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41接風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8 字數:3691 閱讀進度:41/48

多抱著水心等在馬車里,她不知道是誰要帶她走,更不知道這是要去哪里,沒有任何人給她解釋過。她只知道二公她的男人們更好的女人,男人們也就順理成章的不要她了,幸好只是將她丟在蘇府沒有賣掉,多為此萬分感激上天。作為一個女人,她只能被選擇被安排。

她身上的衣服很薄,初春的天氣里她很冷,緊緊地抱著水心,多好像在等著神的審判。

沒多久,馬車門被打開,一個一身素衣的男人上車,身材瘦削矮小,手中拿著折扇,書生模樣,頭發隨意的散下來給他添了幾分飄逸灑脫,可惜的是頭發遮掩著多看不清他的臉。多微微松了口氣,看樣這不是個霸道跋扈的人。

林小印一早就知道多在馬車里,她是故意沒有讓她看到她的臉,直到多向后縮了縮將正中間最舒服的位置讓給她,林小印才抬頭,“多,你還好?”

“小、小印!”多吃驚的張大嘴,完全不相信她眼前看到的,結巴著說道:“你、你怎么會……怎么會變成男人了,還有,這馬車是……”

林小印攏了攏頭發,任憑多看著她,過了一會兒才開口,“想不到吧,多。我是你的夫君來接你的呀!”

“啊?”多更加吃驚,完全被林小印弄糊涂了。

林小印正了神色,“多,你要記住,我本來就是男人,我叫印林,是個文人,現在是皇上欽點的三品官。你……是我的女人,水心是我的女兒!我們現在要回我的府邸,那里沒有人知道我到底是誰,更沒有人知道我是女人,所以你也一定不能泄露我得身份,不然就是欺君之罪,我們都會死,你明白嗎?”

看著多驚懼的不敢相信的搖頭林小印有些擔憂了,多太單純,讓她說謊太難為她了,一旦有人從她這里套出什么話……

輕輕嘆氣,忽然想到以前給冷竹租的院還空著,“哎——不如我派人送你去個更安靜的地方吧,我會派幾個人去照顧你們,吃穿用度我都會給你送過去,在那里你什么都不用擔心,怎么樣?”

多低下頭,沉默了半響,終于咬牙說道:“小印,多想要幫你!帶多去印府吧。”

“可是……”林小印還是猶豫。

“小印,”多上下看著林小印,目光堅定,“多一直以為女人就是一輩呆在后院,服從男人伺候男人,女人是最低賤污穢的,是上輩罪大惡極糟了上天的懲罰,可你讓多看到不一樣的女人。多也想像你一樣厲害,可是多做不到,所以,就讓多陪在你身邊吧,你是女人的驕傲,無論多為你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多……”林小印萬萬沒想到多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無形之中,多也變了。

“小印,多知道你在蘇府的時候就不止一次的出去過,你會武術有能力,幾位公也敬你愛你,多羨慕你,以你為榮!”一只手握住林小印得手多有些顫抖,目光中的執著漸深,“請你一定要帶著多,多不懂的,請你教我!”

“好,多,你才是最出色的女人。”反手握住多,林小印點頭,“也沒什么難的,我現在是三品官可以單獨娶妻,你每天和我住在一起裝作很恩愛的夫妻就好了。”

“恩,多一定做好。”多鄭重的點頭。

馬車走得很快,沒多久就到了印府,林小印率先下車隨即親自扶多下車,從她懷中抱過水心二人一同進府。

印府的人看到林小印與一個女如此親密也不難想到他們的關系,只是印林乃是修道之人竟然還有妻女兒,這著實讓府中人唏噓,又不免擔心皇上因此怪罪。

皇上賜下印府已經幾日了,到今晚林小印才算是真正住在這里,印府很大有許多院落,林小印挑了宏啟堂后一處寬大的院落當做自己的住處,宏啟堂西南方修身齋作為書房。將多和水心也安排在她住的院落里,并吩咐幾個女人好生伺候。官宦人家的太太地位到底比普通百姓高一些,尤其到了三品以上正妻也可不住后院隨夫君一起住在夫君的住處。更有公主、郡主下嫁,也都有自己的院落的。

天已經黑透了林小印疲憊的不行,一路行來多只是緊緊跟隨在林小印身后,直到林小印將東廂騰挪出來將她安置在那多才戰戰兢兢地帶著下人去了。

本想問問十一事情辦得怎么樣,誰知周興比十一還快,拿著賬本一路小跑就奔著林小印的院來了,林小印無奈只好先見他。

“老爺,這是這幾日眾位大人的賀禮。”周興將賬本捧上。

林小印略看了幾眼,有古玩字畫玉石翡翠,也有美食珍饈稀有藥材,自然錢財銀兩也不少,加上皇上賞賜的單是銀就有一萬多兩,另外還有幾百兩金。這錢,可比寫《噬仙》好賺多了。

心情略好,林小印吩咐周興下去,誰知周興還是不走,“老爺,只有一事頗怪。”

“什么?”林小印問。

“詹事府少詹事李丙歸先時只送了五百兩銀過來,按著品級位份倒也相當,怪就怪在今日午時竟又加送兩千兩白銀另有瑪瑙、珍珠串二十條,還有南朝時的字畫,這……”

李丙歸是誰林小印尚且不知更不必說什么交情,而詹事府……林小印皺眉,這詹事府乃是輔佐太的機構,上午見皇上之后她確實見到了太,難道……林小印搖頭,有點想不通,她不巴結太也就罷了,為何太要差人這樣不著痕跡的送東西給她向她示好?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周興欲言又止林小印卻懶得再聽。做老爺的好處就是,什么都不必解釋。

林小印沒有喚十一,她需要整理一下思路,首先朝堂這邊,皇上暫時很信任她但這不是長久之計,官職再高也不過是個嘩眾取寵的小丑,隨時都可能被拉下去;她有意巴結太,但今日看太的態度讓她有點迷糊,對朝堂上的事她一竅不通,相互之間的利害關系更是一概不知,這只能以后慢慢摸索。

夢兒交給皇上去找,這要比她自己找快得多,只是找到之后怎么把她要回來還是個問題。

藺七一定能順利接管天合教,內功不在招式還在,這么多年行走江湖的經驗還在,怕的是他有了權力之后再做他想不一心一意的幫她,到時可真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還白白便宜了藺七。

蘇氏那邊倒是暫時與她沒有多大關系了,唯有蘇煜的毒……想起見到蘇煜時他憔悴不堪的樣,林小印還是有些心疼。如果那毒真的解不了,如果他真的就快不行了……林小印,是你心中的怨更重還是對他的情更深?畢竟蘇煜不同于藺七和蘇隆,那種相識已久的感覺,和他在一起時的安心,都讓林小印太過貪戀。

頭疼,頭真的很疼,這些事情有一個出錯林小印都不敢想象后果會是什么樣的。

再疲憊也不能睡覺,林小印必須惡補一下有關修煉的常識,她不能總是如今日這樣胡亂應付皇上。

時間很快,轉眼幾天過去,林小印每日上午進宮去陪皇上,下午有時回家有時就留在凌霄殿翻閱那里的書籍。她發現凌霄殿里的書雖然有很多看起來怪誕荒謬,但仔細推敲之下也不無道理。

這日林小印在凌霄殿看了一下午書,那是一本十分奇異的醫術,里面記載了很多太醫公認根本不存在的藥材,林小印希望能夠找到對蘇煜的毒有幫助的東西,但看來看去她忽然發現自己連蘇煜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

剛到家,周興就來稟報,“老爺,詹事府少詹事李大人來了。”

林小印一愣,才想起就是那個又加送兩千兩白銀的李大人,趕緊吩咐人好生招待,自己換了衣服就去。

這李丙歸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歲,一身淡粉色綢緞繡花的衣服,并沒有穿官服。人長得龍姿鳳表,他皮膚白而細膩,臉上涂了粉唇上有淡淡的胭脂痕跡,十分……陰柔。。讓林小印皺眉的是這李丙歸竟然毫不客氣直接坐在主位上,且秀眉微蹙一副心事重重的樣,讓林小印不得不反省是不是曾經得罪過他。

“李大人。”林小印先拱手作揖。

“印大人百忙之中能抽空賞李某個臉,李某感激不盡呀。”李丙歸斜著眼睛向上,好像側面的柱上長了花一般,用鼻音極不情愿的哼出幾個字,伸出潔白修長的手指輕輕彈掉粘在袖上一個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黑點。

“不知李大人有何賜教?”按品級這李丙歸比她還低了一級林小印完全不必如此。只是李丙歸固然沒什么,然而她背后的太卻不容小覷,林小印暫時還不想得罪他,只好自己坐在客位的椅上,吩咐了下人將翰林院一名編修送的岐山高兆茶拿來給李丙歸泡上。

“不敢。”鳳眼微挑,冷艷高貴的韻味立顯,明明是個男人竟然有種驚心動魄的魅力,讓林小印這個假男人真女人都不禁嘆服,冷哼一聲李丙歸繼續說道:“印大人所愛,丙歸哪里消受得起。”

這話里的刺兒傻都聽得出來,林小印再補想得罪也萬萬做不到拿著熱戀貼冷屁股的事兒,再說誰求誰還不一定呢。

“這茶雖粗卻是印府最好的茶,李大人若不還是看不上眼,恕印某無以招待了。”林小印笑著起身,“既無法招待貴客,印某愧不敢陪,李大人……”

“印大人急什么?李某又沒說不喝,恕李某在太府換了極品羅幽泉,嘴巴被養刁了。”李丙歸開口。

林小印無語,你在太府怎眼怎樣與我有什么關系?

“太設宴為印大人接風,難道,印大人敢不賞光?”李丙歸拿了淡青色絲巾墊在手中,拿了茶杯,挑剔的看了幾眼終是又放了回去。

太請她倒真不好不去,李丙歸大概也早知道這點才敢如此放肆,再看一眼這娘娘腔,倒真不比因為他得罪了太。

太設宴的地方并不是有名的財濟樓,而是一家蜿蜒在清跡河邊的酒樓,環境極其雅致,二樓包間里三面窗打開正好有百年柳樹低垂,掩映之中偶爾傳來河上揚的小曲,以及羅秀樓妓們迎門接客的溫情軟語。這地方與羅秀樓幾乎是對面,那紅羅以及一些男妓可是知道林小印底細的,不免讓林小印皺眉。

菜已點好太卻還沒有露面,除了李丙歸另外還有三四個六七品的詹事府官員作陪,這幾人對林小印豈敢不敬?東一句西一句的胡亂恭維著。唯有那李丙歸似有心事,一遍一遍的走向大開的窗前張望,每每失望而歸都會深深的剜一眼林小印。期間一次林小印注意到其他幾名官員相視一笑,看來李丙歸厭惡她的緣故這些人也都是知道的。()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