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46黑匣子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50 字數:3373 閱讀進度:46/48

林小印回到自己住的院時,多正在指揮下人打掃院落。她穿了一身鵝黃色綢緞的衣服嫩綠的樹葉掩映之下顯得十分嬌媚可愛。林小印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在這些男人面前不緊張不自卑,反而還能指揮他們的。

見到林小印,慢步走過來,笑得不卑不亢,“相公,你回來了。晚飯已經備下可在屋里用?”

林小印的嘴角一點一點上揚,相公,想不到竟然有一天會有人這樣堂而皇之的叫她相公。更想不到多的變化竟然這樣大。她的整個人都變得靈動起來,有種如水般溫柔的美。

“夫人,水心在哪?我先去她,然后我們一起用餐。”林小印比多略高但高的有限,攬著她的肩頗為困難,只好攬住她的腰,“夫人,今晚我們睡一起可好?”

多的臉微紅,大概只有林小印知道她是被笑憋紅的。

與多在一起的時間是輕松地,一夜過去第二天一早林小印就進宮了。出奇的今天皇上并沒有召見他,林小印樂得在凌霄殿偏殿坐了一天,找了數十冊書也毫無結果。林小印開始慢慢明白她這樣做只是徒勞,蘇煜那里離這里那么遠就算有同樣的毒蟲毒草也可能不叫一樣的名字,就算叫了一樣的名字被做成同一種毒藥的可能性有多少?有解藥的可能性有多少?這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也許她比蘇隆更幼稚?林小印搖搖頭,心一點點下沉。夕陽照進凌霄殿偏殿,眼看這一天就要過去了,放下書林小印失望的走出殿外。

伸了個懶腰,林小印注意到正殿里傳來爭吵的聲音,雖好奇但林小印總不會這個時候過去旁聽。正要邁步離開,忽然從身后被人撞了一下,林小印向前一歪,所幸沒有摔倒。

“印大人!對不起印大人,下官不是有意的。”理經官一見自己撞得是印林印大人頓時嚇白了臉色。

林小印回頭一看,是個二十上下年輕的理經官,人長得白白凈凈的。她累了一天哪有心情理會這些小事,卻聽到正殿里的聲音更大了,不禁問理經官,“那里面怎么了?這么大動靜。”

對于皇上的事身為一個七品小官自應三緘其口,只是理經官見林小印不計較自己匆忙之下險些撞倒她,也就輕聲告訴了林小印,“回印大人,是太和三皇爭著要去旋武鎮呢。”

“那里不是在鬧瘟疫?他們去那地方做什么?”林小印不解。

“這……小的就不知道了。”

理經官說著就要退下,林小印卻看見他手中拿了幾本十分老舊的書,書頁泛黃邊角的位置有不少被磨壞了,細看書名她竟一點印象也沒有,“這些書是哪來的?怎么我沒見過?”

“這些呀,”理經官低頭那些書,“這都是皇上不要的,說里面的東西太荒誕,吩咐人燒了。嘖嘖,再不好也是幾百年傳下的孤本,就這么燒了……”理經官明顯有些不舍的。

竟然還有那老頭覺得荒誕的東西,林小印不禁好奇心大起,“不如將這幾本書給我,我來好好保管也不枉流傳了這幾百年的時間,如何?”

“這……”理經官有些為難,“好吧,不過印大人可千萬不要說出去啊,不然下官別說官位腦袋興許都不保了。”

“放心吧,對了,你叫什么名字?”林小印問。

“下官連齊。”理經官恭敬地說道。

理經官匆匆回了偏殿,林小印剛要繼續走忽然看到正殿里太與一大紅色華服的年輕男一同出來,這男與太有些像,只不像太那般儒雅眉宇之間英氣逼人,身材也十分魁梧。想必這就是連齊口中的三皇了。

“太準備何時啟程?”三皇面色不善,語氣十分僵硬。

太倒是心情不錯,尤其看到自己三弟不開心之后他更加開心,“疫情嚴數萬黎民重亟需解救,事不宜遲,我回去準備一下,五日后就出發了。”

“還望大哥一路走好!”一路走好四字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既然撞見林小印總不能當做沒看見,只好上前拜見,“太殿下,三皇。”

“皇弟還未見過吧?這位就是父皇新封的印林,冀曾與印大人有數面之緣。”太笑著給三皇介紹。

“原來是印大人,久聞大名,今日得見仝欣喜不已。”三皇作揖回禮。

“不敢,一介凡夫俗得皇上賞識而已。”林小印客氣的回道。

三人一邊說一邊向外走,沒多久就到了宮門口。

因為三皇在林小印和太都不好多說,雖然太深情地拋了好幾個媚眼,林小印全當沒看見,坐著自己的馬車直接回家。

林小印回到家藺七已經在這里等她了,得到的消息竟是太醫院最好的太醫半個月前已經奮不顧身去了旋武郡,而且是災情最重的海寧鎮。沒準兒還真要跑一趟那邊了。

有關太并沒有什么切實的消息,只知道他在滿朝上下聲譽都很好,威信遠超康隆帝,唯一有競爭力的就是皇后的兒三皇,他的外祖父、舅父手中握著北方數十萬兵力。然而這么多年過去了,無論太還是三皇都沒有太大的動作,父三人的關系取得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林小印是在太準備啟程的前一天收到他的邀請的,這幾天林小印一直克制著不去看夢兒,是因她實在不想與太茍合。謠言猛如虎,二人關系親密的話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林小印怕有朝一日她是女人的事情會暴露。

只是這次既然太請她也不能不過去。

剛進太府,只見李丙歸正要離開,依然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林小印沒那么好心去拿熱臉貼冷屁股,索性裝作沒看見,直直的走過去。

“喲,這不是印大人嗎。”反倒李丙歸主動張口,看著林小印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模樣。

“李大人,的確巧。”林小印說道。

李丙歸冷哼,“印大人好福氣,可惜福氣再好也要消受得起才行,對了,不防讓你的先人們先行回府,反正等在此也是白等。”

李丙歸的話讓林小印摸不清頭腦,索性不理他,“這就不勞李大人操心了。”

林小印被下人帶著直到太府花園,遠遠地有個女人抱著一個孩站在水池邊看水中的錦鯉、鴛鴦,女人身側還有個男人,竟然就是太殿下!

“喲,不巧了,印大人那是咱們太妃,要不……”

下人有點為難,蘇家這樣的地方女人尚且不許外人見更何況堂堂太妃。

“我在這等就是了。”林小印說道。

太妃雖稱不上靈動,但與蘇府后院那些女人截然不同。那二人站在一起,倒也般配。林小印知道身為太他絕不只有一個太妃。

約有一刻鐘,太似乎意識到該有人來了,接過太妃懷中的孩吩咐她退下。

林小印由下人帶著走進太,行禮,“太。”

“印大人來了。”太還是看著遠方,“無暇很乖,太妃很喜歡,你看,她好像長大點了。”

林小印看了看夢兒,好像確實長大點了,從出生到現在不過短短一個月已經顛沛流離,如今又成了公主,不知她以后會是何種命運。林小印想抱抱她,可是太明顯并不想給,林小印不能太堅持,只要知道她好也就夠了。

“娘,你可不可以……等會兒再看無暇?”太看向林小印,目光中帶著些異樣的期待。

“太有事?”林小印問,她已隱隱猜出,總跑不出那些事去。

太府的人無一不知這印林乃是太新寵,甚至把當年寵李丙歸李大人的盡頭都比了過去。太妃一個女人自然不會說什么,而那李丙歸可早就打翻了醋壇,看著誰都不順眼。

太將林小印帶到一處偏僻所在,這里幽靜的很,四周被樹木遮掩著,只有一條斜斜的小徑通到門前,下人們早得到了命令退下,現在這地方只有太顧戌冀和林小印二人。

“殿下,這是何意處?”林小印問。

太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將林小印拉近里屋,這屋里沒有太多裝飾,只有一張大炕和一架梳妝臺。太打開梳妝臺上烏黑的盒,萬分期待的看向林小印,“娘……”

“咳咳,咳……”林小印見到那盒里的東西一陣猛烈的咳嗽,也幸好這咳嗽遮去了她的驚駭。

那里面,竟然是……

“哈哈哈……”隨即林小印一陣大笑。

竟然是毛筆,大大小小總不下數十只,玉的、木頭的、金銀的,最小的與筷差不多,最大的總有四十厘米長直徑也有五六厘米,旁邊放了紅色油膏,以及莫得十分圓滑的……林小印不知道該叫什么,總之是小小的玉條,這太……

他還真是個受啊。

“娘不是喜歡?為夫好不容易才找來這些。”太呼吸加快,手腳也開始不老實,抓著林小印的手。

“太覺的我喜歡?”

太搖頭,收了手認真說道:“我也不知,從沒見過你這樣的女人。那些女人甚至太妃在我面前都是畢恭畢敬唯命是從,怕的發抖連笑一下都做不到,在床上就像塊木頭。可你不同。昔日我曾在父皇的藏書閣見過一本書,叫什么婆娑記行的,那里面寫著一個奇怪的地方女人都讀書識字,竟也和男人一樣可以指點江山。那里面的女人,就都……喜歡這些。”

林小印也想明白了,大概這太根本就沒遇見過正常,哦不,是像她這樣不正常的女人,大概又認定了她與眾不同不肯與其他女混淆,一時之間也摸不清與她這樣的女人一起該是什么樣,加上新鮮勁兒沒過,所以才如此。

作者有話要說:符號最近很喜歡寫h。。。可惜小印同學現在只有太一個男人可以親密點,哦哈哈哈()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