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19碧璽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7 字數:3197 閱讀進度:19/48

林小印站在紅幃書社門口,那深色的匾額上已經赫然換上了福臨客棧四個大字,來來往往的客人不少完全不像是剛開張的。林小印進去點了杯茶,問了店小二有關紅幃書社的事,店小二卻說這里一直就是他們福臨客棧!

紅幃書社就好像從來都不存在一般在人間蒸發了,還有那個秦雅人也沒有了,林小印不懷疑救她的人會順便補給秦雅人一刀。只是,是誰做得如此干凈,誰能做的如此干凈?蘇煜么?他畢竟是個商人,真的能如此干凈利落的讓紅幃書社消失么?林小印反復思考著終是得不到答案。

林小印管不了那么多,她趁著蘇煜沒醒就溜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躲過藺七出了蘇府可不是為了緬懷紅幃書社的。林小印想了很久,這么冒冒失失的去找什么雅人恐怕還會被騙,再說她也無法相信那些莫名其妙的人了。這個世界她認得的人不多,能相信的就更少,就在她不知所措時突然突然想到那本《列國周游記》,眼前閃現出冷竹冷漠的神情,敢跟蘇隆這個大金主叫板的人,林小印有理由相信他不會騙一個女人。

于是,昨日才被劫持過的紅羅,以為這輩再也不會見到那個可怕的會武功的女人的紅羅,僅僅隔了一夜就看到林小印再次大咧咧的出現在他的門口。

“林、林、林小娘?”紅羅顧不得形象,艷紅的唇絕對能塞下一顆雞蛋,“你、你、你怎么又來了?”紅羅一點一點的挪動皮肉,將吃□成一個僵硬的笑。這尊瘟神比蘇隆還難應對,他不想為了些許小事得罪蘇家,可是這女扮男裝逛妓院……紅羅在心底暗自嘆息,這都是什么世道?

“紅羅老板,昨日的事實在事出有因,林小印對不住了,先道個歉。”林小印抱拳作揖,行的是男人的禮。

“哪里哪里,想必小娘定是急壞了。”羅紅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今日前來是二公吩咐有一事要說與冷竹公,因二公有事脫不開身,才遣林小印來。”林小印說的很自然,疏離而客氣。這話聽在紅羅和羅秀樓一桿男妓、打手耳朵里就變了味道了,蘇府難道死絕了要一個女人來青樓找一個男妓辦事?

“這……”

“二公還說,所有花費記在他賬上就好,林小印一介女流不敢帶銀出門,還請羅紅老板通融。”

“可……”紅羅猶豫,“冷竹昨日才凈了身恐怕不能伺候二公呀!”

“哦,恩?”林小印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凈身?上次來羅秀樓那紅羅就說過冷竹是沒凈過身的恐怕不方便之類的話,沒想到……那么高傲的冷竹,也終是逃不了命運么?

“二公吩咐我來找他不是要他伺候,他現在可能見客?我只和他說幾句話就走。”林小印的語氣一下弱了下來,現在見冷竹勢必讓他覺得難堪。

羅紅嘆氣搖了搖頭,“難道小娘忘了?昨兒你風風火火的拉走了程大夫,冷竹凈了身身邊沒有大夫看著,好半天才止住血人也痛的暈過去好幾次,針插的也不對,怕是要廢了!”

“這……”林小印心里一陣愧疚,千算萬算算不到程大夫在羅秀樓是幫冷竹凈身,他的悲劇她無力阻止,卻連能讓他好受、安全些的程大夫也奪走了。若他真出了什么事她豈能不自責?

“我只和他說句話就走,煩請老板通融。”

這件事本就蹊蹺,林小印又說的有條有理與普通女迥然不同,聽到冷竹凈身既不羞怯也不臉紅反而十分同情,他低頭思索了一下,就點頭答應下來,“罷了,就帶你去見見冷竹吧,還請小娘多勸著他些才是。”

“如此,多謝紅羅老板了。”

冷竹的房間里非常溫暖,所有窗都用黑紗擋起來,只有透過紗簾的縫隙還能進來一些光亮,有點像……女人坐月。

冷竹一身白色衣衫,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臉色蒼白,虛弱至極。聽見有人進來也不抬頭,“讓我自己躺著。”

紅羅訕笑,“從凈了身后冷竹公一直心情不好,林小娘有什么話還是快說吧,冷竹公需要多休息。”

林小印點點頭,邁步進來,“紅羅老板,林小印想與冷竹公單獨聊聊。”

“這……”紅羅皺眉,今日之事已經大大超出紅羅認知到現在腦里還沒反應過來,反正冷竹是個凈了身的人也不必擔心什么,索性答應下來徑自離去。

等了半天沒見有人理會,冷竹也支起半個身看向外面,卻萬萬沒想到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這個女人!

“呵,你也來嘲笑我么?”冷竹望著天,雙目無神,再不復當初的高傲。

林小印在距離冷竹兩步處停下來,微微一笑,“抱歉,我沒有時間嘲笑你。我來,只是想給你看樣東西。”

許是林小印的話特殊,沒有安慰也沒有諷刺,只是一個沒有時間輕輕帶過,也許是冷竹對林小印的東西好奇,那雙空洞的眼睛中又恢復了些色彩,“什么東西?”

林小印拿出她的手稿,幸好當初多長了個心眼沒給秦雅人,不然可就什么都沒了。

“冷竹公請過目。”林小印雙手遞過去,“時間不多,還請冷竹公粗看一下就好。”

冷竹接過厚厚的手稿翻開后不禁皺眉,這字……未免太差了!約有十幾分鐘,冷竹看了個開頭,道:“不錯,瞧著前面就知道后面也不錯,這……是蘇二公作的?”

林小印搖頭,“自然不是。其實,這是小女所作。”

“哦?”冷竹眼中閃過驚詫,支撐著把身又抬高了一點就是一頭冷汗,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林小印,但見林小印比初次見面瘦了些,穿著男裝顯得有些矮小,但仍舊面如白玉明眸癘,那雙眸中閃過的神采讓人無法忽視,“小娘乃奇女也,冷竹自愧不如。”

林小印嗤笑,“什么奇女不過有幸讀了幾本書,想換個活法而已。林小印不想一輩被養在蘇府后院,想憑自己的力氣活下去而已!”

冷竹翻頁的動作一滯,整個人都幾不可見的輕顫了下,“冷竹明白小娘的意思了,小娘雖是女兒身仍不肯就此認命,實在令冷竹之輩無地自容。”說著將手稿還給了林小印,“東市有個碧璽書社,掌柜的早年曾與家父有些淵源,不過我家中早已敗落,只能寫封信過去,至于那掌柜的肯不肯賞臉冷竹實在說不準。我現在這個樣,能幫小娘的也只有這些了。”

林小印趕緊道謝,一個是女人一個人凈了身的男妓,在這個世界都是地位最低下的人,二人相對反倒惺惺相惜起來,也難怪冷竹肯盡力幫她,感嘆道:“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你我都是人下人不如交個朋友可好?”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冷竹癡癡地念著,“就憑小娘這一句話這個朋友冷竹交定了!只要小娘不嫌棄冷竹污穢就好。”

“我哪有資格嫌棄公。在下林小印冷竹公不嫌棄就叫我一聲小印吧,我也不客氣叫公一聲冷竹了。”林小印道。

“好!能與小印相交是冷竹的運氣,此文不俗,即使不用冷竹想必也不會被埋沒,小印只管去就是!”

林小印點點頭告辭出來,她只是想問問冷竹哪里才是安全的不會被騙的,沒想到竟然得了意外的好處,能交到冷竹這個朋友很是不錯。

碧璽書社是百年老店,掌柜的祝青書從父親們手中繼承碧璽書社之后更是將之發揚光大,如今祝氏五兄弟都在書社里,各有分工。

這樣一家書社十分好找,林小印問了幾個人便找到了。接待她的是老三祝青一,一個即讀過孔孟之書又做過生意的男人,不酸腐也不太奸猾。祝青一看了林小印的文章很是欣賞,當下便決定與林小印合作,而且一開口就是五千兩銀。

五千兩什么概念?把林小印空間戒指里所有的首飾都賣出去也值不了一千兩!

“不……”林小印皺著眉搖頭,“這樣不行。”

“印公,碧璽書社童叟無欺,這價格已經很高了。”祝青一也皺眉,“不瞞印公,這沒完,祝某也是希望印公下一冊還來咱們碧璽書社才出的如此高價。”

“祝公誤會了,印林并非想要更高價,而是希望與祝公用另一種方式合作。”林小印不急不慌,慢慢飲了口茶,“我們四六分成如何?”

林小印詳細講了一番如何分成,并承諾只要祝青一答應她可以以后所有的書都在這里發行。祝青一還是十分小心的沒有答應,畢竟碧璽書社以前從沒這么做過,利弊之間還要慎重考慮。

無奈,林小印只好拿出冷竹給的信,希望可以讓祝青一更信任她。誰料,祝青一一看字跡和落款立刻雙目含淚,“原來,是恩人的朋友!終家對我家有大恩,既然是恩人的朋友祝青一自然鞠躬盡瘁,豈有不信之理?”

于是,林小印明白冷竹是幫了她一個大忙。

之后的一切變的容易起來,二人簽了幾份合同,因為林小印特殊,祝青一特地為林小印引見了大哥祝青書,幾人談的不錯,還請林小印吃了午飯。

一直到下午,林小印才樂呵呵的回蘇府。()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