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27孩子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1 字數:2801 閱讀進度:27/48

“小印,多謝你。”多醒來后仍然很虛弱,蒼白著臉對林小印道謝。

林小印只覺得心里澀澀的,她能為多做的也只有這么多了,“這女孩兒算是留下了,只是那兩個男孩恐怕……”

“能有一個伴在身邊以后的日也不寂寞了。”多聞言垂下眼簾,忍著落寞掛上些笑容,“大戶人家的女人其實還不如平民百姓,那些女人雖然苦些累猩孩還是養在身邊的,好歹能看著他們一點點長大。”

“別想那么多了,”林小印給多蓋上被,拍了拍熟睡的孩,“多,這孩還沒有名字,不如你給她取一個。”

多聞言眼中竟然萬分驚喜,看著那個小小的寶寶眼中滿是慈祥,“名字?我?”又連忙搖頭,“我不會,小印你幫她取名吧,愿她以后也能如你一般得寵一生有依靠。”

得寵,林小印心里冷笑,萬萬想不到有一天這兩個字也用在了自己身上,“不如……”林小印也實在想不出什么好聽的名字,看著那孩那么小那么柔軟,“叫她水心吧。”

愿她也如多一般有一顆赤誠之心。

“水心?”多看著那小小的軟軟的孩,欣喜的說道:“水心,喜不喜歡小印阿姨給取的名字?水心,多好聽啊。”

林小印看著滿足的多,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雖然辛苦可她一日不曾懈怠,練功,賺錢,等到她的孩降生,一定不會是如此委屈!

新年伊始,蘇府一片歡騰。不管老的少的,小廝護院還有各處管事都換了新衣裳,色澤艷麗,應著白雪春梅,喜氣洋洋。

就連女人們每人也都得了一套新衣服,以及一頓豐盛的年夜飯。

合歡教主也就是藺七的父親、蘇煜蘇隆兄弟的干爹來了蘇府,兄弟三人好生招待,還讓林小印拜見了父親。林小印也樂得幾個男人圍著那老頭轉想不起她來,她還能多自在兩天。過年了,《噬仙》也該出第四本了。

林小印吩咐十一給冷竹帶去了些銀讓他自己置辦年貨。林小印還給了十一些銀,她不能出府也沒什么好東西,十一跟她這么久幫她忙里忙外的不容易,林小印自然不會薄帶他。

“主人,十一有錯但請主人責罰,這……”昏暗的燭光下,十一捧著林小印給的一百兩銀票,不敢看林小印的臉。十一實在想不出主人為什么給他這么多錢。鬼奴是主人的,不該有私人的東西,更何況是一百兩紋銀!

林小印頭疼的扶起誠惶誠恐的男人,看這個多好,又聽話又無償,動不動還上演一出認打認罰的戲份,和外面那些自以為是的家伙完全不是一個風格……

搖了搖頭,趕緊驅散某些不健康畫面。

“給你的你就拿著,我被困在這后院出不去也沒什么別的能給你。這些日你做的很好,過年了,總不能虧待了你。”

十一終究是惶恐的收了,心里不免對林小印更加拜服。

一直到了正月十五一切都十分順利,順利的得到又一比稿酬之后林小印只覺得走路都輕飄飄的,現在,她空間戒指里只算銀票就有一萬兩千兩!錢不是萬能的,但至少能給林小印些安慰和底氣。

順利到了極點,不順也就隨之而來。林小印早產了!此時她懷孕七個月。

那天剛下了雪,與往日沒有什么不同。林小印在多房里與她說說笑笑,忽然就覺得□傳來疼痛,起初林小印只知道疼根本沒想那么多,還是多意識到這是要早產。

早產,對于這個世界的女人或許不算什么,三胞胎四胞胎很少能足月生產,可對于林小印,尤其在這種醫療條件之下,無疑是致命的。

“疼……”

林小印滿頭冷汗,什么武功什么內力頃刻之間被抽走,一陣一陣的疼痛排山倒海的襲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躺到床上,福姑姑她們是什么時候到的。

緊緊抓著被單,將嶄新的布料撕成一條一條的,林小印看到有熱水端來,也不知道她們都用在了哪里,除了疼她已經顧不了那么多。

“怎么這樣?不應該啊。”福姑姑皺眉,她幾乎每個月都要為不同的女人接生,女人生孩是件太稀松平常的事,可林小印的情況明顯超出了她的預料。

半個時辰了,完全看不到孩的頭,又不像難產,這種情況太少見!

==“怎樣了?”屋外,臉色慘白的蘇煜問大汗淋漓的蘇隆。

蘇隆搖頭,他是第一個到的,他也知道產房男人不該進的道理并沒有貿然闖入,只看到有滿是血水的銅盆端出來,已經嚇得魂飛魄散。

蘇煜抓了一個出來的女人,聲色俱厲,女人嚇的直接跪在地上哭了出來,是一個字也說不清楚。

蘇煜氣急敗壞的松開那女人,直接闖入產房,那里幾個年紀大的女人同福姑姑一起忙碌著,林小印在床上死死咬住雙唇,哪怕已經有血流出竟然也不肯嚎叫出聲。

“大公,這、這不是您來的地方,產房臟,等生下來了自是抱去給您看的。”福姑姑見蘇煜過來,竟然直接扔下林小印,帶著幾個女人跪下回話。

“快去看她!”蘇煜著急之下指著林小印喝道,身上微抖,剛要問話就猛地咳了一頓。

幸好這時蘇隆也跟著進來,問道:“她怎樣?”

福姑姑只是皺著眉頭搖頭,“怕是不好,老奴一定盡力。”

“不好?什么意思?”蘇隆一邊追問一邊扶著蘇煜坐下。

“林、小娘的體質與一般女不同,又是早產,恐怕……有性命之憂。”福姑姑話說完也是全身冷汗。兩位公在,除了福姑姑,其他女人更是手忙腳亂。

“去請大夫!快!”蘇煜一見房中情形一陣頭暈眼花先卸載倒在地,蘇隆扶著他做到椅上。

屋里的女人們卻愣住了,女人生孩怎么請大夫?女人生孩還可以請大夫?還有會接生的大夫?那大夫可都是男的啊!那……怎么能接生?

“快去,就找那個程大夫,替多把脈的那個。”蘇隆一聽,恍然大悟,趕緊跑到門外吩咐跟著來的小廝。

小廝們愣在原地,好一會才四散奔忙。

蘇隆臉上冷汗涔涔的,見林小印越來越虛弱,血越出越多,再也顧不得蘇煜,跑到床頭握住林小印汗濕的手,柔聲安慰,“別怕,一定不會有事的。”

林小印疼得厲害,忽然這可惡的男人的手放在她手里,要不是你哪至于這么疼!林小印也不知哪來的力氣,拿著蘇隆的手直接放在嘴里狠狠一口要下去!

“啊!”蘇隆大喊,一驚過后又沒敢收回手。

深紅色的血順著林小印唇邊流出,把她蒼白的嘴唇染得鮮紅,林小印感覺到了血腥味才松了口。

蘇隆與林小印對視,發現此時她眼中比剛剛多了些光彩,咬了咬牙鼓足勇氣,撤回被咬傷的右手又把左手放在林小印手里,撓了她兩下,示意繼續咬。

很快,下一波疼痛傳來,讓林小印再也沒心情去理蘇隆。

福姑姑幾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是不行,程大夫過了約有半個時辰才請到,他也是一怔,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接手了林小印。

先在她嘴中放了參片,又開了藥,把了脈。只說不是難產但也十分兇險,須得用好藥。蘇隆和蘇煜自然不吝藥材,蘇府有的全都用上,沒有的也立刻差人去尋。

林小印只覺得疼的越來越厲害,蘇隆和蘇煜的兩張臉輪流在她面前出現,也不知輪換過幾次。忽然一陣簫聲在林小印房頂上響起,忽而揚忽而哀怨,卻好像能催眠一般將眾人的心緒都平復下一些。

也不知是受了影響還是冥冥之中的聯系,簫聲畢,只聽幾聲響亮的啼哭,這個孩終于降生了。

林小印恍恍惚惚看到蘇隆顫抖的用雙手托住孩,入手還說了一聲“怎么這么軟?”蘇煜也輕撫她的臉頰,安慰她沒事了。

還有一個墨色的身影,好像十一也好像藺七,只一閃,似乎看了看孩又看了看她,便沒再出現,直到她陷入無盡的黑暗。()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