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26難產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41 字數:3605 閱讀進度:26/48

沒過幾日就飄飄灑灑的下了第一場雪,林小印此時正在多房間里,已經有九個月身的多就快生了,而林小印自己也挺著個大肚,再不能隨便亂走。

“多,這是什么?”多房間里,林小印皺著眉看多剛剛做好的小東西,好像手帕大小的一塊布,被多縫來縫去就變成了這個奇怪樣。

多抿唇一笑,“這當然是小孩的衣服,小印,你怎么連衣服都不認得了?”

林小印恍然大悟,這小東西是一件迷你小衣服嘛,還是古裝,“多,前段時間你不是做好了?怎么又做?”

多神秘的將手中正在做的一件放在胸口,笑道:“這幾件是給小印的孩穿的,小印不會針線,可總不能等孩生下來沒有衣服穿。”

林小印這個做娘的還真是汗顏。

“多,生孩會不會很疼?”林小印問,最近一段時間閑來無事她已經想了很多這樣的問題,這里醫療條件有限,麻醉什么的肯定沒有了,萬一難產豈不是連小命都保不住?

多思考了一會兒,“是很疼。不過小印放心,所有女人都要生孩的。你看,也沒有人生過一次就不敢生第二次了,大家聽說自己懷孕還是開開心心的盼著孩出生。”

林小印點點頭,這倒是,“多,你教我我來做,自己的孩總要穿上一件親娘做的衣服。”

多開心的點頭,“好啊,很簡單的。咱們從最小的開始,一直做到大,那樣即使以后不能相見,也還有這些衣服為孩保暖,不致受冷受凍。”

林小印的心里一陣酸澀,可憐天下父母心。

卻如多所說,不難,不到半個時辰林小印已經拿著一件自己做好的衣服高高興興的看著。

“這還是上次我拿來的布料吧?多你怎么沒用?”上個月見多做衣服卻只有些很粗糙的麻布,林小印便吩咐十一買了些棉布和絲綢送了過來。

“小孩的衣服能用的了多少布料?小印你拿來的太多了。”多笑道。

“嘿嘿,”林小印干笑。

“林小娘,二公有請。”就在這時有女人的聲音傳來。

林小印跟著走到門口就看見蘇隆懷里抱著一團火紅火紅的毛茸茸的東西,見她出來趕緊展開了給她披上,上下打量一番才滿意的笑了,“女人,這可是玄狐皮的,幾萬兩銀都買不著,二爺我也就這么一件,看你懷孕怪辛苦的,賞給你了。”

看他趾高氣昂的態度林小印心里一陣怒意上涌,也許是懷孕的關系林小印的脾氣比平時更大了,一把扯下來,“誰要你的皮!”

蘇隆接住,又重新給她披上,“好好,我說錯了還不行,好心當成驢肝肺,真是好東西,大冷天的免得凍壞了你。咱們家啊只有大哥那件雪狐皮的比我的這件好些,可是他身不好又經常出門在外的,不然肯定也一早給你拿來了。”

林小印怔住,的確一早就拿來了,只是她這幾個月懶懶的不愿意出門一直也沒什么機會穿,“那、那你呢?”

“我自然還有,只是不如這個好。怎么?擔心我病了?”

林小印一拳向蘇隆打去,輕輕地、沒怎么用力。

“我先走了,義父來了外面還有不少事呢。”

蘇隆剛走,林小印還在怔怔的想著這兩件斗篷,只聽多房內有人大喊,“多難產了,快去找她男人們。”

林小印一個腳下不穩險些沒站住,難產?在這種時代可不是開玩笑的!

“快,快叫多的男人們來,難產了,保大人還是保孩?”

生孩,本就是稀松平常的事,加上蘇隆在這里女人們自然不敢聲張,現在蘇隆走了,又傳出難產的消息,后院立刻炸成了一鍋粥,有人匆忙到大門處找男人幫著傳話。

“保大人!”林小印大喊,她懷著身孕,可著急起來一身內功也不是白練的,女人們根本攔不住,幾步就進了產房,福姑姑正忙得滿頭大汗,“福姑姑,保大人,快!有什么后果我擔著!”

“你做主?你是她男人嗎?孩若死了你拿什么賠?”

“什么都不懂,你快出去吧!”

“小印,這種事還是問男人們吧。”反對的聲音立刻響起。

唯有福姑姑意味深長的看了眼林小印,沉默了幾秒,沙啞著本就沙啞的聲音道:“保大人!”

“福姑姑……”

“保大人!”

甚至連林小印都沒想到福姑姑這么干脆,她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床上的多,她全身是汗面色慘白,此時閉著眼睛不知是不是醒著,連喊叫的力氣都沒了。

林小印從滿是血腥味的房間中出來,一粒汗珠從額頭滾落,落到地上,碎裂開來。林小印的心很慌,看著現在的多她就仿佛看到了幾個月后的自己,饒是這段時間內功精進,還是不免覺得腳底發虛。

“誰?誰說保大人的?”一個男人怒氣沖沖的進了后院,憤怒的掃視所有女人,“無知!你們懂什么?”那男人啐了一口,“保孩!咱們兄弟還沒錢買女人了不成?”

林小印的心情正糟,突然來了個張牙舞爪的男人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林小印面如寒冰,走進男人幾步,“是我說的,有什么損失我擔著,但,必須保大人!”

“你?”那男人看了看林小印,之間她面寒如冰,不禁讓他一個七尺高的大男人打了個寒戰,雖然如此但男人怎么可能任女人擺布?挺直胸脯高揚起頭,“你、你算個什么東西?我告訴你,必須保孩,我兒若沒了我就、我就……你肚里的也別想生出來!”

“小印,”有膽大的女人過來在林小印耳邊低聲說道,“這是多的男人,還是聽他的吧。”

林小印能聽?她甚至不敢想象,美好如多,善良如多,幾乎是林小印灰暗的生活中唯一的閃光點,她怎么可能不顧多的死活?

“啊——”房間里,又傳來多的慘叫,林小印焦急的向房間里望去,而那個男人還面紅耳赤的高喊著“保孩”。

“買辦?”林小印一把掐住男人咽喉讓他再也喊不出來,迅如疾風,甚至沒有人能看清她是怎么就到了男人面前。冷笑,陰森可怖,“若多今日沒了明日蘇府的買辦就要換人,你信是不信?”

男人一驚,慌忙后退,從林小印手中掙脫。從沒有女人能有如此快的速度,就連府中功夫最高強的護院也做不到,憤怒頃刻之間被澆滅,他這才注意到林小印的特殊,府中最特殊的女人莫過于……

“你、你是誰的女人?”

“我叫林小印。”

“你……”林小印這三個字,蘇府上下無人不知,三位公對她的寵愛更是傳的沸沸揚揚,不少人暗地里說這個女人會巫術能操控別人,男人有些害怕了。

“保大人!”林小印冷冷的盯著男人,“一個女孩也不過二百兩銀,若多腹中的孩死了,我給你五百兩補償,如何?”

也不知什么時候那男人額頭上已經冒了冷汗,聽了林小印的話眼中閃出貪婪的光,幾乎是立刻就點頭答應,“你、你說的,不許反悔!”

林小印顧不得太多,直接從空間袋里拿出五張一百兩的銀票,重重的拍在后院石桌上,竟然下意識的運起內功,石桌一顫,一側不規則的棱角應聲而斷。

不僅是那貪婪的男人院中所有的人都張大了嘴吃驚的望著林小印。

也許,女人生孩對他們而言不算什么,生孩時難產也不是什么令人肝腸寸斷的事,難產時保誰自然要聽男人的,雖然窮人家里大半會保女人,但蘇府的下人,哪怕是為了面也多半選了保孩。

這些事情,大家司空見慣了。

女人就是這樣,少了一個誰會在意呢?

唯一不能接受的大概就是林小印吧,也只有她在高聲喊著,“保孩。”

“哇——”過了很久,也許沒有多久,只是林小印覺得很久,終于一聲啼哭打破了死寂。

“兒,我的兒!幾個,幾個?”男人聽到哭聲興奮異常,趕緊問出來的人幾個孩。

“多怎樣了?”也許之有林小印會問這個問題。

最前面出來的是福姑姑,她看了看男人厭惡的神色一閃即逝,轉頭對林小印道:“多沒事,母平安。只是這胎有些怪,兩個男孩還有一個女孩,是三胞胎。”福姑姑眉頭緊皺,“女孩兒和男孩一起出生,恐怕不吉啊。”

林小印才管不了那么多,她想多。沒有丈夫的疼愛和關心,她這個做朋友的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女兒?女兒呢?快,給我抱出來!”男人喜悅之色更濃,趕緊催人將女孩抱出。

林小印卻聽到了別樣的意思,她止住腳步,也不回頭,攔住將女孩兒抱過來的女人,問道:“你要做什么?”

男人也沒有剛剛那么跋扈,反而低了頭,道:“我自己的閨女自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要將她賣了?”

“那、那又怎樣?”

林小印猛回頭,“既然如此,剛剛的五百兩我也不必給你了。”

“那怎么行,你答應了的!”男人急了。

“我是說若孩死了才會把錢給你,要不,你把他們都掐死?”

“這……”男人猶豫。

猶豫就是錯!猶豫要不要將自己的三個孩掐死來換五百兩銀?

“也不知道能活幾年,若是長不大還不如換錢……”男人摸著頭,算著這比并不太好算的帳。

林小印甚至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她不想與這種人浪費更多的時間,多的孩,她也不可能允許被人掐死,“五百兩,你的女兒我買了。”

“你、你買她做啥?”男人沒反應過來。

“不需要你管。”林小印面無表情。

男人方才想明白,這是即能留著兒又能得到錢的好辦法啊!至于那個女兒反正要賣的賣給誰還不一樣?

“好好,錢呢?快給我!”

林小印沒有說更多,五百兩銀而已,對于現在的她算不上什么,五張銀票在空中瀟灑一揮,銀票如巨大的雪片一般紛紛墜地。男人欣喜的一張一張撿起來,樂呵呵的離開了后院,“這次,一定能贏,他奶奶的全贏回來!”

剛剛出生的小孩總是皺巴巴的,要過幾天才會變得白嫩可愛,林小印抱著剛出生就歷了不少波折的女嬰,軟得像水,與兩位哥哥不同,此時此刻起,她便開始了這不由自主的一生。()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