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32新章:夜半面圣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4 字數:3669 閱讀進度:32/48

進來的竟然是十一!這幾天林小印都快把他忘了。十一一身衣服破舊不堪,還是半個月前見到他那套,看來他的日也并不好過。

“主人!”十一見到林小印立即單膝下跪,“十一來遲,讓主人受苦了。”

“既然已經來了,就不必說那么多,外面的鬼奴會昏迷多久?我們現在就走。”一見到十一林小印就知道機會來了,一刻也不耽誤,一邊說話一邊將幾樣隨身用品放到空間戒指里,說著轉到里屋準備換上男裝。

“他已經死了,只要不被人發現多久都可以。”十一仍舊跪地,沒有任何表情,“主人,十一聽聞皇上下旨召見印林印先生。”

“皇上召見印林?他找印林做什么?我怎么沒聽說?”林小印皺眉。

燈火將林小印的影映到屏風上,十一的臉一下漲紅起來,慌忙低下頭,“只聽說今日中午二位公接到圣旨,不久后合府皆知二公一直深藏不漏,他就是印林印先生,三日之后就要入宮面圣了。”

“你說什么?”林小印剛換好衣服,一個箭步沖出來緊緊盯著十一。

十一低頭不語。

“我說呢,還奇怪怎么這么快就撤了人,原來有大事呀。”幾秒鐘后林小印恢復了常態,冷笑道:“無論如何先離開這最要緊,皇上的旨意怎么說的?”

林小印腦筋飛轉,如果能夠面見圣上,借此為自己造勢也不錯,最好弄個官當……林小印正愁自己現在有的這點名氣與錢財根本不足以在這個世界保護自己和夢兒,想不到轉機這么快就來了。

“十一不知,只知皇上命印林三日內入宮覲見。”

林小印沒有多說,與十一一同翻墻出去,她內功大進,輕功也略有進步,蘇府的墻早已難不住她。

站在房頂上,林小印看到蘇府前院燈火通明、喜氣洋洋,越是這樣就讓她心里越加難過。冷笑,心里也是一片寒冰,蘇隆去冒充印林,蘇府借機壯大,只要一直將她軟禁在后院事情就不會被揭穿,你們打得好算盤!看誰到頭來空歡喜一場。

怕蘇隆一早就去面圣,他手里拿著圣旨到時哪還有她林小印的事?但半夜的準備什么也來不及了,林小印干脆帶著十一到了皇城。

皇帝可不是通報一聲就能見的,林小印正躊躇,卻聽十一說道:“主人,十一有辦法。”

林小印抬頭。

“這個辦法有些冒險,十一一個人去,半個時辰后若有人來請主人就請主人隨他們進去,若沒有……主人就先走吧,十一自有辦法。”

林小印看十一,忽然感覺此時的十一身上多了些……活力?光彩?他終于像一個活人了。

按捺下心中焦急,現在她身邊只有十一一人,實在不想他去冒險,“十一,不能冒險,從長計議吧。”

“主人若還有時間從長計議又何必急匆匆跑到皇城來?”十一目光炯炯,問的林小印無法回答,“主人放心,十一有分寸的。”

==昭國皇帝三十二歲登基,年號康隆。現已年逾半百,從登基開始就不斷尋找長生不老之道,到如今卻還是一日日衰老下去。康隆帝心里焦急,什么天師、道人斬了一批又一批,尋找靈丹仙藥的人也是越派越多,可憐沒有半點結果。

無意中看到印林的《噬仙》讓他又看到了那么點希望,事關長生不老豈容錯過?探查印林下落、下旨召見自不必說。

夜深,康隆帝就睡在自己的月安殿,身體虧空幾日不能安寢,讓他連寵幸后妃的興致都沒了。除了個侍寢的太監,其余人早已退出。那太監也是犯困,歪在門框上不敢真睡。月安殿里靜的可怕。

“誰?”侍寢太監忽然感覺到一陣涼風,一個黑影閃過,就再也沒有什么了。借著月光卻看到地下有一疊白白的像是紙張。

侍寢太監名叫小順在宮里也有六七年了,宮里的冤死鬼多怪事兒就更多!別是今兒被他給碰上了吧?小順打了個哆嗦,全身汗毛都熟了起來,念著阿彌陀佛躡手躡腳的過去,地上確實有幾張紙,紙上有字!小順更覺得可怖。

卻不知此時康隆帝已經醒了,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皇、皇上,有、有個影兒忽的過去,地、地上就、就多了一打紙。”小順嚇得噗通就跪在地上扣頭。

康隆帝也醒了,打起紗幔四處只見一切如常,“侍衛!點燈!”

一會兒,侍衛圍了滿屋燈也點著了,卻不見有人。那太監將帶字的紙張呈給康隆帝,康隆帝看了頓時龍顏大悅,“不必找了,是印先生來了,開宮門,請印先生進宮!”

原來那上面除了《噬仙》未出版過的一章還附有一張朱紅色字跡的紙:印林已到,求見陛下。

看到印林這樣好的本事,不正是書上說的隔空控物嗎!本來只信二分現在也有八分相信印林乃是世外高人了。立刻派人請林小印進來。

沐恩殿。燈火通明,兩排八根柱上刻著盤龍雛鳳栩栩如生,大理石地面延伸向最里面的三級樓梯,上了樓梯方才是皇帝的金椅。這里是皇帝接待客人的宮殿,能夠把林小印請到這里也足見康隆帝對印林的期待。

林小印整理好了衣衫,跟著引路的太監一路彎彎繞繞,不知過了幾道門才到了沐恩殿。不愧是皇宮果真氣派,期間看到不少提著燈籠過去的宮人和巡視的齊林軍,林小印不禁暗自擔憂十一的安全。

進了穆恩殿林小印也不抬頭,拱手行禮,“草民印林,參見陛下。”她沒下跪,不是為了什么可笑的過不去的心理因素,而是從十一口中她知道當朝皇帝最迷長生不老之術,對高人逸士十分尊敬,林小印只好裝個不世出的高人。一個高人總比一個考不上科舉的書生更容易被皇帝接受以及加官進爵。

“印先生免禮。”康隆帝說道:“想不到印先生如此年輕,難得,難得。”

林小印抬頭,康隆帝只有五十歲出頭看起來卻有六十多,頭發、胡須全都花白。即便如此皇帝的威嚴并不少,站在殿下林小印依稀能感覺到些許威壓,她決不能在這個時候露餡,輕輕搖頭,“非也,草民沒有看上去那么年輕。”

“哦!”康隆帝恍然大悟,“是了,印先生長生有術,豈能同那等凡夫俗一般衰老!朕在印先生大作之中已隱隱看出印先生絕非常人,然朕也明白高深仙術不能公諸于眾,印先生寫的隱晦呀,朕差點就錯過了。”

林小印神情依然淡淡的,眼中劃過一抹驚喜,“皇上圣明!天下之人萬萬千,無不是被那情情愛愛迷惑之輩,想不到陛下竟看穿其中真意!”

康隆帝聽了撫掌稱好,“是了,是了,印先生必是那懂得長生不老之術的高人。”

面對一國之君說不緊張是假的,尤其林小印無論哪方面都是冒牌貨,幸好天冷,讓她冷汗出的不那么明顯。說了這些讓林小印自己都覺得惡心的話后她反而鎮定多了,不過就是個怕死的老頭。

“長生不敢當,草民只會些養生之法,或許能夠延年益壽,長生不老卻是絕不敢夸口的。”林小印朗聲說道,燈火昏暗,皇帝身邊也沒什么人,顯得孤獨的很。林小印挺直腰背也不看皇帝,十分清高的樣。

康隆帝聽了更是高興,以往那些‘高人’只說自己無所不能,甚少有謙虛者,像印林這樣不卑不亢又不自夸的當屬罕見。

“印先生果然不同凡響,只是今日天色已晚,不敢打攪印先生休息,不如明日詳談如何?”康隆帝當真客氣。

“的確晚了。”林小印回答,在空間戒指里拿出一顆已經基本過期的安眠藥,“這顆沂上只需用水送下半粒,今晚必能好睡。”

康隆帝趕緊吩咐太監呈上,卻沒有立刻服下,“印先生果然高人!朕沒有尋錯人。今晚且在宮里休息一夜,不瞞印先生朕確實幾日不曾安寢。”

“住處到必不,煩請公公幫印林安排個清凈偏僻之所就好。”林小印言不由衷,生了夢兒之后幾天就出了事,她也沒有好好坐月,身體虧空很大,平時被軟禁在房間里不覺得什么,現在折騰了半夜才覺得疲憊不堪。

跟隨引路太監來到一偏僻院落,名叫進姣亭,這里到真是清幽雅靜,換句話說四下黑燈瞎火的,除了鬼一樣的樹影一個人也沒有。

“印先生,早點歇息吧。”那太監不耐煩的說,隨即轉身,小心嘟噥著,“才殺了一批又來了一批,加官進爵榮華富貴?做夢去吧!皇上是誰,今天寵著明兒要你小命兒。”

林小印自己踏進冷清的院落,房間也不大,家具上有一層薄薄的灰,想來底下的人是看多了如林小印這種所謂的仙人從被皇上尊敬禮遇到掉腦袋的過程。林小印苦笑,招搖撞騙果然也不容易啊。林小印也不點燈,看著天上細細的一彎殘月,怎么都睡不著。

過了有一個多時辰,天漸漸亮了,一個人影一閃進了房間。

“十一?”林小印下床。

“主人。”十一跪下。

“起來吧,一切都還順利?”見十一并未受傷林小印繼續問道:“我聽說皇上身邊應該有更高級的鬼奴才對,怎么沒人發現你?”

十一起身,“皇家鬼奴只在暗處,輕易不肯示人的,若非到了生死關頭鬼奴絕不會出現。十一甚至沒有靠近皇上,只在門口留下了主人的手稿,他們自然不會出手,尋常侍衛哪里能夠發現十一。”

“原來如此,”林小印思索,這個想法已經在她腦海里轉了一個晚上,“十一,既然皇宮可以來去自如,那么國公府……夢兒一定被養在女人的院里,那地方防備松,把她帶出來應該不難吧?”

十一搖頭,“十一在噬影閣時已將皇宮地圖熟記于心,進來自然容易。國公府不小,不了解地形的話,很難。”

“也就是說還是有希望的!”林小印欣喜若狂,是呀,這樣簡單的方法她之前怎么沒想到呢?何必與什么國公府一較短長,把孩偷回來不就好了,“那我們……”

“只是,若小主人丟了,十一怕國公府再針對蘇氏。”

林小印冷笑,“針對?他們是怎么對我的。十一,難道你還記掛著蘇煜?”拿出鬼令,放在十一面前。

十一再次拜倒,“十一不敢,鬼奴聽令于手執令牌之人。”

“好,一會兒只怕皇上還會見我,聽到這個消息也不知道蘇煜和蘇隆會怎么做,事情還多。你且休息一下,今晚我們夜探國公府!”()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