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11打算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3 字數:3236 閱讀進度:11/48

風在耳邊呼嘯而過,林小印的心也跟著上躥下跳的,逃離了蘇隆的‘魔爪’固然好,可帶走她的是藺七啊!還有,這就是輕功么?在地球上早已經失傳的輕功。

林小印終于相信,眼前的藺七功夫——至少輕功——比她高得多。藺七的院偏僻,距離后院不遠,不過幾個起落間就已經到了。院中有些破敗,這些天竟然沒有打理,讓林小印不得不懷疑藺七是不是就喜歡這種調調。

藺七和林小印剛落地,就聽到兩聲布谷鳥叫,林小印雖然不是什么精明的但人叫和鳥叫還分得清楚。

“去屋里等我,沒我的吩咐不許出來。”藺七將林小印反鎖在他的房間里,自己一閃身就沒了蹤跡。

林小印無奈的聳肩,還真看得起她,就這個鎖她想開也難啊。藺七的房間布置得十分簡單,幾樣家具雖質地不錯卻沒有一點花紋,更沒有什么多余的輕紗綠幔,大概唯一的裝飾就是右側隔間里兵器架上架著的一柄長劍和一把匕首。

眼睛一轉,林小印好像想到了什么,透過隱隱的窗紗墻外看去,窗外空無一人,只有冷風吹起幾根枯草,仔細聽也沒有什么聲音。林小印皺眉,不過須臾藺七還能跑到哪去?

“女人知道的太多了不利生育。”冷厲中帶著幾分癡笑,從后窗處傳來。

林小印被嚇了一跳,猛地回頭才發現黑塔一般的藺七正站在沒有關嚴的后窗處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她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招式雖好卻不會內功,終究是下九流,不過,一個女人能比劃幾下已經是奇跡了。”藺七身手矯健,利索的從窗里跳進來,一把抓住林小印將她放在懷里,三下兩下撕扯開她的衣服,帶著些胡渣的嘴貼上林小印白嫩的胸口。

“藺七,藺七!”林小印平時力氣不小,此時被藺七一抱,那雙手如鐵箍一般緊緊箍住她絲毫也動不了。

“我要出門幾日,這幾天的今天一次解決了吧!”

藺七幾個動作,林小印已經全身赤、裸,雙手用力將她丟在床上,隨后自己棲身上去將林小印緊緊壓住!

林小印被丟到藺七硬板一樣的床上,渾身疼痛,還沒來得及呲牙咧嘴就被藺七猛的壓住。林小印推,沒用,林小印滾,滾不出藺七的懷抱,林小印咬,好吧藺七沒感覺到。

終于,藺七在她身上放肆一番之后坐起身來,卻不是放過了她,將身下‘巨物’對準林小印下身,狠狠插、入。

“疼!”沒想到藺七這么快就開始,林小印沒有一點準備,干澀的身體更沒有準備好,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驚呼。林小印看向藺七,才發現他小麥色的皮膚上八塊禁止的肌肉,胳膊上、身上也不知有多少傷痕,甚至心口處還有孝紅,肌肉外翻,似乎受傷的時間并不長。

藺七根本沒有理會林小印,只是不斷地繼續著瘋狂的動作。林小印從一開始的疼痛變得飄飄欲仙,最終身體里的最后一絲力氣也消失了,只軟軟的躺在床上,任憑藺七做什么也不再說話不再動。索取似乎永無止境,下身已經有些麻木,到了后來林小印懷疑會不會被這樣索取直至死去,甚至眼前一陣陣發黑隨時都可能會暈過去。

無從計算時間的留過,那種已經不再是歡愉的感覺戛然而止時林小印幾乎已經虛脫,林躺在床上全身汗珠如雨一般滾落,人一點力氣都沒有,聽著藺七下地的聲音也不知是多遠的地方傳來的。

藺七□著下床,隨手一扔,將地上被撕碎的衣服扔在林小印身上,“回去吧。”

林小印一愣隨即苦笑,她怎么忘了藺七的‘規矩’,她就是個工具,用完了也就可以扔到一邊去。

林小印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深吸了一口氣,雙手用力卻軟的還不如面條,躺在藺七的床上想緩一會兒,被一個窩心腳踢下床的經歷她也不想再有一次,一邊的藺七卻再次開口,“起不來就滾到底上去躺著,別臟了我的床。”

林小印猛地轉頭憤恨的看了一眼藺七,隨即收起目光緊緊地盯著深褐色床單,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撐起身,默默地穿自己的衣服不發一言。她緊緊的咬著牙關,嘴中微甜林小印嘗到了血的腥味,她發誓,此時之辱定有一日要報!

磨蹭了半晌,林小印才穿上了一件里衣,卻見一本書飛過來。

“才這么一會兒就不行了,你還伺候不好我,”藺七直視林小印,看的林小印有孝抖,“這是唯一女可以修煉的內功,不過千百年來沒有女人練過,修煉之后是生是死誰都說不好。你從今天開始練,練到第三層你或許就能伺候好我了。”

林小印怔怔的看著那本書,紙張有瀉黃,上書著女功,女功?林小印嗤笑,為了伺候男人,因為她強、奸起來不夠爽,不能從頭到尾的被他蹂躪個夠,她還得練功?

“走吧。”藺七微微皺眉明顯的不耐煩,長袖一揮大門被隔空打開。

林小印咬著牙,穿著薄薄的里衣,一手拿著外衣一手拿著那本泛黃的女功,跌跌撞撞的走到門口,跌坐在門外。她自己也不知花了多長時間才慢慢地穿好衣服,慢慢地扶著墻站起來,跌跌撞撞卻不知往哪里去,后院的那個小屋么?那只是她被人圈養的證據而已!

“藺公院里的缺口還沒補上呢?”

“什么缺口?哦哦,是墻啊,藺公自己不讓補,大公說藺公必有自己的緣故,隨他去吧。”

林小印蹲在草叢里,手臂緊緊抱住雙膝,她只能任憑藺七蹂躪,對蘇隆,也不過是仗著自己會兩下敢吼那么幾句,若真有個什么還不是任憑蘇隆捏扁肉圓?至于蘇煜……林小印一笑,她算個什么啊,不過是幾人一個新奇的玩物而已,過幾天玩夠了還不是與后院那些女人們一樣的命運?這是個男人的世界,女人不該有自己的思維,可她偏偏有,想要靠自己活下去想要自由自在,就要比這個世界的男人更要比那個地球上無憂無慮的林小印付出百倍努力!

缺口?林小印猛然想到她到這的第一晚,的確,藺七的院要比別人的更低矮一些,蘇煜允許她在蘇府隨意走動卻不允許她出去,藺七的那間院無疑也給她提供了便利條件!

可是……她現在離開蘇府做什么呢?她出去了又怎樣?以蘇煜的勢力要不了一時半刻必定又將她捉回來。

逃,并不是一個好辦法。

可她能做什么?以這個世界對女人的偏見,只要她出了這道大門就立刻會被當做外星人。她也沒有一技之長,會點武術可在藺七之流眼中不過是三腳貓的功夫,讀過大學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和所有中游大學畢業的大學生一樣那四年什么都沒有學到,她知道些中國的歷史會那么一點中國的法律,還過了英語四級,可是,有什么用呢?

唯一……林小印好像想起了什么,自空間戒指中拿出了那本《列國周游記》,她以前寫過,好吧她寫的不怎么樣,可那不耽誤她看過很多經典!林小印隨手翻了翻那本書,文筆雖好故事性卻遠遠不如地球上的層出不窮的網絡,那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感覺也不夠明顯,不爽!林小印在腦中泛出曾經看過的,在這個時空抄襲應該沒人管了吧?

林小印躑躅了一會兒,雖然身上不舒服可難得出了后院,現在還不到中午,說是此時溜出蘇府,也就代表她會有一下午的時間在外面!

寫固然重要,可這銷售渠道也是一個難題,林小印對古代的行情完全不了解,寫好之后如何出版,要滿足什么樣的要求才能出版?至少她要先給自己找到生存的資本才有可能離開蘇府才能過上自由自在的日。

林小印咬了咬牙,快速脫掉了被撕破了好幾處的外衣,蘇隆那件還在她的空間戒指里,這個世界啊就算穿著女人的衣服在外面走大家也會覺得是個披著女人皮的小受,更何況穿著男人的衣服。穿好衣服之后將頭發完全散下來,男人的發飾她不會梳只好散下來來個半男不女。

蘇府人雖多,在這偏僻的地方倒也不是時時有人,林小印趁著沒人幾步奔到藺七院的‘缺口’處。這幾日實戰得多,功夫竟然也精進了,幾下就翻了過去。

林小印剛離開,就有兩個墨色身影從陰暗處一閃而出。

“少主,這女人……”一個人跪下,說道。

“我倒想她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她能玩出什么花樣,總不過是仗著點兒功夫不知天高地厚,”跪著的人語氣十分鄙夷,“只是少主,我們雖是合歡教可教中九成以上都是陽陽采補,陰陽采補之術只有那女功一種,是咱們教中奇書之一,少主從教主手中求來沒什么給那女人修煉也沒什么,只是教主吩咐,采補之時定要萬分小心,畢竟沒人試過別出了什么岔傷到少主。”

“哼!”那個站著的被稱作少主的正是藺七!藺七冷哼一聲大袖一拂,跪著的人趕緊退到暗處再不敢多言。

此時的藺七已經恢復了那一身殺氣,凡事靠近的人無不先打個哆嗦。這樣的藺七萬萬讓人想不到他竟然是合歡教少主,而事實也是如此,大家只知道他是十九歲那年回的合歡教,之前做了什么怎么會鍛煉出一身的殺氣卻沒人知曉。()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