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29開始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2 字數:2639 閱讀進度:29/48

林小印寵溺的親吻著夢兒。

新生的嬰兒一天一個樣,到了第二天——也不知是不是林小印的心理作用——竟比昨日漂亮多了。

“小印,別太勞累了,以后你和夢兒相處的時間還長。”多抱著水心坐在林小印屋里,一邊陪她說話一邊照顧她。坐月這種事多的經驗豐富。

林小印聞言剛要將她放在床上,夢兒好像有感應一般大哭起來,惹得原本熟睡的水心也跟著哭。外面小美匆匆進來,幫著林小印哄孩。林小印看著小小的女兒,暗自嘆口氣,這到了什么時候才算完嘛,以后怕是真被鎖在這蘇府里了,就算她想走,夢兒也離不開。

沒一會兒,蘇隆竟然又來了。只見他衣衫上都是灰土,人也一夜之間憔悴了不少,下巴上都是胡渣,整個人都垮了一般,目光哀戚。

“你……”看著蘇隆這樣林小印將夢兒交給小美,吩咐她和多一起下去,屋里獨留了她和蘇隆,“發生什么事了?”

昨晚,蘇隆連夜差人打探國公府的情況,來人只說最近這些日薛中行、薛時父二人確實頗受關注,老國公還親自去看過四五回,好像出了什么事。雖不能知道具體原委但蘇隆也隱約明白薛時并沒說謊。坐到林小印身邊,蘇隆搖頭,“沒什么,生意上的事,大哥身不好吩咐我幫著打理,一時間有些忙不過來。”

林小印也嘆息著搖頭,即使在擔心她現在也是無能為力,“生意上還沒好些么?”

“國公府是什么地方,咱們生意做得再大畢竟是平民百姓,他們有意打壓一時之間咱們沒有還手之力。”蘇隆皺著眉,少有的嚴肅。

“國公府?是薛時他們家?”

“是啊,這事恐怕還是因為薛時而起。我原本和薛時也算狐朋狗友,到現在我和大哥都沒想出是哪里得罪了他。”

林小印只覺得腦中嗡的一聲,薛時?薛時喝醉酒來調戲她,被她騙出蘇府暴打一頓的場景浮現在眼前,那一次確實下手不輕!難道,與這事有關?不不,林小印立刻否定,打了一頓而已哪至于鬧得這么嚴重,再說那薛時一副呆瓜樣,他哪有那個能耐。

“雖然我沒什么能耐,但若有什么是我能幫上忙的盡管和我說。”

“為了大哥和蘇氏,我什么都能割舍,卻不知道你……”蘇隆目光閃爍,慢慢低下頭去。

林小印自然也不愿意看到蘇氏垮掉,“你們都是我的夫君,尤其蘇煜他身體不好,如果能為他做些什么我自然是愿意的。”

蘇隆點頭,“我明白了小印,如果我做錯了什么你可不可以原諒我?”

林小印一愣,“怎么會呢?你能做錯什么需要我原諒?”

蘇隆無力的一笑,轉頭慢慢的走出林小印房間。

這個男人,有什么不一樣了!他肩上擔起了責任,似乎不是那個輕佻浮躁的孔雀男了。

==國公府門前,蘇隆顫抖著、緊緊地抱著小小的夢兒,冷風吹過褲管和兩袖讓他覺得很冷。他沒帶任何人,也沒敢對任何人說。國公府的西角門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已經是第四次了,蘇隆將夢兒放下又抱起來,夢兒哭他也哄不好,蘇隆知道再這樣下去不行。

蘇隆的心好像幾根亂線,互相糾纏著撕扯著難受的厲害,夢兒哭累了睜著大眼睛看了看他,忽然的就笑了,清澈的眼睛好像在問他:爹爹你為什么帶我來這?小小的一團兒,將重量完全交給他,全然的信任和依賴沒有一絲懷疑,這是他的骨肉啊!蘇隆的心一緊,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來。

國公府后街上本來有幾家蘇氏的商鋪,關了之后那些叫賣的小販也極少來了,現下只有一地蕭索。忽然,‘砰’的一聲巨響嚇了蘇隆一驚也嚇哭了夢兒,原來,是倒閉了的布莊牌匾被呼嘯的北風刮掉,那布莊,以前也是蘇氏的。

蘇隆長嘆一口氣,拍了幾下夢兒,快速將她放在青石階上,不顧一切的大步而去。

蘇隆的背影漸漸消失了,很快,那緊閉的西南角門被打開,薛時以及他的兩個小廝出來,薛時向蘇隆離去的方向啐了一口,“呸!害大爺凍了這半天,抱走,見老太爺去。”

小斯豈會管夢兒死活?直接從襁褓里抱出,將包裹她的粉色小被扔在風里,也不管夢兒大哭,滿是老繭的手扯著夢兒就進了府。

四老爺薛中行就等在不遠處,薛時見了行禮道:“爹,蘇隆果然把他女兒送來了,還是您高明!”

“哼!”薛中行恨得牙根癢癢,卻又不敢大聲說:“我要你借著這事收了蘇家的財產,以后咱們爺倆兒在老太爺面前也就算抬頭了,你呢?白白的讓薛晰得了好處,現在老三那邊是既有了錢又有了老太爺賞識,你你你……”

薛時低頭,“好、好歹這孩一來咱們還能辦會一些,不、不然只怕薛晰要把整個蘇氏吞了。”

“就讓他吞了好了!”薛中行一聽更怒,“襲爵之事連你爹都輪不上更何況你!”

薛時可不想一直聽人訓斥,趕緊帶著小斯到了老太爺也就是當朝國公的院里,自己抱著夢兒進去。

老國公年近古稀但身體硬朗,雙目炯炯,被自己爺爺那雙眼睛看著薛時全身上下沒一處自在,“老太爺,您看,他們果然答應了。”

“恩。”國公看了一眼夢兒,“怎么這么小?”

“小是小了些,只是如今時兒這身……也不急什么,只盼著她長大了能與我為伴,不至孤獨終老也就是了。”薛時聽了不禁嗚咽著哭起來,“還請老太爺高抬貴手放過蘇氏那兄弟才好,他們與我畢竟有些交情,想來也是那日喝多了酒誤事并非有心,看他們到如今這個樣時兒心里也是不忍。”

國公點點頭,看了一眼薛時,“難得你心善不與他們計較,此事就聽你的吧。”

“是,時兒替蘇家兄弟多謝老太爺。”

“恩,那倒不必,只是你如今無官無爵不能獨自娶妻,改日我再替你保個職位吧。”想他一生無后晚年必定凄涼,公國眼中露出些憐惜。

“是,是,多謝老太爺。”薛時行了禮高高興興的出來。

國公府對蘇氏的打壓如洪水般退去,短短幾天,蘇氏的生意又蓬□來。

蘇煜房里,蘇煜的面色慘白的嚇人,當然他經常是這個臉色。困難的呼吸著,也不知喝了多少夜是沒見效。

蘇隆跪著,跪在距離蘇煜三步遠的地方,“哥,對不起。”

每一個動作蘇煜都是一顫,“你、你是要我死還是要她死?”蘇煜眉頭緊皺,沒有了平時的平靜從容,“雖然沒人挑明,但那個孩八成是你的,那是你的第一個孩啊!你怎么舍得……咳咳,”一陣咳嗽,帶著些血腥味,“你怎么舍得將她在襁褓之中送人?”

蘇隆低著頭,胡渣掛在臉上,使他頓時蒼老了許多,那天他放下夢兒之后離開,才走出那條街就有反了回去,誰知夢兒已經不見了只剩了一張粉色繡花的被還在,他聽說那是林小印親手做的,雖然難看她倒也十分喜歡,蘇隆只能將被疊好放在懷里帶回來如珍如寶。

“哥,對不起。我、我只是不想看著蘇氏就這樣被擊垮!那是你的心血,我們在昭國安身立命的資本啊!只要蘇氏還在,就什么都可以奪回來。”

蘇煜無力的躺在床上,腥甜的味道上涌,“你自己做的事自己去擔吧,小印那,你想好怎么解釋了?”

蘇隆垂頭,如果林小印不能原諒他,如果會恨他一輩……畢竟她是那樣特殊的女人,她如此愛這個女兒。()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