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18孩子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7 字數:3240 閱讀進度:18/48

事實證明什么事都沒有出,等林小印帶著邑到后院蘇隆早已經走了。多還沒有醒只有兩個女人在身邊伺候著。林小印進來,她們如同見鬼一般慌忙站起來。將藥給了她們吩咐她們熬好,卻又不放心,林小印只好親自去。

多是在傍晚時分醒來的,除了藥林小印還在廚房要了些肉湯,廚房的廚橫眉豎眼的不肯給,嚷嚷著廚房里的一棵菜一兩肉都是有規定的誰也不許多占分毫,林小印一個女人不懂的這些就不要胡鬧。林小印也不客氣,兩腳將打出踹趴在地上,自己拿著就走,誰敢攔著她?

終于,林小印發現,無論在哪個世界,拳頭都是硬的!自此刻苦習武那是后話。

且說多保住了孩,又喝了肉湯,還得了林小印含著熱淚的一番感謝,聽說林小印為了她而打了不少人心里更是感動。

“小印,多該怎么感謝你?大公吩咐我伺候你,你就是多的主。男人們為了主可以出生入死,我想我為你做什么也都是應該的,可你……可你還對我這么好,要我如何報答?”多含著淚,雙手緊握林小印的手。

她當然不明白,男人們對主人死心塌地是出于多少復雜的因素。而多的單純和付出也無疑打動了林小印,“多,我們是好姐妹,沒什么報不報答的。你放心,男人們不可靠,就憑今日情誼以后我林小印一口吃的決不讓你餓著!”

多淚如雨下,抖如篩糠,不知所措……

晚上的時候多回了自己房間,與前三天一樣幾個男人沒有一個派人來找她,林小印對著跳動的燭火坐在床上,手里拿著她的手稿。

首戰失利讓林小印幾乎放棄,她不知道自己的一切是不是都被蘇煜玩弄于鼓掌之中,是不是她一次次拼命一次次暗下決心的時候都有那么一個冰冷的嘴角在嗤笑她的愚蠢。面對死亡的瞬間她也真的害怕了,恐懼,深深地恐懼即使現在想起來也是汗毛倒立后怕不已。

可……林小印失笑出聲,就好像今天,男人們一個不高興甚至一個不經意的舉動就可以把多弄得生不如死,如果她只是一個普通女人,如果沒有多,那么現在幾乎被餓死的就是她!

自己的命運被別人如此隨意的操控著,這不是她林小印想要的也不是她能要的起的!

當然,一般人家里是不會輕易讓女人死的,畢竟女人又少又貴死了損失太大,只是也不會讓她們太好過,不然豈不是分不清誰尊誰卑?

林小印要緊下唇,在這個大街小巷只能看到男人,女人全部被關在家里一生都沒有機會出家門的世界里,她要做個特殊的女人到底有多難?林小印忽然有些想念地球,酸酸的感覺在心里浮現,隨即被一種堅定替代,即使不能成功,即使不知什么時候丟了性命,即使最終的結果還只是被關在蘇府后院她也要試一試!

“林小娘,院外有人找你。”

門外,傳來聲音。林小印皺眉,通常每次都會說哪個公叫她,這次卻有點不同。等林小印出來才發覺哪里不對,兩個小廝站在外面,分別來自蘇隆和藺七房里。這三個男人還是第一次撞車!

兩個小廝躬身站著,林小印仿佛看到二人暗自用腦電波攻擊著對方,嫣然一笑,輕輕說道:“去回你們主,今晚我去蘇煜那了。”

說完,不由分辨就向蘇煜院里走去。

林小印在蘇府逛了大半個時辰,她有點不敢見蘇煜,她不知道蘇煜能容忍到什么限度,可……好吧必須得承認她有些想蘇煜了想那個冷冷的淡淡的并不強勢的男人。

走著走著就到了蘇煜的院門口,林小印深呼一口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罷了,進吧!正在這時院門開了林小印躲到偏僻處,只見蘇懷陪著一個老頭出來,老頭拿著藥箱明顯是個大夫。蘇懷點頭哈腰的陪笑著甚是恭敬,老大夫卻連連搖頭嘆氣,最終擺擺手走了。

見老頭遠去林小印才從暗處出來,心里好像被拉扯著難受,不用猜定是蘇煜病了,林小印早就知道蘇煜身不好,但具體什么病她從沒開口問過,蘇煜可以照顧好自己又哪里需要她多事?再說……一直忙著自己那點事情她根本沒關心過蘇煜的身體吧?林小印突然發現自己真是自私,除了自己竟然誰也不關心。

蘇懷還守在屋外神情焦急臉色十分難看,林小印進去正好與他碰到,“蘇煜他……他沒事吧?”

“哼!”蘇懷冷哼一聲,背過身去不屑與林小印多說,“小娘還是回去吧,大公今兒不需要你伺候了。”

“我只是……”林小印的心猛地一顫,蘇懷這個人平時處事圓滑對誰都很客氣,對她也一口一個小娘從沒失禮過,能讓他如此疾言厲色就證明蘇煜現在的情況很不好,想到此心里也跟著焦急,“我只是想進去他。”

“?小娘害的大公還不夠嗎?這個時候去是要斷了他最后一口氣?”蘇懷雙眼泛紅情緒激動,一時之間也忘了壓低聲音。

林小印又疑惑又焦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應對。

“蘇懷,讓她進來。”屋里,虛弱的聲音傳過來。

林小印一個箭步就到了門前,推開門,只見蘇煜本就慘白的面色更加難看,只穿了一身白色中衣,頭發散落形容憔悴,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好像隨時都會化作煙云隨風而去。

“蘇煜?”林小印心驚,“你、你怎么了?”坐在床邊,蘇煜比前些日更瘦,只剩了些骨頭。林小印握住蘇煜的手,冷得像冰。

蘇煜虛弱的一笑,“沒什么,老毛病,休息些日就好了。”

“蘇煜,你不能這么硬撐著,到底怎么了你說出來我幫你想……”林小印的話戛然而止,他才二十幾歲就有如此大的成就,正是風華正茂的好時候,難道會想死不成?以蘇煜的能力什么樣的大夫請不到,若是有辦法會把自己弄成這樣?她又能想出什么辦法來?深深地無力感涌上來,林小印暗恨自己無能。

蘇煜微笑著搖頭,理順了林小印額前有些散亂的秀發,柔柔的看著她,“我沒事,你不用管這么多。”

“可……”聞著蘇煜身上散發出的香味,林小印不明白怎么會有一個人的目光如此溫柔,也不明白為何心會這么疼,當然她也分不清這是愛還是母性,只是,至少此時此刻她希望自己能夠治好蘇煜,能夠長久的把他留在這個世界,陪著同樣孤單的她。

“小印,我們……生個孩吧?”蘇煜有些猶豫的說道。

“啊?”林小印一愣。

“蘇煜在大江南北都有財產,田地、房產、商鋪無數,總要有個人來繼承才好。”蘇煜緩緩說道。

林小印掩住蘇煜雙唇,“不要亂說,你現在還不需要繼承人。”

蘇煜一點一點笑開,如同大地回春萬物復蘇,讓人從心底里漸漸生氣暖意,只是在他那慘白的臉上顯得更加怪異,

拂開林小印的手,“怎么不需要,孩生下來就能繼承家業了?還要養大還要教導,到時我一定給他請天下最好的先生。他一定向你一樣好看又聰明,學什么都是最快的。”

燭火跳動,暈紅的光在房中散開,林小印被蘇煜幾句話說的心里暖暖的,不禁也開始幻想起有朝一日女繞膝時的樣。

“叫什么名字呢?”蘇煜繼續自顧自的說著,“就叫林……林、林舒好不好?只要他過的舒心就什么都好了。”

“哎?”林小印一愣,被帶回現實世界,“不是應該姓蘇嗎?”

“對,姓蘇。”蘇煜笑的有些心虛,搖頭道:“蘇舒?不好聽。”

“你早些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林小印笑著將蘇煜的被向上拉,寵溺的說道,“病成這樣還笑得出來?”

蘇煜一把抓住林小印的手,慘白的臉上微微有些紅色,“別走了好不好?”

林小印頓覺心神一蕩,隨即整顆心都被化開,蘇煜越弱勢就越讓林小印心中不解,可她不得不承認,即使她完全不了解蘇煜,即使蘇煜在她面前只是一個比一個更大的謎團,她在蘇煜身邊還是會覺得安心。

“你的身……”

“不能為了一點小病耽誤了孩,”蘇煜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在上面我在下面不動不會有問題的。”

啊?她還在上面?林小印冷汗直流,拜托,那是男人的活好不好,這個世界有兩種人,男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的社會分工是不同的……

當林小印的心里還在想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身體早已經狼女一般撲了上去,一穿越過來就莫名其妙的有了三個合法老公,可唯有這個是她心甘情愿。

除去上衣又怕他太冷,只好將厚厚的被蓋在二人身上,忍了另一具身體傳來的刺骨的冷,輕輕的吻,輕輕地撫摸,留下淺淺的痕跡,得到的也是微微的回應。

林小印在蘇煜身上纏繞著,心醉也心疼。

“你喜歡什么盡管去做,我不會攔你,也不會允許別人攔你。”蘇煜的雙目熠熠發光,如星辰一般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林小印。

林小印此時正高興,被這具身體這個人迷得不知東南西北,突然聽到一直沉默的蘇煜開口想的不知歪到了哪去,“你的身還能受得了什么?這樣很好啊。”

鸞鳳顛倒,相擁而眠。()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