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44馬車上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9 字數:4082 閱讀進度:44/48

凌霄殿,當林小印進來的時候皇上身邊的太監果然抱著一個剛滿月的嬰兒,皇上含笑看著那孩。讓她意外的是太也在,與皇上一起說著什么。林小印的心一凜,咬咬牙,無論如何也要要回夢兒。

皇上見林小印來格外高興,“愛卿與此女果真有緣,朕才尋到你就來了,快來可是愛卿要尋之女?”

從夢兒出生林小印與她聚少離多,即便林小印日日思念,竟也有些不認得夢兒現在的模樣,走進夢兒只覺得眼窩處一陣發熱,偷偷轉過身深吸了一口氣才止住眼淚。打開小小的被,那孩的確是夢兒。

“皇上,的確是這個孩。”林小印深深作揖,她不敢表現得太明顯,“臣謝皇上找到此女,以了臣之心愿。”

說著,林小印就要去抱夢兒,誰知那小太監一躲,林小印撲了個空。

“既然是神女,自然留在宮中好好照料為上,印愛卿乃是尋仙訪道之人如何照顧得了一個小小孩童?”康隆帝阻止道:“不如朕認她為義女,封做公主,這普天之下的女人是沒有比公主更高貴的了。”

“皇上……”林小印萬萬料不到皇上竟然要留下夢兒,“大仙托女,若臣不盡心照料,只怕仙人怪罪……”

“印大人此話差矣,哪里還有比皇家更能盡心照料的地方?難道,印大人信不過父皇?”太在一邊淡笑著開口。

林小印狠狠瞪了他一眼,若非這是在凌霄殿皇帝就在面前,林小印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事來。

“太……”

“太說的沒錯,印愛卿就不要爭了,這女孩就留在宮里吧。”皇上明顯不悅。

太再次向皇上行禮,“父皇,宮中現下無小兒,教養起來十分不便,兒臣長陵椽也剛剛滿月,不如交給太妃及奶娘一同教養。神女不同于普通女,以后讀書識字必不可少,姑侄二人做個伴也是好的。”

皇上思索片刻,“太說的對,太妃乃是左相長女,品行朕都是見過的,有她帶著朕很放心。”

林小印越聽越心急,眼見著女兒就在眼前,卻竟然又要拱手送給別人么?

“皇上,此女雖小,料定此生必非凡人,加上上仙囑托,臣以為還是臣帶著她從小修煉甚好,以免日后長大竟生出些小女兒性情,豈不枉費了上仙、皇上的一片心啊。”

皇上皺了皺眉,“印愛卿說的也有道理,朕是怕你平日事務繁多又行蹤不定,照顧不來如此小兒,不過你既有此心朕亦不該阻攔。”

“父皇,印大人說的十分有理,然而父皇的擔心也十分有理。兒臣倒是有一妙計,不如,先由兒臣帶此女回府,交由太妃養至五六歲,那時此女已然懂事不會拖累印大人,印大人也免去幾年操勞,到時再親自教導也不晚啊。”太再次開口。

“如此甚好,”皇上拊掌叫好,“封此女為謫璧公主,賜名無暇,暫交由……”

林小印看向太,明白今日是要不會夢兒了,心中抽痛之下不得不穩住自己的情緒。只是她不知道太為何要這么做?身為太身下之人只怕無數,即使她特殊了點也不過是皇上身邊一個招搖撞騙的神棍罷了,向她這樣的人皇上身邊一批又一批,想必太也是早就見慣了的,何至于……僅僅因為她是個特殊的女人,做、愛的時候比男人更有味道?

心中迷惑卻也無力再爭,林小印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告退出來。女兒明明就在身邊,卻由太的人抱著不得相認。每走一步,她就對藺七、蘇隆添一分恨意,也對自己的莽撞加一分后悔。

漫長的青石階對林小印而言好像永無盡頭,太如同一堵看不見的墻將她與夢兒隔絕在兩個世界,她甚至不敢多看一眼那孩,怕任何一個一個輕微的動作會被人嗅出異樣,給夢兒,給她帶來殺身之禍。

==宮門口,馬車前。

林小印緊緊盯著太華貴的馬車,努力壓制自己一把將夢兒奪過來的心,故作鎮定的問道:“太,這是何意?”

太將夢兒交給手下人,說道:“印大人可把冀問糊涂了,此女乃是天降神女,父皇著冀與陵椽皇孫一同好好撫養,冀自然要抱回府中。”

“此女乃是天賜印林,印林自當好好撫養,太如此讓印林十分為難呀。”林小印也知道這個理由太過無力,只是夢兒的身世無論如何不能說,哪怕……一輩不能相認,也必要保住她的性命!

“原來如此,難怪印大人著急,”太‘恍然大悟’,“不如,我們去車里說可好?”

林小印思考一下,看了看夢兒,只好答應下來。

太的馬車比她的更加寬敞舒適,兩個人坐在里面依舊十分寬松。重重疊疊的紗帳讓外面的人無法看到里面,而里面的人緊貼著紗帳卻可以看到外面。

馬車緩緩走著。剛出宮門太便坐到林小印身邊,脖頸與她相交,細細密密的吻著她的臉龐,“娘,為夫等不了呢。你看……”

撩起寬大的衣衫,果然一頂不小的帳篷已經支起來。

林小印哪有那個心情?可又不能推開太下車,只好微微側身,“太,印某是來要那個女孩的。”

太再次逼近,輕輕一帶就松開了林小印的腰帶,“那女孩兒過幾年還是要還給娘的,娘何必執著于這一時半刻呢?難道她是你女兒?”

林小印心中一凜,手扣住太的手,“太殿下,請你……”

太吻上林小印,柔軟的唇相碰,林小印看到他眼中的癡纏,男人初嘗禁果頭腦里想的全是這些事,只是這太……林小印想拒絕,可以一想到夢兒和之前對未來的打算,那雙手生生頓在半空。

“她就在本太府上,喜歡看你隨時可以來看她。”漸漸下移,撫上林小印胸前的柔軟,“你經常來,我們就可以經常……誰能知道,原來女人可以如此美好……”

“太,你真的很想?”林小印一改前態轉而十分配合,一手拉開太的腰帶,看著他外套滑落,再去解中衣。

“想,當然想!本太一定是瘋了!男人女人本太見過多少,可以見到你就控制不住……”

林小印輕輕推開他阻止了太接下去的動作,“太,想要我可以,但你得消受得了才好啊。”

太想欺身上去卻不能,愈發興奮起來,“一個女人罷了,本太有何消受不起?”

“當真?”

“當真!”

“那一會兒無論發生什么太可都不許喊人哦。”

太坐直身用額頭靠著林小印的額頭,兩雙四只眼睛對望,“這個時候喊人,本太豈非顏面掃地?”

林小印也不多說,將太的身一扭,狠狠往下一壓,下面的菊花便呈現在林小印眼前。讓林小印意外的是,太殿下竟然連那里也是白白嫩嫩的,一只手輕觸那里猛烈的收縮。

“娘,你要做什么?”太根本無法起身,也無法有太大的動作只好任憑林小印在他敏感處一圈一圈的繞著。

林小印一笑,“難道太沒碰過男人?”

太一愣,“娘,你是女人。”

“那又如何?”林小印問。

一根手指緩緩刺入,太難受的扭動起來,可惜他無力反抗,這幅樣,正如他剛才所說,被人看見就顏面掃地了。

“從沒有人敢這樣對本太。”太扭頭看林小印,語氣之中非但沒有怒氣反而有些難以捕捉的興奮。

“那又如何?”林小印俯□在他耳邊輕輕說道,不顧太輕微的顫栗用力刺入整個手指。那里又緊又澀若非林小印力氣夠大只怕根本無法進入,輕輕轉動,連她的手指都有些疼了,可想而知高貴的太殿下的感覺只怕……

“如何?”太又氣又笑,停止了身趴在軟墊上,咬牙說道:“如娘所見,本太,恩,舒服極了。”

如果林小印是個男人太早大怒了,可偏偏林小印是個女人并不能對他做什么,相反,這舉動讓他更加興奮。被掩蓋的火熱已經有些脹痛。

“娘,我們好好的……”感覺到手指漸漸抽出太松了一口氣,然而停了片刻又是一陣更劇烈的疼,“啊!好疼!”

太說話間林小印已經自空間戒指里拿了一桿筆,這毛筆說粗不粗說細不細,放在那倒是正好。擴張過的小花呈現出一個小小的洞,筆頭先入,隨即是半根筆桿,那柔軟的兔毛在太身里轉動,讓他奇癢難忍又無力反抗。

“現在如何?太殿下。”林小印一邊問一邊轉動筆桿。

“唔……”太咬牙,“娘、娘何須如此見外,為夫全名顧戌冀,娘叫為夫冀就好了。”

“冀?這名字不錯,再轉幾下可好?”林小印說著上下左右胡亂轉動,看到太也就是顧戌冀不斷收縮的小花,她心中的苦悶少了不少。

“娘,放開我吧,那里……難受,太癢了。”奇異的是自詡風流的太殿下臉上微紅,雙手將綢緞面的墊撕破,汗珠細細密密的布滿額頭。

“想要嗎?”林小印貼在太耳畔,將毛筆又深入幾分,惹來太一陣戰栗。

顧戌冀點頭。

林小印將聲音放得更低,頗有玩味,她發現顧戌冀越難過她就越好受,“想要也可以,但,我的筆不能掉出來。”

“啊?”顧戌冀面露難色,可是渾身炙熱某處又格外脹痛也顧不了那么多,只好答應下來。

林小印松開顧戌冀,他的第一個動作不是撲向林小印而是伸手去拿那阻礙他動作的筆,還沒等他碰到就被林小印再次按壓下去。

“太殿下,這怎么解釋?”

“我……”

“看來,是這根筆不好,它太小了。”

林小印的空間戒指里大大小小各種型號的筆有幾十只,她又不是真正的文人也不覺得有辱斯文,轉眼又拿出一根有剛剛那只兩倍粗大的來,“我們試試這個,如何?”

顧戌冀一看,臉色有點發白,“這……”

林小印豈會理會他的意見,拔出前一根,用手指重新探了探,一用力粗大的毛筆便進到深處。

“啊!疼!”不同于剛剛那聲,這次絕對是痛苦的,冷汗涔涔落下,顧戌冀劇烈的掙扎起來。

“疼?疼就要守規矩,明白了?”

顧戌冀的目光有些畏縮,緩緩點頭,“娘,為了能擁有你,為夫不怕疼。”

林小印輕輕松手,細細監視著顧戌冀的每一個動作。

顧戌冀起身,卻因為身后的筆行動遲緩,一點點蹭到林小印身前,“娘,我怕,外面的人會看到呢。”

林小印豈不知顧戌冀只是嚇她,輕聲說道:“是啊,外面的人會看到一只筆桿在半空中亂舞啊。”

顧戌冀不再說話,也不敢再碰身后的筆只能任由它留在那里,輕揉林小印胸前的柔軟,褪下她雪白的底褲,再也沒心思做其他的,一挺身直接入內。

林小印雙腿繞到太身后,腳正好夾住那支筆,腿上力氣到底不如手上精準,一用力疼的顧戌冀立刻癱軟下去,一只手支撐著座位才沒有摔倒。

顧戌冀倒吸了口涼氣,“娘,你要折磨死為夫?別貪玩了,為夫著急呢。”

馬車左右搖晃著,招來不少人側目。幾個回合后二人達到,舒緩下來的林小印悲哀的發現太并沒有因此而害怕,相反他眼中的光芒更勝。

“娘,是不是可以……”

顧戌冀轉身,那支筆果然還牢牢的固定在他□。

“就留在這里吧,挺好看的。我把它推進去一些,就沒人能看到了。”林小印邪惡的說道。

此時林小印根本沒阻攔他自己動手,顧戌冀似乎也不急,“那可不行,娘不知道帶著它有多疼。”

林小印拔出筆,二人穿好衣服天知道馬車已經圍著太府轉了幾圈。

作者有話要說:額,有點變態。。。()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