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矛盾

小說: 論狐妖的108種吃法 作者: 大叔墨歸塵 更新時間:2019-10-09 14:13:58 字數:2303 閱讀進度:272/276

“老白,你真的相信墨姑娘有本事將咱們救出去?”

介休城監牢內,百里守誠靠在牢房角落,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瞧著不遠處小憩的白玉笙問道:“我一直以為,她是你們梅城縣衙的花瓶來著。”

“花瓶怎么可能坐得上知縣的位置,并且讓那么多人對她臣服?”

白玉笙打了個哈欠,許是終于有時間能夠休息一下,此時的他除了困,沒有其他的感覺。

“對她臣服?我怎么感覺那些人賊聽你的話,并且...那些衙役啊、捕快啊,你確定他們看墨姑娘的眼光是崇敬?”

“那你是不知道墨大人的能力,曾經的她,單靠自己便破解了梅城的一樁大案,并且孤身前往刑場救下了沈云樓,這般膽識可是一般人沒有的。”

“再加上,不久之前她斬了羽王府世子,更讓她在極北之地的官場中聲名鵲起,你雖然看著她此時官職不高,但只要她的功績積攢足夠了,那勢必會一飛沖天,成為王爺與荒王的一大助力。”

“老白...真像你說的那么玄乎?”

“呵呵...過段時間你便清楚了。”

白玉笙笑了笑,不再多作言語,半晌過后,卻感覺到百里守誠伸手杵了自己一下。

“話說,那墨姑娘真的將咱們都救出去,那...我怎么辦啊?”

“什么怎么辦?”

“我可是被你逼著和屈湛假成親了,出去以后,她要是當真了,那我這輩子可毀了!”

“噓!小點聲音,屈姑娘也在牢房內呢!”白玉笙聽見百里守誠說話,連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即瞥了眼角落中休憩的屈湛,便招了招手讓百里守誠附耳過來。

“假戲真做吧,人家姑娘對你真心一片,你好歹給人家個名分。”

“嘖...誒呀,我都答應紅袖姑娘,說這輩子只娶她一人了,再來個屈湛......”百里守誠一副為難的模樣,隨即瞥了眼角落中的屈湛又補充道:“我是真的那她當兄弟!”

“那我管不著了...到時候看你心意,反正白某也不過是個看客。”

“誒?以往在繡春樓內,你鬼點子不是挺多嗎?”百里守誠一副鄙夷的模樣看著白玉笙,隨后又沒好氣道:“怎么,難道你也被屈湛拉攏了?”

“事先跟你說好,以往跟你去繡春樓廝混的人,不是白某......”

白玉笙受夠了百里守誠異樣的目光,再聽他說起這件事,終于打算將真相告訴他。

“誒?不是你...得了吧,第二次咱們見面,我可是在你身上留了標記的!”

“巧了...只有那次是我,因為我需要尋找繡春樓的妙玉姑娘辦件事情。”

“那平常......”

“平常你沒有感覺嗎?墨公子說話的聲音有些細、身材有些嬌小。”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百里守誠忽然想起的確有這方面的錯覺,當初還只當是白玉笙練了什么奇特的功法,能夠改變自己的身形與聲音,可如今經由他這么一說......

“墨公子...墨姑娘,你的意思不會是說......”

白師爺看著百里守誠一副驚愕的模樣點了點頭,嚇得后者猛地打了個哆嗦,隨即錘頭頓足道:“怎么那么傻,當初應該想辦法占她點便宜的!”

“你要是真的敢這么做...我們縣衙的廚子,真容易把你切成片。”

“嗯...不過你這么一說,我倒是覺得咱們可能出不去了......”

“你這話又是什么意思?”白玉笙詫異的偏著腦袋看向百里守誠問道。

“或許她在你面前很乖,在所有人面前很乖,但是一旦帶上面具...就像......”

“就像什么?”

“就像一只哈士奇成精了......”

------------

沒有白師爺管教的第三個夜晚!

舒坦!~

休息了一整天,墨子柒此時坐在蟠桃樹下,懷中抱著熟睡的葛月娥吹口哨,一副極度愜意的模樣,望著天邊的月牙不禁感嘆道。

如果當初我沒有接受羅筱雪的請求,此時的我應該是個浪跡江湖的俠女吧!~

或許,此時的我已經找到新的線索,將新的化形丹制作出來,然后變成翩翩美男子了......

唉!天真的我當初為什么便安于當個知縣了......

“啊!~”

懷中的葛月娥打了個哈欠,抬起腦袋看著“柒姑娘”仍帶著面紗發呆,當即便拽了拽她的衣袖道:“快要到子時了...你讓我提醒來著。”

“嗯...感覺沒什么動力,不想去了......”

“誒?您不是說白先生是您的朋友嗎?怎么轉眼就說不想去救人了?”

葛月娥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有點想不通墨子柒的腦回路。

“你想啊,我要是救了他...嗯,我依然是他的奴隸,這輩子都不會有機會獲得自由了。”

“反正他是白閻王,另一個是荒王府的小王爺,以他們兩個人的力量,總能夠將那個屈姑娘救出來的吧。”

“反正我...我平常就是他的跟班,這次他被關進牢房內,肯定早就有把握走出監牢了吧。”墨子柒一副頹廢的模樣,仰頭看著天空的月光又道:“反正他便是那種辦事情面面俱到的人。”

“柒姐姐...你是自卑了嗎?”

自卑嗎?好吧...總被白師爺那么嚴厲的管著,也難怪自己忽然想混跡江湖了......

不過,回想起梅城縣衙內的一幕幕,墨子柒卻也并不感覺枯燥,在白玉笙、沈云樓和包子丞環繞的縣衙中,每天似乎都有新奇的事情。

并且...被白玉笙那么嚴厲的管著...也總讓墨子柒有種安心的感覺。

或許...人總是矛盾的吧,最起碼此時墨子柒想要浪跡江湖的想法沒了......

墨子柒并未回答葛月娥的問題,反倒是坐在樹下又休息的片刻,隨后便站起了身子。

“你要去哪里?”葛月娥眨著眼睛問道。

“不是一開始約定好了嗎,你姐姐去求救兵,我去府衙救人。”

“誒?你不是剛才說不想去了嗎?”葛月娥有些糾結的問道。

“唉...這是成年人的煩惱,你一個孩子...以后就明白了。”墨子柒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樣準備好了東西,幾個縱身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只留下葛月娥一個女孩站在蟠桃樹下,盯著墨子柒消失的位置,暗道一聲“怪人”。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