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14色狼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5 字數:2832 閱讀進度:14/48

十幾個衣著艷麗的舞姬在院中奮力的彎腰扭屁股,意圖與一旁開的正盛的不知名的花朵爭妍斗艷。樂師們唱著‘激勵人心’的淫詞艷賦,三四十壇陳年老酒散發出漫天酒氣。正對著大門的方向有兩套桌椅,上布滿了精致的菜肴,兩個男人喝的滿面通紅腳底發虛,對著舞姬們品頭論足。

這就是林小印站在蘇隆院門口看到的全部景象,那前面坐著的花孔雀一般的是蘇隆,另一個花孔雀一般的是那日在青樓碰到的薛公,儼然一副臭味相投的景象。

“來了?過來陪爺看歌舞。”蘇隆醉醺醺的向林小印招手,“見過薛公。”

林小印依言過去,哼,當誰看不見么?那薛公口水流了三尺長眼睛緊跟著林小印,要不是這么多人在天知道他會做出什么事來,“嘿嘿,美人兒,嘿嘿,”即使人這么多當著蘇隆的面他也沒多隱忍,“豈有美人行禮的道理?薛時見過美人,不知美人芳名?在哪家……”

蘇隆饒有興趣地看著林小印,讓林小印明白這是蘇隆報復的一部分!許是經過了一夜,覺得帶幾個小廝打林小印一頓太丟面,這個蘇隆竟然用這個辦法。

林小印一笑,不就是一個薛公?她怕什么?

“薛公,在下林小……”

“薛兄,這是賤內,賤名就不提了,來,咱們喝酒喝酒!”

就在林小印要說出她的名字的時候,被蘇隆打斷,林小印分明看到蘇隆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當著薛時的面,又不好多說什么。回一個挑釁的笑,從早晨起來林小印就在想蘇隆會怎么整她,沒想到就這么點兒小兒科的東西!

“沒見過吧?一個女人能有幸見一見我這小瑤池,畢生之幸!”蘇隆乜噑林小印,“學學吧,只要你唱的能有我剛買來的那兩個孩唱得好,前日之事一筆勾銷!”

穿的再少唱的再好還不都是男人?好吧也可能是閹人。林小印環視四周,冷冷的丟出八個字,“淫詞艷賦,難登大雅!”

“什么?”蘇隆拍案而起,指著林小印,“你!好好,你給我唱,唱不好,看本大爺怎么收拾你!”蘇隆雙手緊握看樣要不是有客人在早就沖上來揍林小印了。

林小印敢這么說早就想好了應對之法,不就是唱歌嘛,她唱的一般卻也不至于五音不全,好就好在她猛的想起《大漢天》里面的那首《長門賦》,陳皇后咱和你估計就算投胎轉世輪回一萬次也見不著面了,你可別怪咱。

“既然公有興致,我也不好反駁,”林小印鎮定自若,“我也不與這些伶人相較,且送他們一首歌吧。”

沒有琴聲,因為沒人知道林小印要唱的是什么歌。就這么當眾唱歌,起初確實有些尷尬,“自從分別后,每日雙淚流。淚水流不盡,流出許多愁;愁在春日里,好景不常有;愁在秋日里,落花逐水流;當年金屋在,已成空;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愁;”林小印一句一句的唱,其他人一句一句的聽,唱了幾句那些尷尬不再林小印反倒自如起來,“可憐桃花面,日日見消瘦;玉膚不禁衣,冰肌寒風透;粉腮貼黃舊,蛾眉苦常皺;芳心哭欲碎,肝腸斷如朽。”

一首歌唱完了,最讓一個自以為會一鳴驚人的穿越女想要一頭撞死的是什么?是眾人根本沒有反應!但見下面唯有幾個歌姬或惆悵或怨懟,哪還有心思給林小印叫好?

至于別人……舞姬們愣愣的,寫得滿臉的只有三個字,沒聽懂!更別提什么精神上的共鳴。

同樣的表情出現在薛時臉上,從頭到尾他只是色咪咪的盯著林小印看,至于唱了什么?斗大的字不識一籮筐的薛時聽著就好像天書。

唯有蘇隆臉上還有一閃而逝的驚訝,“哼,”飛快的掩飾掉自己的驚訝,蘇隆冷笑一聲,“也不怎么樣,就勉強算你過關吧。”

林小印當時就想撞墻,這不是她想要的反應好不好?怎么可以這樣!

“下去吧,男人們的地方豈是你能長留的?”蘇隆坐回原位,輕聲吩咐。不難看出剛剛的怒火已經煙消云散。

==林小印被安置在偏房,到了下午時爛醉的蘇隆才派人叫她去‘侍寢’,也不過半個時辰時間吧,補上了青樓那夜欠下的。

蘇隆沒有藺七強勢比他更溫柔,也不似蘇煜木頭一塊,這大概是林小印到這之后嘗試的最美妙的一次。皮膚白皙的男人熟練的做著他該做的一切,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享受,好像一顆春、藥,讓人欲罷不能。

卻不知為何,林小印腦中出現了與蘇隆只有兩成相像的蘇煜,這個世界又怎么會長出蘇煜那樣的男人?那樣的冰冷,那樣的……讓人心疼。

看著蘇隆的面容,林小印也莫名的多了幾分親近。藺七與蘇煜站的太高,讓她只能像天上的星星一樣仰望,而蘇煜有喜怒哀樂有缺點有狐朋狗友,會和她斗智斗勇。他實實在在的站在她面前,是和她一樣仰望星辰的人。

林小印是自己爬起來穿好衣服走出蘇隆的院的,蘇隆沒有驅趕她也沒強留她,因為他早已經醉的不省人事,躺在床上睡得比豬還香。

蘇府的人不多,快到后院時多是沒人住的院落,偶爾有一兩個小廝來打掃一番,平時基本看不到什么人。

這是林小印回后院的必經之路,這幾天她也走了不少次,低著頭一邊想怎么抄某仙一邊慢慢地走著。

“美人!還想跑?”

林小印走著,突然被一個人從身后抱住,一股酒氣撲鼻,林小印下意識的想甩開那人。一回頭,只見薛時那幾乎看不見的小眼睛此時瞪大了不少,一雙大手在她身上胡亂摸著,喘著粗氣。

身后被什么硬東西頂住,林小印怒火頓時上沖,雙拳攥緊揍上薛時臉的瞬間她又鎮定下來,按住薛時的手,“慢,薛公……”

“你個小娼婦,愿意成什么樣了,快給了爺吧。”薛時在林小印耳邊大聲呼氣,摩挲著似乎要解林小印的衣衫。

“薛公,這里怎么行?不如……”

薛時方才大醉這是清醒了一點兒,卻絲毫不差的印證了酒壯慫人膽這句話,感覺到林小印沒有抵死掙扎,他也慢下來,“小娼婦,你說,想怎地?”

“不如……咱們到外面找個好地方?”林小印按著薛時的手轉過身,向他眨眨眼。

“外面?”薛時晃了晃腦袋,“怎么到外面去?”

“你跟我來,我帶你出去,你找個好地兒,咱們……”林小印說的猥瑣至極,連她自己都想吐!以至于后面的話她都沒好意思說。

薛時早就暈頭轉向,自是緊緊跟著林小印屁股后。

知道藺七不在,林小印將他帶到那缺口處,薛時不會武林小贏熱情的’將他推出去,‘歉意’的將他丟到院外摔得哇哇大叫。

兜兜轉轉了幾條街才到了偏僻的地方,薛時早就急的猴都被他落了十萬八千里,四周十分安靜,雖然不滿也忙不迭的開始脫衣服。

“美人兒,快,快,急死大爺了!”

哼哼,在蘇府動手少不得引來小廝們,這種事永遠都沒法解釋清楚,到時少不了一堆麻煩。到了這么……林小印還怕他?

“快,很快!”林小印一邊說一邊一個耳光重重的扇在薛時臉上,薛時被打的栽在地上,方才有些清醒了,“美人兒……”

這幾天別的不會,把人打暈的本事卻是見長。這地方雖然安靜也不是完全沒人,林小印怕他大叫招來別人直接把他打暈。對著一個暈過去的人想怎樣還不都是林小印說了算?胸口捶兩拳不過癮,背后踹兩腳那就更不過癮,白刀進去紅刀出來林小印還真不敢!最終,林小印看到了薛時半脫下來的褲,索性向下一拉,冷冷一笑在薛時□狠狠踹了幾腳,隱隱約約已經有血流出來。

將他褲蓋在頭頂,林小印拍拍手,這悲催的世界,多少天了她就沒這么過癮過!一肚委屈和怨氣一下少了大半,林小印步履輕盈,躊快的回蘇府!

當然,薛時的生育問題值得懷疑了,至于他怎么憤恨,他爹們怎么更加憤恨,卻因為太丟人不敢宣揚,那都是后話。()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