇千瞳大喊著,揮舞著雙手,從夢中驚醒。

猛地坐起身,蘇千瞳手捂住胸口,大口呼吸。

四周一片黑暗,她這才發現自己做了噩夢。

盡管明知道只是做噩夢而已,蘇千瞳還是驚魂未定。

畢竟剛剛夢中的以前感覺太過真實了,那種恐懼的感覺久久無法散去。

頹然躺在床上,蘇千瞳伸手撫上自己的小腹。

要堅強,自己一定要再堅強一點,她在心里對自己說,為了寶寶……

盡管如此,想想生死未卜的格蕾絲,想想一旦厲老爺子知道這件事情以后可能出現的情況,她還是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了。

就這樣輾轉反側一整晚,蘇千瞳根本沒有睡著。

翌日,她早早就起床了,并且下樓了。

現在她輕易根本見不到厲少驍,為了安全,厲相與又一次次的提醒她不要離開這棟別墅。

無奈之下,厲相與成了她跟外界唯一聯系的紐帶。

昨天厲相與不告而別,她能猜到他一定是去找厲少驍了,只是不知道他找厲少驍以后的結果如何。

因此蘇千瞳一大早就下樓,想著哪怕從厲相與哪里打聽到一點消息也是好的。

厲相與一向起的早,因為要去給父親請安。

今天他樓梯下到一半就看到蘇千瞳坐在客廳里,厲相與馬上蹙起了眉頭。

“你怎么這么早起來?這么早下樓?”

人還沒到客廳,厲相與就居高臨下的質問起蘇千瞳來。

心里忍不住腹誹,這個女人也真是奇怪,平常都沒看到她早起,怎么懷孕了反倒起這么早?

有病吧?

厲相與此刻早忘了昨天他還找厲少驍勸說他不要留下這個孩子的事情,滿腦子就是覺得蘇千瞳不愛惜身體,真是麻煩。

“厲相與……”

蘇千瞳聽到厲相與的聲音,立刻站起身,轉身走向樓梯,有些急切的想跟他說些什么。

“你眼圈怎么那么黑?臉色怎么那么難看?”

結果厲相與一看到她的臉色,更加生氣了,“蘇千瞳,你別告訴我你昨晚一整晚沒睡!”

厲相與的語氣十分不好。

“……”

蘇千瞳動動唇,差點忘了厲相與有多么喜怒無常了。

“我睡不著。”蘇千瞳努力用平靜的語氣回答厲相與,就怕一個不小心又惹的他莫名其妙發脾氣,“一睡著就做噩夢,干脆不睡了……”

“睡不著就不睡了?”

盡管蘇千瞳已經十分小心,厲相與聞言還是立刻火了。

“蘇千瞳,你這個女人怎么這么任性?你自己現在什么情況你不知道嗎?睡不著你就一夜不睡?你也太不把你自己的身體當回事了吧?”

“我……”

蘇千瞳抿抿唇,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她當然也想好好休息,可眼下這樣的情況,讓她怎么好好休息?

咬咬唇,蘇千瞳有些負氣,想說些什么,又想厲相與這勉強也是好心,自己好像不該不領情。

結果她這樣隱忍著,厲相與到不高興了,“跟你說話呢,你怎么連點反應都沒有?怎么?你是不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

“……”

蘇千瞳簡直有些瞠目結舌了,厲相與這個人……未免有點太討厭了……

“厲相與,我是擔心眼下的形勢,所以才……”

“你也知道眼下的形勢不好,你知不知道厲少驍為你承擔多少的風險?我又替你們承擔了多少風險?你想沒想過一旦這件事被我父親知道,他會是什么樣的反應?他又會不會利用這件事讓厲少驍低頭?這種情況下你還不知道好好休息,你說你是不是太任性了!”

“我……”

蘇千瞳被厲相與噎的臉色都有些發白了,真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才好。

好在厲相與似乎也不想讓她回答問題似的,直接說道,“上樓換衣服,跟我走。”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