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28條件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2 字數:3615 閱讀進度:28/48

陽光昏暗正是黃昏時分,橘紅色的光照進房間里,憑添了些柔和。眾人已經散去,唯有蘇隆還坐在床頭一手抱著孩另一手握著林小印的手,神情祥和。

這就是林小印醒來時看到的全部,她虛弱的笑笑,問,“是男……”

“是女孩,”蘇隆打斷林小印沙啞的嗓艱難地說出來的話,“很像你,很漂亮。”

林小印點點頭,男孩女孩其實她都不在意,“我。”

蘇隆將孩放在她枕邊,林小印側頭看了看,小小的,丑丑的,除了眼睛略大,還不如水心出生時好看。林小印在小家伙臉上吻了吻,那小東西好像知道是娘親在吻她,也不哭,還配合著蹭了幾下。

“以后,我們會有更多孩的。”蘇隆格外溫柔,溫柔的林小印甚至有那是蘇煜的錯覺,“大哥有些事,白天我陪你,晚上他會來。”

林小印點點頭。

“你給多的女兒取名水心,不知道自己的孩準備叫什么?”蘇隆將被向上拉了幾下,把林小印包裹得更嚴實。他小心翼翼的照顧著林小印,生怕一不小心她會隨著外面紛飛的大詢了,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他會如此在乎一個女人。

“叫……”林小印想了想,“就叫夢兒吧。”

南柯一夢,林小印清楚地感覺到身體里傳來的疼痛,這是她的女兒,真真切切十月懷胎的孩,到底那個世界是場夢還是這里才是夢?她分不清了。生命的前二十七年如夢幻泡影,她再不敢那樣堅定的說自己想要回到地球,想要回到二十一世紀,那里有她的父母,可這里也有了她的孩,還有……男人。

“夢兒?”蘇隆皺眉,不解,卻還是答應下來,“只要你喜歡叫什么都好。”

“以后,我們找個給她找個官家,她就不必辛苦奔忙于眾多夫君之間,還可以榮華富貴享用不盡。”林小印沒什么力氣,蘇隆卻是合不上嘴,不停地念叨著。

林小印皺眉,“誰說的?我女兒以后要找個愛她疼她珍惜她的男人,可不是什么歪瓜裂棗都嫁的。”

“好好,以后啊必要找一個你喜歡的。”蘇隆無奈,“我們的女兒,放在你這親自教導幾年,還愁不人人搶著要么?”

“孩要放在我身邊,你不可以搶走!”林小印戒備的看著蘇隆。

蘇隆不屑道:“你當本大爺是誰,還要靠賣自己的孩賺錢不成?廄大大小小上百家賭坊挨家去問,本大爺何曾輸過錢!”

林小印也不理他,一陣疲憊涌上來又睡了過去。迷迷糊糊過了不知多久,再睜開眼睛在她眼前的已經換成了蘇煜,蘇煜靜靜地靠著床頭,好像在想什么。林小印將手輕輕搭在他手上,蘇煜也就那么靜靜的握著她的手。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林小印看著沉思的男人笑了笑,她不想打破這樣難得的靜謐時刻,可問題是……

她很餓!

第二天下午,蘇隆正在大街上閑逛,其實也不能說是閑逛,他想給新出生的女兒買點什么,只是吧,一個男人特意出來給女兒買東西未免有些丟人,于是蘇二爺這個店逛一圈那個店逛一圈,自以為能掩飾下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雖想不通那堂堂國公府為什么要和他一個商人過不去,但眼見著蘇氏的商鋪不少都換了招牌,蘇隆初為人父的喜悅還是被澆滅了不少。

這一次甚至驚動了干爹,蘇氏連賠了幾個月供給不了天合教開銷,蘇氏與天合教微妙的關聯也岌岌可危。照這樣下去,蘇氏,只怕真的要垮了。十幾年的心血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付諸東流無論是誰都受不了,何況是那個病弱的哥哥蘇煜?

想到這些,蘇隆也沒什么心情挑選禮物了,訕訕的找了個茶館喝茶。

正覺得這茶苦澀難忍,眼前忽然被一個人擋住,蘇隆順著鵝黃緞的袍往上看,這不正是久不曾來往的薛時嗎!

“怎么是你?天兒冷,別擋我的光。”蘇隆面色不善。

薛時不僅沒走,反而坐了下來,“薛二爺喜得貴女如何心情這樣遭?莫不是嫌棄不是兒?放心,男漢大丈夫還愁后繼無人么?”

蘇隆盯著薛時看,只覺得他比平時略有不同,瘦了?不,也不僅僅是瘦了,可到底是什么他卻也說不好,蘇隆將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指著薛時道:“你小還在這說風涼話?你們國公府做的那些事你會不知道?”

“哈哈哈哈……”薛時放聲大笑,笑的得意,“我自然是知道的。”

蘇隆可不是什么沉著冷靜的人,一肚怒氣頓時被薛時的這把火點燃,猛地站起來揪住薛時的領,青筋暴跳,“喂不熟的狼崽,本大爺何曾虧欠過你……”

那邊薛時的侍衛已經上來正要拉開蘇隆,這邊蘇隆的小廝自然也不能看著蘇隆被欺負,兩個主還沒怎么樣,那邊的下人下達的不可開交,嚇走了茶館里其他的客人,就連賣茶的老頭都鉆到了桌底下瑟瑟發抖。

“住手,”反倒那薛時鎮定,阻止了兩邊的下人,又淡笑著看著蘇隆。

蘇隆本也不能拿他怎樣,只好重重一甩松開他。

不少桌椅都被下人們翻倒了,二人也不計較,就坐在那協倒的桌椅中間。

“想要國公府收手也不是不行。”薛時小到不能再小的眼睛盯著蘇隆,“只要滿足我一個小小的要求。”

“我會信你?”蘇隆嗤笑。

薛時竟也不生氣,“信不信隨你,只是這事兒只有我能幫你們蘇氏。再不濟我是爺爺的親孫,不瞞你說這次對付你們也是因我而起。”

想起蘇煜的話,除了這薛時蘇家與國公府沒有任何交集,這件事也只能是因他而起。“什么要求?”蘇隆戒備。準備好了薛時獅大開口。

薛時笑的猥瑣,“林小印生的女兒是你的吧?我也不要別的,就要那個女孩兒給我做個女寵(1)!三天之內你把她送到國公府去咱們兩家的事一筆勾銷,若不送去……”薛時冷笑,“別以為那些邪魔外道能幫上你們什么,就他們,給我們國公府提鞋都不配!”

“你要她做什么?”蘇隆壓著心中怒意。

“女人嘛自然是用來玩的,我啊就是想試試你蘇二爺的種好不好玩!”薛時俯下身靠近蘇隆,把聲音壓得很低,可蘇隆還是一字不落的聽在耳里。

蘇隆沒動,不是不想動,不是不想狠狠地揍薛時一頓,也不是不想立刻將他五馬分尸,只是他氣得渾身發抖,尤其看著薛時得意的樣,他狠狠地咬了自己的嘴唇,腥甜的味道傳來蘇隆才鎮定了些。

“你做夢!”

蘇隆大袖一甩,直接帶著小廝們走人。

寒冷的空氣里,薛時向著蘇隆的背影陰狠的喊道:“你會答應的!記住,是國公府西角門。”

=蘇煜的房間,各式各樣的文書雪片一般傳來。

廄外的不少店鋪也開始無端遭劫,有被火燒的、被告走私沒有交稅的,甚至還有掌柜無故失蹤的。

一國之公位極人臣,只是蘇煜想不明白到底為什么這樣針對蘇氏。

急火攻心之下蘇煜竟然又吐血,還險些暈倒,現在只能虛弱的躺在床上,一時半刻也不能理事了。

“哥!”蘇隆氣急敗壞的回道府上,只想趕緊把這事告知蘇煜,與他商量怎么解決。一進門正看見蘇煜躺在床上,嘴角還有不及抹去的血跡。蘇隆立刻清醒了不少,這種事情連他都氣得半死,難道他真想氣死蘇煜嗎?

“什么事啊。”蘇煜有氣無力的,哪怕一陣風都能要了他僅剩的一點生命力。

“沒、沒事,”蘇隆趕緊掩飾下來,“哥,你身又不好了?請大夫了嗎?”

蘇煜搖頭,“你又不是不知道,請什么大夫,活一天賺一天罷了。外面有管事來回,我出不去,你去,且先安撫下來吧。”

蘇隆低頭稱是。

蘇煜的身不好不是一年兩年了,可是從沒讓他插手過生意上的事,現在這樣匆匆交給他,恐怕……不是什么好預兆。

來到院里,這些管事的有急的冒煙的,有氣的青筋暴跳的,更有撫面大哭的,蘇隆在心里暗自嘆氣,“各位,大哥今日病了,有什么事只管和我說,我不懂的也可整理好了去回大哥。”

幾乎同時,眾人一窩蜂的上來,說什么的都有,蘇隆讓他們一個一個的說一樣一樣的記,直到天快黑了才算完。可除了他自己頭疼欲裂之外也不見任何進展,直到此時他才知道蘇氏衰敗的如此之快。

蘇隆出了蘇煜的院,薛時那最后一句話不時的在他耳邊縈繞,“你會答應的,會答應的……”

剛出門就看到蘇煜手下的鬼奴心事重重的迎面走來,料想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趕緊叫住他,“發生什么事了?大哥正病著不要去亂說。”

蘇隆當然不知道,這個鬼奴正是十一,蘇煜早已經給了林小印的,十一見是蘇隆,行禮道:“二公。”

“我知道你忠于主,只是如果不想立刻氣死你主的話,就把你要說的話回了我,我再斟酌著告訴他。”

十一自然明白蘇隆的話,今日鬼奴們在一起時他的確聽說了些消息,這些事本與他無關,只是……能讓他頭疼一陣少來煩主人也好。

“二公,屬下聽聞今日藺大俠與張氏商號的掌柜張天秋在財濟樓包間里同用午膳,卻還不能肯定這消息是真是假。”

“此話當真?”蘇隆心里一涼,臉色漸漸變得難看。

“屬下只是聽說,還沒有證據。”十一據實回答。

“你下去吧,既然沒證據就先不要告訴大哥。”蘇隆低著頭,無心再看一眼十一,頓時覺得肩上的擔千斤重。如果連天合教都不再與他們合作轉而尋求與蘇氏為敵的張天秋,只怕蘇氏真是要垮了。蘇氏是蘇煜一手建立,十年心血一夕幻滅,以蘇煜的性格和身體怎么受得了?蘇府這些人怎么辦?甚至他自己,沒了蘇氏該何去何從?回到那個地獄一般的地方?

一陣冷意襲遍全身,蘇隆狠狠搖頭,不會,一定不會!

“你會答應的,會答應的……”

薛時,真的可信嗎?

(1)女寵,官方認定的不能生育的女人被買到大戶人家之后可以做女寵,因不能生育地位極其低下,只是主人的玩物。有些喪心病狂的有錢人也會人為的毀去美貌女孩的生育能力,養在家中做女寵。()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