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2章 霸道的懲罰

小說: 陸少的暖婚新妻(天蠶土豆) 作者: 天蠶土豆 更新時間:2019-10-09 17:35:02 字數:3701 閱讀進度:2115/2116

“唐小姐?”

“是。”

“好。”

“謝謝顧總。”

顧子墨嗯了一聲,便向唐甜甜她們走過去。

蘇簡安看著遠處的威爾斯,這樣的一個男人到底會有一個什么樣的女朋友呢?陸太太的嘴角露出吃瓜群眾看戲的笑容。

“唐小姐,可以當我的舞伴嗎?”顧子墨走過來,沒有任何的鋪墊,直接邀請。

唐甜甜愣了一下,這位顧總能說這么長的句子,真不容易?

蕭蕓蕓也愣了一下,立馬反應過來,她輕輕推了推唐甜甜一下。

“呃……好的,顧總。”

只見顧子墨抬起胳膊,示意唐甜甜挽住他的胳膊。

唐甜甜看了蕭蕓蕓一眼,蕭蕓蕓給了她一個快挽住的表情。

唐甜甜走上前,輕輕的挽住了顧子墨的胳膊。

“沈太太,失陪。”

蕭蕓蕓和他們再見。

就這樣,唐甜甜成了顧子墨今晚的女伴。

蕭蕓蕓樂呵的去找沈越川了,把唐甜甜安排好,她今天的任務就完成了。

而站在角落里的顧杉,卻委屈的撇了嘴。

顧子墨這個大壞蛋,前腳還是生人勿近的大直男,后腳就跟人小姐姐勾搭上了。

顧杉抬手擦了一把眼淚,顧子墨你等著吧,早晚有一天你會是我的。

**

陸薄言帶著威爾斯大概認識了一下在場的商業伙伴們,他倆各端著一杯香檳,站在酒會的一角。

“你和戴安娜現在是什么情況?”陸薄言看著四周,低聲問道。

“戴安娜在我這的戲已經演不下去了,前天她去了一個廢棄的工廠,在那邊待了一個小時。”這是威爾斯的手下反饋來的。

“廢棄工廠?”陸薄言思索著,“她有提過康瑞城嗎?”

“沒有,但是她這次離開我,肯定又找了新的同盟。”

陸薄言和威爾斯對視了一眼。

“保護好你身邊的人。”

“保護好你身邊的人。”

兩個人異口同聲道。

說完,兩個人愣了一下,隨著笑著碰杯。

威爾斯喝下酒,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唐甜甜身上。她跟在那個叫顧子墨的身邊,滿臉嬌羞,巧笑倩兮,模樣看起來刺眼極了。

威爾斯直接將剩下的半杯酒一飲而盡。

陸薄言提醒道,“酒會才剛開始,不用急著喝酒。”

威爾斯對著他舉了舉空杯,陸薄言勾起唇角,也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康瑞城對我發出了威脅,包括我的妻子和孩子。”陸薄言的聲音有些低。

自從有了軟肋,他便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果斷了。遇事總是要三思而行。

威爾斯不屑的笑了笑,“他如果敢露面,我就幫你除了他。”

“如果他和戴安娜聯手呢?”

威爾斯看向陸薄言,“你比她重要。”

“不愛她了?”

威爾斯涼薄的勾起了唇角,“不過就是個女人。”

威爾斯的話,充滿了輕佻以及對女人的不屑。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唐甜甜上,就像她,哭著告訴自己,她有多愛自己,轉眼的功夫又搭上了其他男人。

趣,甚至讓他反感。

陸薄言看到了遠處孤零零站著的蘇簡安,他拍了拍威爾斯的肩膀,“我去陪我太太了,你自便。”

“嗯。”

陸薄言走后,威爾斯又拿過一杯酒,一飲而盡,他的目光死死鎖在唐甜甜的身上。

雖然這期間顧子墨和唐甜甜沒有什么親密的接觸,但是唐甜甜挽站男人胳膊,小鳥依人的模樣,令他火大。

此時,唐甜甜抬起頭,四周看了看,卻沒看到威爾斯。這時顧子墨和她說了什么,兩個人一高一低交耳說道。

威爾斯的面色更加冷了幾分。

“唐小姐,你怎么了?”顧子墨感覺到唐甜甜的異樣,問道。

“沒……沒事。”不知為何,唐甜甜只覺得渾身發冷,像是被什么東西盯著一般,這種陌生的侵略感,讓她身體忍不住發出顫抖。

“顧總,我先失陪一下。”

“好。”

唐甜甜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快步向洗手間走去。心里為什么突然這么慌,精神不能集中呢。

通向洗手間的地方,在拐角處,唐甜甜剛走過來,便一下子撞在了一個男人懷里。

“嗚……”唐甜甜低呼一聲,手捂住額頭。

“對……”她正要道歉,卻發現撞到的人是威爾斯。

唐甜甜放下手,沒有再理他,而是準備越過他,離開。

怎料,她剛一動,威爾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唐甜甜用力掙了一下,卻沒有掙開,“放手!”

威爾斯不說話,也不放手。

唐甜甜蹙起眉,另一只手去掰他的大手。威爾斯一個用力,便將唐甜甜抵在墻角。

唐甜甜吃驚的看著他,“威爾斯,你想干什么?”

威爾斯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她的表情充滿了憤怒,但是她的內心實際是渴望他觸碰她的吧?

大手一把挾住她的下巴。

唐甜甜頓時瞪大了眼睛,威爾斯想干什么?

他俯下身,曖昧的唇瓣似貼非貼的距離。

唐甜甜的心,瞬間提了起來,她大氣不敢呼。只要她一動,她就能和威爾斯的唇瓣吻在一起。

威爾斯看著她發顫的唇瓣,沉聲道,“很希望我吻你嗎?”

他抬起眸,與她的對在一起。

唐甜甜沒有明白他的意思,更沒能懂他戲謔的表情。

威爾斯的唇瓣輕輕貼在她唇上,但僅僅是輕輕一貼,隨即又離開,反復幾次,唐甜甜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很癢。

威爾斯唇邊露出不屑的笑容,他果然是錯看了她。

他不敢觸碰,不敢傷害的女孩,卻是如此放蕩。

今晚,她會不會跟其他男人上床?她也會在其他男人面前,舔舌尖誘惑他嗎?

兩個人的呼吸緊緊纏繞在一起,某一刻唐甜甜迷失了自己,她又放縱了,本來說忘記他的,可是當他一出現,所以的決定都變成了空氣。

她厭惡這樣沒有原則的自己,但是她更沉迷于威爾斯的靠近。

威爾斯是她喜歡的男人,誰會討厭喜歡的人的接近呢?

唐甜甜放松肩膀,放棄與他的對抗,緩緩閉上眼睛。

可是等了良久,卻沒有等到他的親吻,而是等到了嗤笑。

威爾斯的笑聲如此刺耳,唐甜甜睜開眼睛,便看到了一個陌生的威爾斯。

他的眸中帶著不屑與嘲弄。

唐甜甜怔怔的看著他。

威爾斯松開手,和她保持著疏遠的距離。

“唐小姐,在我身邊偽裝了這么久,很累吧?”他的聲音充滿了刺耳。

唐甜甜聽不懂他說什么,她不認識這個陌生的威爾斯。

“當初為了我擋下那一刀,也是算計好了的吧。”威爾斯把她的心掏出來,用力的攥在一起。

鮮血,一滴一滴順著他的指縫向下流出來。

是難過嗎?是,難過的喘不過氣來。

唐甜甜的眸中升起一片霧水,干澀的唇瓣輕輕動了動,可是卻沒有的聲音。

“唐小姐,付出這么多,什么也沒得到,心里很后悔吧。”威爾斯的嘲諷的聲音,就像一把把尖刀,扎在唐甜甜的心上。

威爾斯偷走了她的心,此刻又抹掉了她對他的愛。

“唐小姐……”

“等一下,”唐甜甜開口了,“威爾斯先生,原來你并不是個傻子。”

蒼白無力的解釋,徒增她的可憐,與其卑微,倒不如讓自己痛快一些。

威爾斯面色冰冷,他的模樣像是要生吞了她一般。

“威爾斯先生不是已經和我斷了聯系,現在這又是在做什么?欲擒故縱嗎?”誰能想到一個乖乖女,在此刻也成了一只滿身刺的刺猬。

威爾斯一把攥住唐甜甜的胳膊,“我最恨別人騙我!”他一字一句的說著,對唐甜甜充滿了恨意。

騙是嗎?威爾斯才真正騙了她。

唐甜甜深呼一口氣,“威爾斯先生還是和我保持距離的好,我發現自己對你的興趣,沒有那么大了。”

唐甜甜抬手撫開他的大手。

唐甜甜的內心即將崩盤,說完,她就要走。

卻被威爾斯用力的抓了回來,將她抵在墻上,不給她反抗的時間,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

以往的威爾斯都是充滿溫柔的,但是這次不同,他的吻如同狂風暴雨,像是要把她吞滅一般。

“不……嗚……”唐甜甜伸手反抗,怎耐他力氣太大,太過強勢,他絲毫不給她反抗的機會。

像懲罰一般,威爾斯發怒的親吻著她。

如同發怒的雄獅撕咬著獵物,炙熱的唇瓣碾磨著她,啃咬著她。

唐甜甜緊緊蹙起眉頭,有鐵銹一般的味道在二人的口中彌漫開來。

是唐甜甜咬了威爾斯。

唇上傳來一陣陣疼痛,鮮血更加刺激了威爾斯,大手將她的雙手握在一起,抬高到頭頂,雙腿用力的抵著她不讓她動,另一只大手從裙擺出伸進去。

唐甜甜面上露出害怕,“不,不要!威爾斯,不要,我害怕!”

我害怕。

唐甜甜哽咽的聲音成功的喚醒了威爾斯。

威爾斯停下了動作,唐甜甜額頭抵在他懷里輕輕的啜泣著。

她的聲音很小,可是讓人聽著卻格外的心疼。

委屈,不甘,憤怒。

任何詞匯現在都不足以形容唐甜甜的心情。

威爾斯松開她的手。

唐甜甜用力推開威爾斯,隨即“啪”的一聲,打在了威爾斯的臉上。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