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16被騙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6 字數:4130 閱讀進度:16/48

“喲,可算來了,叫秦雅人好等啊印小公。”林小印一進門,秦雅人就帶著嗆人的脂粉味熱情的出來招呼,倒把林小印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紅幃書社還是和往日一樣忙碌,被秦雅人帶到一處安靜的所在,房間不大但裝飾講究,又有下人端了兩杯茶上來,林小印也不是喜歡廢話的人,直接將手稿交給秦雅人請他品評。

秦雅人仔細端詳了好一會兒,“太血腥了!想不到啊……嘖嘖,哎,可惜,可惜了。”一邊看秦雅人一邊感嘆。

許是干這一行的關系,秦雅人閱讀速度相當快,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已經讀完了三分之一。

“想不到,印小公小小年紀竟能想到這些神奇所在!”秦雅人起身,對林小印一揖到底,“秦某人眼拙竟不識得小公乃是大才之人,秦某人怠慢了。”

“別別別,”林小印趕緊拉住秦雅人,“秦雅人抬舉了,哪有那么好。”

“嘖嘖,這文筆,這故事,這見解,秦某人敢說有朝一日,小公還愁沒有飛黃騰達之日?”秦雅人挽著蘭花指信誓旦旦的說道。

被如此吹捧,林小印也不禁飄忽忽的,只是林小印萬萬不敢忘了今日她來,是來談錢的!

“秦雅人既然看了手稿,不如,出個價吧。”林小印道。

“這……”秦雅人面露難色,“如果秦某人沒看錯小公此文并沒有寫完吧?”

“的確,”林小印據實以告,“這些已經足夠編成一本書了,且發行出去,若是效果好自然水漲船高,若是不好也可以早些收手免得浪費時間精力,也能給秦雅人省不少麻煩。”

“喲,印小公還擔心什么?這若不好還有什么是好的?”秦雅人嫵媚的笑著,安慰林小印。

“承秦雅人吉言,實在是后續還有不少,這十天半月也完成不了,不如……”

“印小公定要如此,秦某人也不攔著,不論如何這本《噬仙》定是前途不可限量,”說著,秦雅人猶豫起來,“倒叫秦某人一時也說不好價格,不如小公說說,想要多少?”

說不好多少?是生怕給多了吧?奸商,知道她是新人不懂行家境又不好,就盼著她自己出個低價,然后再深明大義的加點銀,反倒能叫林小印千恩萬謝。不過林小印傻嗎?

“秦雅人也知道,印林是新人,不太懂規矩。”林小印做思索狀,“不如這樣,秦雅人,咱們三七分成,我三你七,可好?”

“這……”秦雅人低眉思索,“這樣的例以前也不是沒有,印小公的書絲毫不比那些差,好,就三七分成!”秦雅人倒也爽快,干脆應承下來。

“如此,是不是立個字據?”林小印問道。

“不急,晌午了,秦某人請印小公去財濟樓,那里的竹葉青和香酥鴨都是極好的,印小公一定喜歡。”

秦雅人眉開眼笑的邀請林小印,林小印自然也不能拒絕,一筆生意談成一起吃個飯本就是正常的。秦雅人倒也不吝嗇,最好的竹葉青來了兩壺,滿滿一桌都是財濟樓的招牌菜,二人不過簡簡單單碰了幾口,看的林小印都有些心疼。

林小印跟著秦雅人回紅幃書社,路上只覺得頭腦暈乎乎的,哎——她酒量不怎么好,剛剛與秦雅人喝了幾杯這會兒就腳底發虛,可別因為醉酒誤了事才好。

“秦雅人,咱們來時走的不是這條路吧?”林小印一手捏著太陽穴一手扶著墻,秦雅人帶她走的是一條很窄的小巷,周圍也沒什么人,她分明記得來時走的都是繁華的市坊哪有這么偏僻。

“我就說小公喝多了,這酒雖好就是有些上頭。咱們來時走的是隔條街的大路,走這里呀……”秦雅人沒有繼續說,看著林小印倒在地上,飛快的打了個手勢,兩名打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扛著林小印就向更偏僻的地方走去。

==林小印是在一個幽暗的地下室中醒來的。醒來時她雙手被綁在十字架上,地下室里明明沒有風蠟燭卻還是忽明忽暗,借著昏暗的燭光林小印能看到她所在的地方是個監牢,三面是墻正對面有鐵門,地上有干草,標準的古代牢房。

痛,全身都叫囂著痛,尤其是頭簡直快要爆炸了。可林小印哪有心情理會那些痛?她這是被人綁架了?拼命地回憶著也只能想起自己去了財濟樓和秦雅人喝酒,后面的事情都是模模糊糊。

是被秦雅人綁架了還是秦雅人與她一起被綁架了?林小印頭本就疼,一想這些就更疼了。好在,綁架她的人并沒有讓她等太久,一陣緩慢、低沉的腳步聲傳來。

只見秦雅人的臉像個已經死了的尸體蒼白的嚇人也沒有半點表情,整個人就好像漂移過來。還是那身衣衫,濃烈的香料味與霉味混在一起,讓人忍不住作嘔。

“秦雅人?”秦雅人出現的那一刻林小印已經明白自己是被騙了。

“打。”從秦雅人的嘴里冷冷的吐出一個字,說完,他側身站在旁邊冷冷的看著兩名打手,一個拿著鞭一個拎著一桶鹽水過來。

拿著鞭的打手將鞭按在鹽水里攪動,等鞭和鹽水充分接觸,再將鞭拿出來。走到林小印身前,一側嘴角上彎仿佛打人、流血,是讓他渴望至極的事情。

“啪!”那人在空中打了個鞭花,響徹整個地牢,讓這濃墨一般的黑暗也跟著顫抖。

“啪!”一鞭打在林小印身上,林小印頓覺已經僵硬的身體再次復蘇,疼痛在身體里炸開,暈暈的頭腦也開始變得清晰起來。

“啪”鞭打在上的聲音。

“啊——”林小印下意識的發出低吼,“你要做什么?”

鞭雨點一般落下,秦雅人根本不說話。

“秦雅人,你到底要做什么?”鞭打在身上,不少地方的衣服破成條,血透過衣衫,蔓延在林小印全身,地牢里的霉味、胭脂味很快被濃濃的血腥味代替。林小印歇斯底里,她從小長到這么大從來沒這么痛過,從沒想過那些只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情景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任憑林小印喊什么,秦雅人根本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這一切發生。

具體多少下林小印已經記不清了,仿佛這痛永遠都停不下來,她也沒有多余的力氣用來喊叫,只是默默的承受著。

“夠了。”不知過了多久,秦雅人終于發話。那打手不情愿的停下來,這血的味道似乎格外讓他興奮。

“印林,在這里就要聽我的。”秦雅人走近幾步,“我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做什么?”林小印虛弱的問道。

“在這里,老老實實把《噬仙》寫完,就在這里!”

“你……你什么意思?”林小印是真的不太明白,她腦袋里已經變成一團漿糊。

“哈哈……什么意思?怪就怪你寫得太好了!秦雅人的雅室可不是每個愣頭小都有幸進來!”秦雅人猛地向前揪住林小印幾不蔽體的衣衫,大手在她腰腹處游走,“誰讓,你寫的那么好,讓秦雅人都愛不釋手呢!”

“你、就是這么對待、為你供稿的作者?”

“當然不是,能入得了秦雅人的眼的沒幾個,主動找秦雅人的秦雅人也不收。秦雅人最喜歡你這樣書讀得多故事寫得好又沒背景的小哥!”秦雅人一陣陰笑,“秦雅人收你在雅室里,把《噬仙》寫完!”

林小印全身一顫,她總算明白了這個秦雅人,是個變態!他專找寫的好的沒有背景的年輕作者,博取他們的信任之后就把他們捉起來,長期給他寫稿?這樣不需要稿費,還有源源不斷的稿,因為,如果有個人罷工,恐怕也就沒命了!在這個年代,能夠出賣文字賺錢的人,恐怕也不是什么有骨氣的。

這年代,真是什么變態都有!

想要自己賺點兒錢、想要**生活、想要不做生育工具就那么難?

“你做夢!”林小印憤恨的說出三個字,憤怒之下還不忘啐了秦雅人一口。

“喲,好硬氣呢!你們兩個,好好招呼招呼他!”

秦雅人一揮手,那兩名打手就撲了過來,一個撕扯著林小印的衣服,一個冷笑著拿著鞭沾鹽水。

先中迷藥再被綁了不知多久,又被鞭打,林小印一動也動不了,甚至連大喊住手的力氣都提不起來。

才把已經沒剩幾條的上衣扒掉,那打手一僵,“雅人!”

秦雅人皺著眉頭看林小印,神色間也露出驚訝,“女人?”

“有意思,有意思,不是印小公,是印小娘才是!既然這樣……”從看到林小印是個女人開始秦雅人已經后悔了,后悔當初沒有仔仔細細的調查這印林的背景。當時只覺得印林如此上道,穿著普通談吐卻不俗,定是缺錢缺的狠了,也就是個窮書生。可她是個女人!女人!能寫出這樣的文章的女人!試問天下從古到今有幾個女人識字?有幾個女人會寫文章?又有什么樣的地方能培養出這樣的女人?

“你們兩個,除了她。”秦雅人的聲音比剛剛還要低沉,極力壓制之下竟然還是透著一絲絲慌張。殺,然后……誰會想到一個女人扮成書生進了紅幃書社呢?

秦雅人說完徑自離開,地牢里只剩了林小印和兩個打手。

林小印睜大眼睛緊張的看著兩個眼睛里寫滿了欲、望打手,猙獰的面目,奸邪的笑,令人作嘔的表情,不受控制的粗糙的手在她身上摸索著。

這一刻林小印有了死的覺悟,這地下暗室哪怕她喊破天也不會有人來救她,更何況她根本沒有力氣去喊,這兩個打手兩個變態到嗜血的人除了殺她還能做到的就是先奸后殺!

她是催他們趕緊殺了自己還是等著他們先奸后殺?

突然有點兒后悔自己的決定,如果,如果她只是留在后院只是與這個世界的女人一樣的生活,如果她肯妥協,她是不是,是不是還可以有每隔兩天一次的,見到他的期待?

眼前,出現了蘇煜的樣,蘇煜,若我不能再為你取暖,若我不能陪你走得更長久……深重的悲傷與絕望從心底升起來,幾乎將林小印窒息。

“哼哼,哈哈……”兩個打手嗤嚕嗤嚕的像豬一樣只剩下下半身的……

==蘇懷急匆匆跑進蘇煜的院,一般而言大公這時都在午睡不許任何人打擾,可今天的事十萬火急!

“大公!”

蘇煜靜靜地靠在床頭,閉著雙眼,他不喜歡有人打擾,但即使被人打擾了也從不發脾氣,只是一如既往的冷冷的淡淡的。

“大公,林、林小娘失蹤了!”蘇懷急急的說道。

“怎么回事?”蘇煜猛的睜開眼睛,如冰一般的寒光打在蘇懷身上,讓蘇懷禁不住一抖。

“今兒一早林小娘就出府了,十一他們也一直跟著……誰知林小娘進了財濟樓就沒出來!十一等了一個多時辰覺得不對,進去詢問那里的人嘴嚴得很,費了好些力氣才打聽到林小娘和那秦雅人在后門出去了!財濟樓是廄四樓之一,向來嚴謹,那后院也斷不許隨便進的,看來……”

“噗……”蘇煜一口鮮血噴出。

殷紅的血襯得蘇煜的臉慘白的嚇人,整個身體微抖,“去找,立刻去!”

“大公,你……”

“快去!”蘇煜用了全身力氣向外推蘇懷,竟然推不動,“不要管我。”

=“少主,林小印失蹤了。”

幽暗潮濕的山洞中一身黑衣的人單膝跪地。

“怎么回事?”藺七面如寒冰,紋絲不動,唯有呼吸微微加快。

“屬下辦事不利,不能保護好林小印,她……”簡短的解釋。

“啊!”血珠從跪著的黑衣人脖頸中溢出,黑衣人轟然倒地,電光石火之間,他死了。

“沒用的人,不需要活著!”藺七一身殺氣盡顯,饒是見慣了血腥的殺手們也不禁膽寒,“回京,立刻!”()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