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42一夜情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8 字數:2815 閱讀進度:42/48

沒有人注意到,一個書生打扮略有些呆的男人從羅秀樓里出來,轉進林小印所在的碧粼酒樓。一會兒,當他出現在林小印等人所在的二樓包間時已經換上了一套華麗的川錦長袍,外罩著深色大氅,頭上的木簪換成了碧玉冠。雙目透出精芒,那呆樣半點也找不到了。

林小印等人見了他紛紛起身行禮,“太。”

“各位請坐,咱們微服出來為的就是不要那些虛禮,”太異常和善,走到林小印面前,“印大人榮登凌霄塔三層,可喜可賀。”

林小印微笑還禮,“太同喜。”

太坐主位,林小印是客,滿屋里又是她的品級最高,理所當然坐在太左手邊,李丙歸坐右手邊。坐下去的一瞬,林小印發現李丙歸一直盯著太看,那目光里略帶些仰慕剩下的是滿滿的愛啊!

林小印打了個寒戰,她也知道,這個世界女人只是生育工具,愛情也只存在與少數男人和男人之間,然而此時親眼見了還是不太能接受,這李丙歸喜歡太?太難道也喜歡李丙歸這樣的男人?

之后是一陣毫無意義的吹捧,大家一邊喝酒一邊互相夸贊,夸的林小印幾乎以為自己已經位列仙班了,不得不說這些人拍馬屁的功夫那是極高的。不得不說,這個時候的太十分和善,別說林小印,哪怕是八品小官他也以禮相待,無論真心假意,堂堂太能做到這樣已是難能可貴,比他老強了太多。

這越發加強了林小印巴結太的決心。

林小印嘴上功夫不行酒量也一般,沒一會兒就暈乎乎的犯困。依稀記得太將手放在她手上,似乎是她說了什么特別讓太感動的話,但具體是什么林小印自己也不知道。太的手順著林小印的手向上,到胳膊,后背,林小印癢的咯直笑,也忘了自己為什么沒有抗拒。

再有清晰意識的時候是被人帶到了一間屋里,這屋很華麗考究,淡紅的紗幔層層疊疊將一間大屋割成了幾段,紫檀木的拔步床,哦,在這個世界叫合床,上面雕刻著各式鏤空的花紋栩栩如生,床褥都是嶄新的,透著讓人迷醉的香。

林小印是個喝了酒愛笑的人,現在也是無意識的呵呵笑著,不過她有個好處就是自己笑不亂說話,不過今天喝的可能確實有點多她也不是很想笑只想睡覺。就在眼睛要合上的瞬間她竟然看到了蘇煜,“哎?”林小印奇怪的仔細眼前的人,是蘇煜?而且他臉色好多了,看上去很健康。支起身在離得近些,好像又不太像,搖了搖頭,又是蘇煜。

‘蘇煜’坐在床邊微笑的看著她,林小印也哈哈大笑,“你、你怎么來了?”在他胳膊上用力拍著,林小印不自覺的用了內力,‘蘇煜’疼的皺眉,“來,天晚了你也別太累了,睡覺吧。”用力一拉,‘蘇煜’哪里掙得過她,頭躺在枕頭上,林小印用力摟住他的腰往床上一帶,整個蘇煜都躺在林小印身側。

“真要我在這睡?”‘蘇煜’輕輕刮了林小印鼻,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

林小印用力點頭,抱著他的手又加了幾分力氣,滿意的笑著,“抱著你最舒服。”

“你可不要后悔哦。”‘蘇煜’說道,溫熱的氣息從他口中吹出,略帶些酒味,說不出的曖昧。

林小印又搖頭,“不后悔,來,脫光光,一級睡眠最好了。”說完,也不等‘蘇煜’回答,兩手一用力,‘蘇煜’的衣服應聲而裂。再一揚手,‘蘇煜’已是坦誠相對。

“喂,你干什么?”‘蘇煜’抗議了。

林小印癡癡的笑著,‘吧唧’在蘇煜臉上吻了一口,“那么久,你一次都不來看我,從懷孕之后一次都沒來過!我呀,想你了。”食指在‘蘇煜’嘴上滑來滑去,讓他本就紅潤的唇變得更加誘人。

拋卻各種亂七八糟的束縛,林小印笑著發現自己還挺淫、蕩,當然,此時只有她自己以為自己是清醒的。

‘蘇煜’笑不出來了,漸漸有點躲閃,尤其是他發現自己根本掙不開這個武功很高的人之后。

“老夫、老妻,嘿嘿,躲什么?”林小印推了推他,嗅到男人身上的氣味,不知為何從身體里一股火辣辣的感覺竄出,只想更接近他,“這么、這么好的房間,別、別浪費嘛,咱們、咱們,嘿嘿……”

林小印猛地覆上‘蘇煜’的唇,纏綿交疊,唇舌不斷地廝磨著,輕柔的、猛烈的,甚至輕輕咬了他的舌頭,然而流淚的卻是林小印。

“我、真的很想你。”將頭埋在‘蘇煜’胸膛,林小印歇斯底里的哭了出來,“為什么,為什么啊!你們是真的不懂愛啊,我這是為什么呢?”

‘蘇煜’輕輕拍了拍她的背,也許林小印根本沒感覺到吧,她在‘蘇煜’胸口摩挲了幾下。意識不清的林小印這傷心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到半炷香時間就哭夠了,轉眼又高興起來,一下咬住他胸前的突起,用雙唇用力的碾壓。

‘蘇煜’疼得抽氣,手偷偷解開林小印衣帶,“你放開我,我就讓你舒服,怎樣?”

林小印聽了,也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緣故更覺得渾身燥熱難受,扭動幾下,點點頭,不情不愿的放開了‘蘇煜’。

蘇煜翻身而起,將林小印的衣服一件一件剝落,直到看見她纏在胸口的白布,才愣愣的停了幾秒,隨即將那白布也解下來,兩枚雪白的肉團就展現在他面前。也許這是他這輩都不曾見錯過,女人的美好吧。

輕輕撫上去,綿軟柔嫩,任何一個男人的心都會為之蕩漾。這個‘蘇煜’自然不會例外。一如剛剛的林小印,舌頭在突起的深色上打圈,輕輕吸允。

“恩,哼,”林小印嬌喘幾聲,幾個略有些羞澀的音階從嘴里斷斷續續的發出。

手指滑過腰際,小腹,慢慢的、充滿期待的一點點將褲退去,一片白嫩之中三角形的黑色叢林展現在他面前,緩緩分開了林小印的腿,他的手停留在兩腿間的粉紅。

“哈哈,你也來,”林小印也摸索著探向‘蘇煜’私、處,那團炙熱在她手中升騰,越來越濃烈,微微用力,它便跳動著向林小印濕漉漉的某處叫囂。

被渴望的巨大沒有得到,相反只有一根細細的手指,細小卻靈活,在林小印內部不住的轉圈,幾圈過后細微的呻、吟變作難以壓抑的不滿,像一只無形的手催促著‘蘇煜’。

林小印模糊的看向四周,竟然沒有看到‘蘇煜’,直到低下頭,才看到他烏黑的頭頂,隨即濕糯的感覺從敏感處傳來,林小印下意識的夾緊雙腿,然而那讓她奇癢無比的舌頭還是不停的折磨著她。

“別……癢……來,來……”

邀請幾乎變成了懇求,林小印向下移動了幾公分,熱,熱的要命,特別特別的想要的,從前的將近三十年的時間里從來沒有如此強烈過。

“蘇煜,來,進來吧。”

又摩挲了一會兒,林小印難受的不行,幾乎想要翻身起來自己主動了,終于一個讓她滿意的、足夠健壯的熱源沖入體內,半抬起上身林小印的手環抱著他的頭,雙腿環繞住他的腰,林小印滿足地叫出聲。

快速的沖撞讓內功深厚的林小印無力的躺回床上,任憑‘蘇煜’一次又一次的沖入沖出。最深處的悸動涌上,林小印歡快的笑了一下,馬上就要達到某個。

就在這時‘蘇煜’的動作變得很是溫柔,輕輕退出緩緩入內,等一會兒等到林小印顫栗的感覺幾乎要退去再換換進來勾起剛剛剩余的快樂。

“啊……蘇煜,別這么慢……快一點……快!”

“叫我一聲相公,我便給你,如何?”

帶著磁性的聲音傳入耳內,這簡直是世界上最難聽也是最好聽的話,林小印的雙眼半開半合,沒有辦法思考更多,急急地喊著,“相公,相公……給我吧,啊……”

一陣更加精彩的和旋,被深入沖撞的同時胸也被兩只大手粗魯的揉來揉去,隨著幾次最強烈的貫穿,二人紛紛沖入天堂。

林小印舒了一口氣,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吸著新鮮的空氣,滿足之后不舍的陷入昏睡。()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