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21十一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8 字數:3232 閱讀進度:21/48

“小印,恭喜你,大公對你這么好以后有了孩,想必也會讓你們相見的。”多聽聞林小印懷孕,比自己有喜還要高興,

她身體還沒好不適合下床,可是剛剛的聲響弄得太大即使她不想動也不得不出來。剛一打開門就看到讓她震驚的一幕,大公就那么攙扶著小印緩緩地走進后院。前后十來個家丁有的開道有的在后面恭敬的跟隨著,平時連看一眼女人都嫌晦氣的小廝們一個個斂聲屏氣連大氣都不敢出。整個院里唯有福姑姑和多自己大公,可當時多在房中休息福姑姑沒事也不可能出來曬太陽,所有在院里的女人看到這場面亂成一團不知如何是好。

還是多不顧身體趕緊出去帶著女人們跪下,她們才知道眼前來的就是整個蘇府真正的主人!

蘇煜根本沒看這些人,只是將林小印帶回房間,一直等到大夫到了給林小印把了脈開了藥,又細細的囑咐了好邪才肯走,還吩咐小美以后也與多一樣負責照顧林小印。更覺得后院陰冷潮濕,吩咐男人們將這里修繕。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意插柳柳成蔭,自從林小印來了,女人們的生活改善了不少,對林小印的態度也漸漸好了,尤其福姑姑,還特地來看了一下攬了給林小印煎藥的活,見沒什么事才退下。

“可是,小印,怎么會這么輕易就出問題,每個女人懷孕都不可能立刻知道,別說……別說做了那事,就是洗衣砍柴也很少出問題。”多擔憂的說道。

“多,女人懷孕前面幾個月孩不是很容易掉的嗎?”林小印皺眉。

多連忙搖頭,“當然不是,壞在肚里的孩怎么會輕易沒了呢?以前我們每天都做重活即使有了孩也一樣,可沒見過誰的孩掉了。”多思索道:“是有一次很危險,是旺夫懷了四胞胎,太多了,不足月就生了,差點母都保不住!”

“四胞胎?”林小印驚詫,就這個年代這個醫療技術,四胞胎還能活下來?

“是啊,要是普通的雙胞胎、三胞胎就好多了,不會出問題的。”多高興地說道,“小印你放心,四胞胎很少的。即使真是四胞胎,幾位公這么疼你也會想盡辦法不會讓你出事的。”

林小印有點迷糊,“多,雙胞胎很多嗎?”

“是啊,”多點頭,“也不是。”隨即又搖搖頭,“男孩雙胞胎、三胞胎都很多的,女孩都是只能有一個,從來沒有誰一起生兩個女孩。”

原來如此,怪不得女人這么少。林小印總算明白了一些,這個世界的女人也太頑強了,懷了孕即使干重活即使被虐待也不會滑胎,還一生就是好幾個,貌似還不太容易難產……難怪那些男人如此不珍惜女人,因為即使不珍惜她們還是一樣可以達成生育工具的用途。久而久之女人得不到足夠的營養也不與社會接觸,也就失去了原本的靈動、美麗,變的呆滯、丑陋,這樣的女人更加討不到男人的歡心,到了現在,甚至這個大昭國的人都已經不認為男女只間會有什么美妙的情感。

也許這中間還有很多波折和林小印想不到的,不過,這個世界果真不公平!

林小印點頭,“多,你的孩們呢?”林小印也是突然想起來的,以前她只知道院中這些女人每個都生過不少孩,卻沒關心過那些孩去哪了,為什么從不來看他們的母親。

“每個孩剛滿月就被男人們抱走了,我們只有喂奶的時候才能看到孩。”多聽了失落的低頭,“女人什么都不會不能帶孩,還是放在男人身邊,以后,孩們才會有大出息。”

除了拍了拍多的肩,林小印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么。

多走后,林小印手握著一塊寫著‘鬼’字的令牌,蘇煜說這叫鬼令,手執鬼令的人就是鬼奴的主人,哪怕是個穿了衣裳的猩猩鬼奴也會唯命是從。

蘇煜將令牌給她是希望她以后少出府,以保養自己身和孩為主,需要跑腿的事情就讓鬼奴去做。這鬼奴是一個叫噬影閣的地方培養出來的,最好的都給了皇家,而那些沒有通過最終考核也沒有丟掉性命的則以數萬兩的高價出售,畢竟這噬影閣是個秘密組織,花銷巨大又不能從國庫撥銀,如此,出售鬼奴成了噬影閣主要收入。

蘇煜說得不多,但林小印看得出他并沒有想隱瞞她什么,看得出蘇煜是真心將這個鬼奴給了她,林小印不懷疑蘇煜,只是在懷疑這個世界是怎么生出了蘇煜?

林小印舉著令牌,敲了幾聲,只覺身后一陣冷風,回頭,后窗打開瞬間又關閉了,再低頭已經有一個黑色身影跪在她面前。若不是林小印也會些功夫絕對發現不了這些!

“主人。”干脆利落沒有半點遲疑。

林小印打量了一下這個鬼奴,好么,全身上下除了眼睛全都包裹著,完全看不出容貌,那雙眼睛除了麻木也看不出什么過多的情緒,大概只能從眼部露出的一小塊皮膚中知道他比常人蒼白。

“你叫什么名字?”林小印問。

“鬼奴十一。”

“從小在噬影閣?”林小印坐在床上,小屋不大,但一主一仆身份立顯。林小印突然發現面對這樣一個人她心里平靜的很,只是想讓他幫她辦事而已。如果是從前,她還活在那個輕松順遂的環境下,對這樣的人更多的會是同情吧,會不會放他自由呢?

“是。”

“今年多大了?”

“二十。”

林小印問十一就答,絕不會多說一個字。林小印點點頭,對鬼奴的表現很滿意,“我要你從今天開始,做回一個正常人,可能做到?”

靜,十一并沒有立刻回答,一會兒,垂首道:“回主人,能。”

“好,從今天開始,十天之內我不會找你,”林小印說著拿出十兩銀,這是她把外婆的遺物當掉換來的錢,雖然不多但林小印很珍惜,“太多的錢我也沒有,這些銀你給自己買身普通衣服,這十天好好適應一下廄的生活,盡量把自己扮成一名讀書人。”

“是。”十一恭敬地回答。

林小印緩緩下床,緩緩走近十一,停在距離他只有一步遠的地方又重新細細的打量了一遍這所謂的鬼奴,黑衣籠罩下還是半點情緒也探索不出。林小印一只手托起十一的頭一手拿著鬼令左右搖晃,“我雖是個女人但也容不下吃里扒外的人,既然蘇煜將這令牌給了我,就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許下的誓言。”

“十一不敢。”恭順的回答,十一的下顎攥在林小印手中,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林小印目光中的凌厲,至少這一刻十一毫不懷疑如果他背叛她,林小印會毫不遲疑的殺掉他!

“雖然我能力有限,但絕不會虧待忠于我的人,你記得了?”林小印繼續問。

“奴,記得。”

“哎——”林小印松開十一,也不知為何自己竟然嘆息,總之她有些累,天色也不早了,也許今晚可以放松些好好睡一覺,“下去吧,走門。”

十一聞言緩緩起身,在此之前一直是他暗中跟著林小印,這個女人的與眾不同他看的要比蘇幾位公還多,心里早已起了敬佩之心,如今,終于成了她的人了嗎?一個女人的鬼奴,他也是獨一無二啊。

“慢。”林小印突然開口,“你受了傷?”林小印看著地上幾滴深紅色的血問。

十一止住腳步,自己也看到了地上的血珠。前幾天跟丟了林小印大公賞了一百鞭,他罪有應得受的心甘情愿,只是這幾天一直沒怎么休息,那傷口也沒怎么好,剛剛不流血又抻著,現下他整個后背都已經被血染濕了,腥味濃烈,不然絕不會察覺不到有血滴落。

十一面對林小印跪下,“十一辦事不利前幾日受了責罰,臟了主人的眼睛,十一這就去刑室領責。”

“不,不必去。”林小印趕緊制止了十一,在床頭處翻了一會兒才翻出些藥膏,“這是我用的,效果不錯,你拿去吧。”

十一恭敬的跪著,“十一身卑人賤不配用主人的藥。”

“給你你就拿著怎么那么別扭,”林小印有點不耐煩,身卑人賤?她又何嘗不是這個世界最卑賤的女人,這話聽在林小印耳中就好像一種諷刺,“給你三天假期,好好養傷吧。”

“謝主人。”

十一拿著藥膏,或許還帶了那么點感激離去了,屋里獨留下林小印自己,撫摸著自己腹部,懷孕?有孩了?她甚至不知道孩的父親是誰,也沒有能力保護他,甚至不能肯定等他出生之后是不是可以在自己身邊養大,等到他長大了是不是還認得自己這個娘。這個世界的女人習慣了這些,可林小印無論如何無法接受。

雖然活了二十七年,懷孕生卻是林小印從來不敢想象的。有了孩就有了牽絆,難道,她真的要一直留在這里嗎?這個,她無論如何都看不到希望的世界。不是一次旅游,一場冒險,而是永永遠遠的留下,再也回不去,再也見不到父母、朋友,再也沒有那個不大卻每一寸都是她自己精心布置的小屋,再也沒有……

林小印只覺得脊背發涼,她有什么勇氣什么資本永遠留在這樣一個世界?可她又有什么辦法能回到原來的世界呢?軟軟的癱倒在床上,林小印只覺得全身使不出一點力氣,無力,這一切都讓她無力。()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