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37骨肉3相殘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6 字數:2682 閱讀進度:37/48

林小印一句話,扭打的兩隊人全都愣住,一時間整個蘇府花園都安靜下來。

“哦?”冷竹頗具玩味的看著林小印,“這么久不見,許是你認錯了?”

林小印眼睛瞇成一條縫,“做娘的是不會認錯自己的孩的!更何況夢兒的手臂上有塊青色星形胎記,我問過別人,那是一輩都去不掉的,可她沒有。”

“哈哈哈……”冷竹倒笑得爽朗,“不錯,那孩拼著命把手臂露出來,大概也是冥冥之中她在幫你。不錯,這的確不是你那女兒,你女兒可是個大籌碼,早被我藏起來了!”

林小印一陣風一般幾乎下一刻就到了冷竹面前,快的連她自己都詫異,三根手指掐住冷竹的脖,“夢兒呢?”看了一眼周圍許多人,“其他人我不管,只要你把夢兒交出來,我便走人。”

“你殺了我呀,殺了我你就永遠也找不到你女兒!”冷竹有恃無恐,冷笑著說道。

“手臂上有星形胎記?”被忽略的藺無聲突然開口,“哪只手臂上?具體是什么樣的?”

林小印皺眉,沒有回答。

“小印,真的有胎記?”蘇隆也問道。

林小印看了看蘇隆,還是點頭,“的確有,在左臂,是個模糊的四角星。”

藺無聲、蘇煜、蘇隆三人對視,其余人皆不明所以。

蘇煜也沉下聲音,“小印,我記得義父提起過,他家的女孩左臂上都有星形胎記。”

“藺家女孩?”林小印更加不解,“什么意思?”

孩是蘇隆的又不是藺七的,再說藺七是冷竹的鬼奴,假扮藺無聲的兒混進天合教,那么藺七也應該與藺無聲沒有血緣關系。難道蘇隆和藺無聲是親戚?一時之間林小印有些沒想通,林小印再看藺七,他蒼白的臉上也萬分震驚。

“嘖嘖,”冷竹咂嘴,“想不到,還有如此出人意料的消息。可惜呀可惜,看不到阿七殺了藺無聲之后,再知道自己是藺無聲的親生兒是好看的表情了。不過,殺了自己親生女兒,這也戲也夠好看的。”

風很冷,吹得林小印有孝抖,放下手中的孩,問,“你什么意思?夢兒在哪?”

“你是說,我是藺無聲的兒?”藺七一個搖晃,幾乎暈倒。

冷竹很無辜的點頭,“不錯,數年前我把自己賣進羅秀樓,再用賣身的錢買下你的時候就知道了。所以沒有人能看出你是假的,因為你本就是真的!想不到你到現在才明白。”

藺七向后倒退了一步,腳下虛浮,被塊極小的石頭絆倒,“前幾天,你給過我……”藺七隱隱發抖,“這香味,你……”

冷竹發笑,“不錯,不錯,藺無聲殺我全家,我就是要他被自己的兒所殺.前幾日給你的菩提粉,就是為了預防今日事情有變你不會親手弒父,當天那毒可是你親手下的,靈臺香已燃了兩刻鐘,你說……再過一會兒,我們獨霸一方的藺無聲藺大俠會怎樣啊?”

藺七震驚的看著冷竹。藺無聲在藺七和冷竹只見看來看去,看樣還無法完全相信他們說的話。

“藺大俠不信也沒關系,很快,就會……”

冷竹的話還沒說完,只見藺無聲氣血翻涌,眼睛突出,一口鮮血吐出,整個人捂著胸口縮成一團。

“爹……”藺七無力的輕喊。

“義父!”蘇煜、蘇隆二人上前,此時他們也明白藺無聲是中毒了,并且是前些日藺七曾給藺無聲吃了那個菩提粉,菩提粉應該是一種隱藏的毒,今日用這個靈臺香催動這毒就發了出來。三年了,藺無聲對藺七早已深信不疑,他對藺無聲下毒,自然是再容易不過。

“冷竹,把解藥和夢兒都交出來,我手里的,你想要什么都拿去好了。”蘇煜陰沉著臉對冷竹說。

“解藥?夢兒?”冷竹仰天大笑,“蘇煜,你太天真了,我處心積慮這么多年,就是讓他藺無聲生不如死!讓他兒生不如死!只可惜,沒能搞垮蘇氏。不過,當年的事與你們關系不大,像現在這樣,”冷竹環視除了天合教打手已經沒有任何人的蘇府,“也夠了。”

“交出夢兒,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這次說話的是林小印,她呆呆的愣了好一會兒了,難道夢兒是藺七的女兒?這……也不無可能,當初是福姑姑給她做的診斷,福姑姑畢竟不是大夫,她只是根據經驗斷定林小印懷孕多久,她與這個世界女人的體質不同,弄錯一些日也正常。當然,無論夢兒的父親是誰,娘一定是她林小印沒錯的,“你若交出夢兒,我可以帶你離開,你們的恩怨,與我無關。”

林小印冷眼看向四周天合教眾,以及蘇煜、蘇隆,清冷倨傲,竟然讓蘇煜和蘇隆都禁不住一抖。

“夢兒,想不到,那小家伙竟然是阿七的女兒,祖孫三代互相殘殺,這倒是意外之喜。”冷竹自言自語,根本不理林小印。

“夢兒……我、我將她放在膿家了。”藺七悔恨異常,他是鬼奴,身不由己,不知道哪一天就會丟了性命,但鬼奴也是人,希望留下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的印記,所以他一心想要一個孩,想不到,她早就已經來了,卻可能又被他親手毀去!

“哪里的膿?”林小印逼問。

“噗……”藺七還沒有回答,藺無聲一口鮮血噴出,才這一會兒,他已經七竅流血,眼見是不行了。

“快拿解藥!”蘇煜著急,奈何他身體不行,除了威脅、哄騙冷竹,什么都做不到。

冷竹搖頭,“來不及了。若是常人,毒發的瞬間就該死去,他內功深厚能挺這么久也算是奇跡,便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冷竹話音才落落,藺無聲突然掙開蘇隆和天合教人,站起來大喊一聲,同時鮮血在此噴出,然后直挺挺的向后仰去,“砰!”的一聲巨響,藺無聲,死了。

“爹!”藺七掙扎著起身,卻沒能成功,只好半是膝行半是爬的向藺無聲過去,“孩兒、孩兒不孝……”一向冷酷的藺七,淚流滿面。

“天合教眾,難道不為教主報仇嗎?”蘇煜怒極大喝。

林小印搶先一步奪過一名冷竹手下的劍,橫在冷竹脖上,卻到底沒勇氣下手。殺人,任何一個現代人都無法輕而易舉做到的。

冷竹沒有半點懼意,也不命令他那些手下動手,反而看著林小印,“你是個特別的女人,的確不該與他們混作一談。你于我有恩我卻對你不住,如今冷竹孑然一身,就把這個給你吧。”

冷竹在懷中拿出一塊令牌扔給林小印,自己慘淡一笑,“爹,娘,孩兒終于報仇了!只是殘害了身體,還是不孝啊。”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冷竹一手緊緊握住林小印手中的劍,用盡了平生最后的力氣在自己脖處狠狠劃下去。

……

冷竹僵硬的倒下。

劍掉在地上,林小印覺得時間好像停滯了每一秒都變得清晰深刻,冷竹在她就死在她身旁,在她手握的劍下。看了看手中的令牌,那是一面鬼令,與十一那面十分相似,只是花紋更加華美,而且是純銀的質地。

這……

所有動作都停了,天合教眾和冷竹的手下都愣在那,大概誰也想不到是這種結局。大概冷竹一開始就報了必死的心,他知道憑借一己之力是不可能除掉蘇氏和天合教的,所以他步步為營,精心策劃了這一場戲,殺了藺無聲,也賠上了他自己。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蘇煜已經吩咐天合教的人帶走藺無聲的尸體風光大葬——林小印終于從震驚中緩過來,走到還趴在地上的藺七,拉扯著他的衣領迫使他抬頭,“帶我去找夢兒,若找不到,你會比現在還痛苦一百倍!”將鬼令放在藺七面前,現在,她是他的主人。()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