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12雅人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4 字數:3524 閱讀進度:12/48

林小印離了蘇府,心里卻格外沉重,她已經不再奢望這樣簡簡單單就能逃離蘇府,想要不被當做玩物也不是逃跑就可以做到。只憑她一個人一點半吊功夫,就算逃離蘇府轉頭也會被別人捉去當做寵物和工具養在后院。

廄很大,最南面有皇城,皇城北面是內城,最北面是外城,皇城不必解釋,內城是專門給官員們住的,蘇煜雖然有錢到底只是個商人沒有資格住在內城。外城又有東西二市,前日蘇隆帶林小印去的花街就在東市,除了花街東市里也不乏古玩字畫、茶樓戲院,總之都是些附庸風雅的東西,是以住在外城東側的人雖不是官卻也富得流油,這其中大概蘇府為最了。

真正老百姓住的地方只在外城西側,東西二側被通古大道隔開,東側亭臺樓閣勾連縱橫,兩側破磚舊瓦、粗布荊釵,兩側景致截然不同,可謂涇渭分明。

林小印今日要去的西市距離蘇府不遠,步行,半個小時也就到了。

林小印沒有急著進書齋,而是先去成衣行買了套普通書生最愛穿的藏藍色長袍,面料普通樣式就更普通。行有行規,成衣行沒有發冠,林小印只能繼續散著頭發。雖然這樣也擋不住林小印比男人們白皙細膩的面龐,乍一看去還真是個五谷不分四體不勤的窮書生。

欣賞罷自己的新衣服,隨手將舊的放進空間戒指林小印進了一家草墨書齋,黑底匾額上潦草的寫著四個繁體字,要不是林小印小時候經常看爺爺寫繁體草書,還真不認得。

書齋不大,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手里拿著一卷書搖頭晃腦,他身后有兩排墨色書柜,上面滿滿的都是書,同時,落得慢滿滿的都是灰。一扇厚厚的木門把這里和熙熙攘攘的街市隔成兩個世界,書齋里只有老頭綿長無力的呼吸聲。

“來者何人?”林小印看得出神,那老人突然出聲,嚇得林小印一跳。

“我……”只見老頭紋絲不動,仍舊拿著那卷書搖頭晃腦,好像剛剛發出聲音的根本不是他。林小印心里嘆息,這樣的服務態度,難怪都積了灰也沒有顧客,“學生……印林。”林小印猶豫了一下,學著電影里讀書人的樣做了個揖并且給自己換了個假名。

“孺可教!”老人捋著胡點點頭,緩緩起身,“想要什么自己看吧。”

林小印依言自己看向書架上一摞一摞滿是灰塵的書,《五書六經》《倫語》《中學》《大庸》……這都什么跟什么?林小印徹底無語,這就是這個世界的‘圣賢書’?

“恩……”很明顯,林小印并不是為這些來的,“老人家,你們這里可有和這些……不一樣的書?”

林小印不知道該怎么問,她總不能說種馬就是了。

話音剛落,好像林小印是什么洪水猛獸一般老人警惕的打量著她,“什么書?”語氣生硬遠遠不如剛剛垮林小贏孺可教’時那般。

“就是……”林小印從懷中拿出《列國周游記》(其實是林小印將手伸進懷里之后從空間戒指中拿出),“就是這樣的……”

“出去!滾出去!敗類,斯文敗類!”林小印話音未落老人勃然大怒,抄起手中的書就往林小印身上砸去,一本砸完了回頭又去找另一本。

林小印萬萬小不到變化如此之快,愣了兩秒第二本書向她飛來時林小印一個箭步就沖到門口,推開門還沒等她跑出去老人的書就先飛了出去,“不讀圣賢詩書盡好些淫詞艷賦、無稽之談!斯文掃地,斯文掃地!”

林小印還在揮手攔飛過來的書,也不知那老人動作怎么那么快,嘭的一聲關上門再不許林小印進去。

老人沒事兒了林小印就慘了,來來往往的已經有不少人在看她,“呵呵,哈哈哈,”林小印尷尬的笑,許是見門已經關上沒有熱鬧可瞧,妄圖看熱鬧的人們散的比林小印想的還快。

“呼。”林小印長出一口氣,這什么世道啊,買東西的被賣東西的打了出來,可真不是二十一世紀了!

書齋對面有個茶亭,里面有兩桌客人,一桌三個男人在聊些什么,還有一桌只有一個男人,全身泛著淡淡粉色的白衣,白嫩的手翹著蘭花指輕輕拿起茶杯,另一手拿著一條絲帕在杯口處擦拭了一番,嫌惡的‘嘖嘖’兩聲,又似無奈的嘆氣,終是忍著嫌惡抿了一小口。

“這位小公。”直到看見林小印也坐在茶館里那人開口道。

林小印坐在最邊上早就看見了這個人,見他不男不女的也不愿多說,此時那人主動找她少不得要說幾句,“這位……公,找我有事?”

“何必叫得那么生分?我姓秦,大家都叫我秦雅人。”秦雅人雙目低垂一手掩著唇倒像是害羞的大姑娘。

“秦……雅人?”林小印相信這‘雅人’二字絕不是他的名字。

見到林小印猶疑的神情,秦雅人又道:“看你呀竟然闖了草墨書齋就知道小公是個新人,這古有千里馬自有伯樂,小公是那千里馬而我呀就是伯樂!我見小兄弟衣冠楚楚想必文筆不俗,是不是有心作些時下盛行的……哪怕貼補些家用也是好的。”

“哦——”林小印如夢初醒,原來這人算是個編輯,他們管編輯叫雅人,“秦雅人,我確實有這想法,卻不知……”

“一看小公就聰明伶俐,不似草墨書齋那些頑固,難得,難得你有這個心,”秦雅人一看林小印是個明白人頓時笑開了花,“不瞞小兄弟我們雅人啊就是幫你們這些讀書人的,辛辛苦苦讀書卻連家中女人孩都養不起,哎——秦雅人我看著可心疼呢。”

“這……”看著秦雅人疼惜的捶胸頓足,林小印全身冷戰,“是,秦雅人。在下印林,讀了十幾年書仙俠做官無望,能貼補些家用也是好的。”

“哎喲,印小公可別亂說,你才幾歲以后保不齊三公六部的上了門找你。不過既然小兄弟如此懂事有心貼補家用秦雅人我也不能攔著,要不去咱們紅帷書社我和印小公好好聊聊?”秦雅人起身就要走。

只見秦雅人輕羅小扇掩面,腰似水蛇身未動先扭腰,不動不要緊這一起身林小印只覺一股濃重的脂粉味撲鼻,“秦雅人,我今日本就出來,沒帶手稿……”

“什么手稿呀,我呀今兒就是招待招待印小公,不瞞小公我一見你就覺得有緣,要不,這大街上人來人往我怎么就叫住了小公你呢。”秦雅人對林小印眨眨眼,說道。

不是因為我被草墨書齋的老頭趕出門么?林小印暗想。

“好,就請秦雅人帶路。”

“小公果然爽快。”

秦雅人在前面‘婀娜多姿’的帶路,林小印跟在后面。這個時代寫垃圾真的這么火?火爆到大街上隨便一走就能碰見編輯?

林小印的疑慮是在跟隨秦雅人到紅帷書社時打消的,紅幃書社比草墨書齋大了十倍不止,前面賣書后院里還有不少衣著精細的小童在印書,院里大堆大堆的空白紙張等著印刷,更有已經印好的,隨時會發往廄乃至全國。

林小印知道自己是個新人并且連手稿都沒有,秦雅人若是騙她這排場未免大了些。秦雅人是按著故事的好壞給錢,林小印當然更希望獲得分成,只是考慮到她現在什么都沒有根本不足以說服任何人,干脆就先答應下來。最后,林小印和秦雅人達成協議只要她想,隨時都可以將手稿送到紅帷書社。

林小印本以為要簽個協議之類的東西以防雙方毀約,秦雅人卻笑道:“我都不擔心小公還擔心什么?咱們紅帷書社啊別說廄內外,就是整個昭國又有誰及的上?不瞞印小公,不說別的就我手下那才佳人就數都數不過來,這點自信咱們紅幃書社還是有的。至于小公你呀,拿了手稿咱們立刻給錢,小公還怕什么呢?”

林小印想想倒也沒什么,反正她的毛筆字還要練,寫成手稿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最多這幾天找到機會再出來逛逛好了。一想到出來逛林小印才記起自己已經出來的時間不短了,再不回去恐怕有人起疑!

別了秦雅人,林小印匆匆趕回蘇府,感謝老天她不是個路癡,來時的路還記得住……

進府前林小印擔心了好一會兒,畢竟藺七的功夫她摸不清深淺不知這樣會不會被他發現。進了院才發現藺七這空無一人,那個修羅一樣的男人早已經不在了。

大搖大擺的走在蘇府,不少下人把林小印當怪物看,大家也都知道這是三位主的女人,敢不知好歹來調戲林小印的至少今天沒有。

順順利利的進了后院林小印長出一口氣,總體而言,今天,是個美好的開始!

也不知是不是不用干活的緣故后院的女人們各個面上都帶著笑,看到林小印進來也紛紛迎了上來。按著林小印的理解那是因為她給大家帶來了好處,不用干活又有錢賺自然對她熱情。

當然,在女人們眼里一切都是男人的恩賜,這與同是女人的林小印沒關系。大家歡迎她是因為大公吩咐了林小印是與她們不一樣的女人,多是她的侍女那么她們的身份比照多也高不出什么,才這般熱情。

=廄官道,一輛極其豪華的馬車上。

“大公,林小印今兒又出了府,去了次東市沒出廄。”蘇懷在一旁恭敬地回道。

“恩,”馬車一路顛簸蘇煜早已經疲憊了,卻無奈要趕去龍津談生意,“沒驚動她吧?”

“沒,大公吩咐的事兒那些暗衛哪敢有丁點兒不從?只是……”蘇懷遲疑。

“說。”

“只是跟著林小印的還有一撥人,據十一回那些人身上的殺氣很重,連咱們暗衛都不得不退三分,雙方打了個照面因都沒什么惡意也就沒動手。”蘇懷疑惑著回道。

蘇煜遲疑了一下,問道:“他們什么裝束?”

“說是全身黑衣,唯有肩頭有一抹紅。”

蘇煜點頭,“告訴十一別與他們起沖突,一同跟著就是了。”

“是,公。”

馬車顛簸著西行,很快就消失在一片翠綠的樹林里。()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