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20有孕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8 字數:3687 閱讀進度:20/48

從藺七的院里繞回去總是有些麻煩,尤其藺七在府里時想要出去幾乎不可能,不過這些日林小印也沒閑著,終于被她發現前院花園處雖然墻是一邊高的可由于假山的關系那里地勢比較高,加上這些日內功有所提升林小印可以在那翻過去。

只是,回去就麻煩些,還是要經過藺七的院。她也不是沒想過弄塊大石頭什么的把外面的路也墊高,可蘇府的人每日都會在家宅外巡視必定會被發現,就算沒人知道是她干的也圖惹是非,時間久了也會引起旁人警覺。

林小印深吸一口氣,如果藺七想哪怕是深更半夜也照樣可以發現她。相反現在大白天的人來人往,多一個人走過反而容易讓人忽視。于是,在林小印提起真氣跳上圍墻的瞬間看到一個墨色身影,殺氣外放,手中一對烏黑的匕首,雙眸漆黑正冷冷的看著她。

“你……”藺七如此突兀的站在面前嚇的林小印下意識的后退,險些掉出院外去。

藺七老鷹捉小雞一般提起林小印,將她帶入院內,“如此離經叛道那個癆病鬼也能忍你,真虧他大度。”藺七自言自語。

二人離得極近林小印豈能聽不到,“流氓,病鬼,殺手,加上一個離經叛道的女人,剛剛好。”

藺七猛的甩開林小印,將她推倒在地,“誰是殺手?你知道什么?”

林小印不過是隨手一說,她日日被關在后院能知道什么?眼見藺七不快她也不急著解釋,只是冷冷的說道:“放心,你不是殺手你是流氓。”

藺七募地將臉靠近林小印,戒備的審視著她,“你什么都不知道最好,女人雖不多,少你一個也沒人追究。”

如果說林小印沒有嗅到危險那是騙人的,認識藺七一個多月第一次見他如此,“我對你的事情沒有興趣。”

“嘖嘖,”藺七咂嘴,“出去野了幾回見識漲了這嘴也厲害了,何必分你的我的,你就是我的,罷了,以后你不必出去了。”

藺七在林小印身上拍了幾掌,林小印頓覺全身酸麻,如同被成千上萬只螞蟻要遍全身,痛苦的癱軟在地,“你要做什么?”

藺七無所謂的說道:“封了你的筋脈,以后武功是不能用了,省的你日日正經事不做只想著往外跑。不過,你有新任務,”說著,藺七拿出一本書,“讀過書的女人是不是應該比普通女人更會生孩?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多生孩,那才對你才是最重要的。”

林小印冷冷掃過那本書,原來是一本春宮圖。心中冷笑,每次與藺七見面都會有“驚喜”不是嗎?而且,他似乎非常著急要孩。

“今日我們多幾次,也許就會有了。”藺七說著拎起還因為身上酸痛而發抖的林小印,毫無憐惜的將她夾在腋下,推開門后重重扔在床上。

剝開衣服,除了兩下粗魯的吻幾乎沒有前戲,碩大的欲、望進入干澀的甬道,林小印疼得發抖,卻緊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一次,兩次,林小印抓住床單,她甚至有些期望藺七就此累死在床上,然而事實總是不及想象中的美好,藺七非但沒有累死反而越來越興奮。

疼!突然而來的疼痛讓林小印倒吸了一口冷氣,是腹部的疼與之前完全不同。

“好疼!藺七,好疼,走開!”林小印用了全力推開藺七,可她內力被封根被沒多少力氣,“藺七,你個禽獸!”林小印大喊。

身上那個人突然就停止了,眼睛緊緊盯著床上,“怎么會有血?”

林小印蜷縮著抱住腹部,所剩的力氣都用來大喊,“不知道你個混蛋,好疼!”

藺七扯了被給林小印蓋上,向外面打了個手勢然后迅速套上衣服,幾乎同時有兩個黑衣人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其中一個上前,搭在林小印手腕上。林小印又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人,掙扎著不讓他碰,藺七死死按住林小印胳膊什么都不說只是看著黑衣人。

“回少主,小娘動了胎氣應該無礙的。”黑衣人說完規矩的跪在下面,將臉壓的低低的。

“胎氣?”震驚之下,林小印和藺七一同驚愕道。

“是,小娘有孕已經快一個月了,屬下醫術不精只能看出沒有大礙,還是請大夫來開些藥才好。”黑衣人說完,隱在暗處。

林小印腹中疼痛減輕,腦袋里卻一顆接一顆的炸彈炸開,她懷孕了,有孩了?驚喜完全沒有驚嚇就有很多,有了孩幾個男人不會允許她出府的,那她之前做的努力還有她與祝青一的約定……

“蠢女人!”藺七一巴掌打在林小印臉上,沒用內力可還是在林小印臉上留下了五個明顯的指印,“你是女人懷孕了都不知道?你長腦了嗎?”

又是疼又是驚又是氣,猛的還被人打了一耳光,林小印用盡全身力氣支起身就想回他一耳光,她忘了自己的筋脈被封,即使用了全力還是跌回床上,林小印氣的牙根癢癢,雙手死死地攥住床單,一用力,床單紋絲沒動這種麻布不是一般的結實,林小印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在抖,怦怦跳著,“我知不知道與你什么相關?孩又不是你的用得著你打我?”林小印盛怒之下大吼。

本是沒經大腦的話,反而讓藺七冷靜下來,臉色一寸一寸黑下去,殺氣外放,陰冷更勝從前,“不是我的?”

也不知多少亂七八糟的情緒沖上來林小印也不怕藺七,大不了就是一死,他還能怎樣?狗急了跳墻,泥人還有三分土性,當她林小印任他搓扁揉圓嗎?

“當然不是,想有孩?你等吧,就算懷了你的孩我也會把他打掉!”林小印大吼。

藺七的胳膊上突出的肱二頭肌清晰可見,一只胳膊就拎起林小印。

“藺七,你干什么,放手!”林小印用力捶打著,可她使不出多少力氣來,這拳頭無異于給藺七捶背。

藺七作勢就要把林小印扔出屋外,這一仍林小印腹中的孩鐵定是掉了。

“二弟這是在做什么,咱們三兄弟是一家人有了孩是大家的,何必分出你我?”溫潤,冷淡,蘇煜的聲音幽幽響起。只見蘇煜一身月白色長袍,正緩緩踏入藺七房間,消瘦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連聲音里也沒聽出一絲憤怒。

一瞬間的驚慌,在所有人看到之前藺七已經將之收好,“大哥多慮了,藺七不過是想送她回去。”同樣沒有表情,沒有語氣。

“二弟是習武之人,不會照顧人也是應該的,有孕之人怎么能這樣,”蘇煜溫和的上前,伸手,示意藺七松手將林小印交給他,“還是我來吧,她有了孩也不便伺候二弟,這幾個月還請二弟去外面湊合湊合吧。”

藺七看了一眼蘇煜,蘇煜與藺七對視,雖然一個武功高強一個病弱不堪,二人站在一起氣勢上竟然不分上下,“那就,勞煩大哥了。”

藺七放下林小印,林小印不愿靠近藺七,扶著蘇煜站起身,只覺身上酸麻一片,背對著藺七冷冷說道:“被封住的筋脈可以解了吧?”

“半個時辰之后會自動解開。”藺七冷冷說道:“二位可以回去了吧?”

“告辭。”蘇煜攙扶著林小印,二人慢慢走出蘇煜房間,外面等了十來個家丁,蘇煜揮揮手吩咐人去請了大夫,仍是自己扶著林小印一步一步向后院走去。

“還疼嗎?”路上,蘇煜幫林小印理了散亂下來的頭發,輕聲問。

林小印抿唇,怎么會不疼?可是,疼又如何呢?這個孩來得太早,早的打斷了她所有的計劃,她沒有時間這樣等上十個月,然后照顧一個剛剛出生的孩,也許這個孩出生沒有幾個月又會有下一個孩,這樣,即使她不想也真的成了一個生育工具。

剛剛看到了些轉機怎么轉眼就變成這樣?林小印只覺得自己的心往下落往下落,落入無邊的絕望寒冷之中。耳邊響起爸媽曾經催促她找一份正經工作的聲音,曾經,有人愿意付出所有只為給她一個想要的生活,曾經,有人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也還是會毫無怨言的養著她由著她做她喜歡的事,曾經……眼淚含在眼睛里,此時的林小印多想回到父母身邊,窩在媽媽懷里聽著他們嘮叨。而現在,怎么就這么難?

“不必擔心。”就在林小印陷入回憶里時一只溫暖的手臂從背后抱住她,“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會派人通知祝青一的。”聲音很低,在林小印耳邊呢喃。

“你……”林小印錯愕。

“我說過你喜歡什么盡管去做,我不會攔你。”蘇煜攬著林小印的腰,在眾人目送之下與林小印一起緩緩而行。

“多謝你。”林小印長嘆一聲,在蘇煜面前,林小印總是能感覺到少有的寧靜,沒有喧囂沒有為難也沒有這個世界的扭曲的觀念的束縛,天地之間有的只是兩個人,靜靜地相伴。

==半個時辰后,蘇煜房里。

蘇煜剛剛回房,就看到蘇隆怒發沖冠,陰沉的坐在太師椅上,隨時都會爆發。

“這是怎么了?”

蘇隆見蘇煜回來,騰地站起來,“大哥,我都聽十三說了,他憑什么?憑什么這么對小印?我聽說前幾次小印也都是被趕出來的,第一晚還是在大半夜!”

“冷靜點,他其實也很喜歡小印。”

“喜歡?”蘇隆氣的想笑,“我怎么就半點都沒看出來?大哥,你是家主,將他休離好了,隨便拖個阿貓阿狗進來還不是巴不得進我們蘇家!眼睜睜的看著他幾次三番虐待小印,我……”

“隆兒,你動心了。”蘇煜坐在蘇隆身邊,淺笑著說道。

剛剛還義憤填膺的蘇隆向霜打了的茄蔫下來,垂著頭,“是,我動心了,可這有什么不對嗎大哥?”

“沒有不對,很應該。”蘇煜搖頭,“可隆兒,藺七和我們不一樣,他不會對一個女人動心,昭國所有的男人都不會對女人動心,即使換了人也還是會如此。”

蘇隆抬起頭看向蘇煜,“大哥,你也動心了對不對,她……不一樣。”

蘇煜的目光漸漸變得遠,冷笑,“我不配。”隨后將目光拉回到蘇隆身上,“以后,你要好好照顧她,這里和我們那里不同。”

蘇隆的火氣也漸漸小了,尤其蘇煜提到‘我們那里’之后,即使身穿著華貴的絲綢穩穩的坐在太師椅上,一向囂張跋扈的蘇隆還是瑟縮了幾下,“大哥,我們……不會再回去了吧?”

蘇煜搖頭,“不會了,隆兒,那夢醒了!”蘇煜站起身,看向窗外,透過鏤空的月亮門隱隱可以看到遠處小橋流水,池塘上開盡了的荷花靜靜躺在水面,“婆娑樹,流年渡,婆娑樹下遺恨路。”()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