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4行禮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30 字數:4890 閱讀進度:4/48

“小印?你、你……這是怎么了?”多揉著自己的頭,剛剛掙扎著爬起來就看見全身赤、裸的坐在門邊的林小印,多頭疼欲裂,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暈倒的,更不知道林小印怎么會驚慌失措的坐在這里。

“多?”林小印終于想起被自己打暈的多,也幸好這個時候多醒來了,不然,林小印真不知道該怎么辦,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自己房間,“沒,沒什么,我們回去吧。”

“啊?哦,好,好,”多扶起林小印,解下自己的外衣給林小印披上,多不笨看林小印的樣還有她微紅的眼圈就大概明白發生了什么,多沉默著什么也沒有問,二人攙扶著向林小印的房間走去。

林小印感激多的沉默,寂靜的夜里只有風吹過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林小印的心也一點一點平復下來。

沒有多久就到了林小印房間,而多就住在林小印隔壁。

“多謝你了多,不早了,你也去睡吧。”多扶著林小印坐在床上,林小印淡淡的笑著對多說道。林小印其實不是很想多走,她希望身邊有個人,可同時她也希望能靜一靜。

“那我走了,第一次都是那樣的,你不要想太多以后就好了。”多拍了拍林小印的肩,試圖給她一些安慰,又勸了幾句才依言離開。

林小印覺得自己應該很混亂,該有無數解不開的問題等待思索,可多離開之后她忽然發現一切也就這么簡單而已。她穿越了而已,被強、奸了而已,不知不覺中做了別人的媳婦而已,如此,而已。

傷心么?她又不愛藺七有什么可傷心的?屈辱么?也沒那么嚴重,畢竟藺七人長得好武功又好,又年輕,她一個二十七歲的老處女配人家,放在前世恐怕還要倒貼呢。驚慌失措么?不能接受?可她現在還有吃有喝有地方睡覺空間戒指也還在,有什么驚慌呢?

林小印的心里突然輕松了,雖然發生了很多事但當事情真的發生了卻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痛苦,下意識的感覺了一下空間戒指,里面的東西沒有任何變化。算了,她餓了,拿個巧克力派吃吧。

林小印躺在床上,裹好被,雖然已經是秋天可天氣還不是太冷,林小印裹著被全身暖洋洋的,加上她無論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是真的累了,竟然迷迷糊糊又睡著了。

林小印睡的很沉,還做夢夢到了周末和那幾個妞去酒吧的情景,還夢到和爸媽一起吃飯逛公園……不對,她一定是忘了什么,什么呢,一件很重要一定要今天做的事情。

對了,她的《印小林的初戀》還沒更新呢!不行,今晚一定要更新,不然明早起來該沒有成績了。林小印每天無所事事,也就多個點擊啊收藏啊,或者網店多個買家拍能讓她高興一會兒。

迷迷糊糊的爬起來,順手拿出空間戒指里的電腦,這動作她每天要做上兩三次早就成了條件反射。

打開電腦發現自己竟然忘了關機,不過也好省得麻煩了。網頁也沒關,把可憐的電腦從待機狀態解脫出來之后林小印發現還有一個網頁開著,是她之前百度的‘最新電視劇排行’,林小印直接輸入某某文學網,再點擊進入咦?怎么打不開呢?百度就沒問題,文學網就打不開,明顯不是網絡的問題,這大半夜的竟然還要抽風,看來今天是更新不了了。林小印悲哀的想著。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對吧?

是有什么不對,可是什么不對呢?林小印停下不停地刷新網頁的動作,她記得,她好像是……穿越了?

不不,那肯定是個夢,自己一定是寫多了。林小印下意識的想要打開床頭燈,想要證明那一切不過是個夢罷了。可……入手,是一種十分粗糙的感覺,林小印觸電一般收回手,恐懼感傳遍全身,顫抖著將電腦轉過去,借著電腦發出的光亮林小印看到……那木頭的桌椅,帶著窗紗的窗,她,真的穿越了!

不,還是不對,林小印又將電腦轉過來,在百度大嬸中輸入‘印小林的初戀’,一共有……一百五十二個結果!再隨便輸入了幾個字,網頁一跳,竟然又變了!

這……難道這里也有百度?

林小印用力的甩頭,那是不可能的,再說她的電腦也沒插網線啊(好吧林小印的腦還迷糊著)。再試,在百度之中點開別的網址還不到一秒鐘直接跳出了找不到網頁!又在百度中試了一下,網頁跳轉又有新內容,這……

靈異事件!林小印的心里怦怦跳了幾下,不過……她一個大活人都穿越了,這一點也算不上靈異了吧?

林小印一只手捂住胸口,難掩強烈的興奮,有了百度大嬸她還怕什么?哈哈哈……心里一陣大笑,笑完了才想起自己的電腦用的是電池,古代好像沒地方充電吧?又待機了那么久,林小印瞬間蔫了,還能用多久?一個小時?趕緊將電腦關機,還更新什么啊!留著以后有用的時候再用吧!

之后林小印清點了一下自己的家當,那張存折是沒用了,不過金銀首飾倒是能值不少錢,還有些玉石的、水晶的也不知道在這個地方值不值錢。

總之,林小印雖然悲哀地發現穿越不是夢,但有些家底的她心里安定了不少。抱著自己的右手重新裹上被褥,帶著三分期待、三分茫然、三分恐懼和一分興奮,林小印又慢慢的睡著了。

“小印,起床了,今日你要去見幾位公,早些起來梳洗吧。”

林小印睡得迷迷糊糊的,外面傳來多的聲音。多其實不是林小印的侍女,二人可以說是平等的,如此照顧林小印也都是憑著一顆熱心。

多給林小印端來了洗漱用的水,林小印洗完臉后又幫她穿好衣服梳好頭發,還神神秘秘的拿出幾只黑色和紅色的東西,“小印你看,這是我在福姑姑那里拿的胭脂和畫眉石,這兩塊東西可是她的心肝寶貝,跟她求了好久才肯借我用用。你上了妝肯定比現在還漂亮!”

林小印看著那兩塊東西笑容漸漸變得僵硬,真不敢想象這樣涂完會成什么樣!可看到多一臉期待又不忍心回絕,只好任憑多在她臉上描畫。

幸好,林小印的房間沒有銅鏡,不管畫成什么樣林小印都看不見。

“多,昨晚……昨晚藺七、藺公放在我嘴里一片樹葉,拿出來之后他看了很久,然后……”林小印很猶豫,她不想提起昨晚的事,但是她很想知道那個樹葉到底是做什么的,免得再被人家踢下床來!

“樹葉?啊!是送葉吧?我聽福姑姑說過,那種很稀有就算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說著,多的臉上微紅羨慕得很,“好像,好像是行房之后可以驗出女是否懷孕。這……”結合昨天的情景多自然也明白定是林小印未能受孕,“既然藺公肯拿出這樣珍貴的送葉,說明他真的很在乎你很想你能盡快為他生下孩的。”

哦?林小印心里冷笑,原來如此,那前半部分,所有的溫柔……都不過是為了孩?

約有兩刻鐘,多終于放下手中的畫眉石,看著林小印的臉高興的拍手道:“果然好看多了,這么一描畫小印比神仙還好看,難怪大公喜歡。”

林小印微微一笑,喜歡她還是喜歡她生的孩?

多帶著林小印走出門,這時天還沒亮,昨晚一番折騰今日又起來這么早林小印這一夜全加起來才睡了不到四個小時,她早已累的渾身發軟。

“大公自然是好的,人長得好也有手段,咱們大公憑著一己之力十幾年就做起這么大的生意,多少人羨慕啊。對下人也很好,只是不大愛說話……”林小印問起幾位公時多閃著星星眼回答,“藺公我不熟悉,應該也是不錯的。只是二公……他雖然與大公是兄弟,卻沒有半分相似。小印,你還是離他遠些,即使是侍寢,事情結束了也要立刻回來。”

多雖然不敢說二公什么壞話,可提起來的時候還是恨恨的,恨這個不爭氣的公只會給大公拖后腿。

林小印見多的表情就猜出一二,這個二公是個草包。不過,不怕府里有草包,最怕每個人都聰明過了頭自己當了那個‘草包’。

說著已經到了花廳,多帶著林小印站在門口,蘇煜昨晚出去到現在也沒回來,藺七與蘇隆二人也都沒到,按著多說的,二人至少還要等兩刻鐘才到,而她們就在門口‘恭候’!

從站在花廳門口開始,多就柔柔的站在門外,低低的垂著頭,一言不發。

“多,這里不可以說話么?”林小印低聲問多。

多把聲音壓的比林小印還低,“那倒不是,只是這里來來往往的男人多,我們女人那些小見識被男人們聽到了要笑我們的。”

林小印咬著牙,緊緊地咬著。幸好,也就十幾分鐘就有小廝來報,說兩位公準備好了。

多拉著林小印的手,在她耳畔輕輕叮囑了句“萬事小心,一切都要順著兩位公。”

這個花廳可謂小巧別致,鏤空的屏風那邊隱隱有兩個男坐在雕花的椅上,廳中各色金銀玉器不少,精巧的有拇指大小的玉如意,也有一人多高的瓷花瓶,更有觴代畫家孫道的牡丹圖。

四個小廝分別立于鏤空的月亮門旁和兩位公身后。再看兩位公,藺七一身墨色衣衫,雖在這別致的花廳中,半低的頭上、如寒霜半的面孔里、明顯的疤痕中還是隱隱透著殺氣,讓人不寒而栗。

再看蘇隆,出乎林小印意料的,竟也不是什么歪瓜裂棗,只見他面如白玉,眼若繁星,嘴角上彎帶著些玩味,也是一張難得一見的好面孔,有意無意的品著下人奉上的茶,活脫一個風流公。只是穿著嘛……一身大紅的長袍穿在一個這樣的人身上其實并不難看,問題是套一件翠綠的大氅就不對了。翠綠的大氅也就罷了,為什么還穿了一雙藍靴?林小印承認無論是翡翠、瑪瑙還是珍珠玉器都是難得的好東西,尤其蘇隆身上的應該比普通的更好些,可也沒必要把這么多東西都掛在腰間吧?只要人一動,就叮叮當當的響,也不怕碰碎了?

“多、多給兩、兩位公請安。”多一見到藺七和蘇隆就開始哆嗦,剛轉過屏風和二人面對面多‘噗通’一聲就跪下了,伏在地上把頭埋得低低的給二位請安。

“恩。”蘇隆有意無意的答了一聲,藺七全當多是空氣。

除了二人身后站的小廝,饒有興趣看著林小印的蘇隆,就連藺七都微微抬頭看向林小印,一旁的多緊張的拉著林小印衣角示意她跪下。

多已經說過,這個所謂的見面就是妻跪下給每個男人磕頭,可,林小印自覺做不到!就算是什么高官哪怕是皇帝,林小印自問都不能像多一樣噗通就跪下,更何況是和自己同床共枕過的男人!

藺七看著林小印,蘇隆也看著林小印,林小印卻單單與藺七對視,那雙眼睛釋放出的冷酷足以讓武林中排名前十的俠士心生退意,林小印卻毫不避諱的與它相對。就連林小印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

“不會行禮么?我自認錯骨手還是練得不錯。”藺七仍然盯著林小印,冷冷說道。

“原來藺大俠苦練錯骨手就是為了搬女人的腿。”

自從藺七進府,伺候他的人可是換了好幾回,不是藺七苛刻,而是他那身殺氣讓人心底生寒!沒有人能夠想到,一個女人竟然在氣勢上絲毫不輸于藺七藺公。只是……天并不冷,也沒有風,林小印卻感到一陣陣寒意,或許高手對決勝負只有自己知道。

“哈,喝茶多沒勁。”二人正街,蘇隆突然開口,“美人兒,若能陪本大爺喝一杯酒就免了你的禮,如何?”

林小印一愣,她本以為蘇隆會比藺七還要難纏,藺七是江湖人對于禮數之類應該并不在意,如今看來卻是恰好相反。

“好,承蒙二公看得起,林小印豈能不陪?”林小印一笑,道。

“好!痛快。”蘇隆用扇拍了兩下,“林小印,好名字,誰給你取的?”蘇隆邊問邊打量著林小印,想不到大哥那樣的脾性竟然選了個比青樓里頭牌還嬌艷的女人回來,不禁心花怒放。

下人們面面相覷,本以為二公出格,誰知新來的女人比二公還出格,最關鍵的是二人竟然一拍即合用喝酒代替行禮!

“男人一生下來就有父疼母愛,豈不聞女兒也是娘親十月懷胎而來。”林小印的語氣很淡然,淡的她自己都頗感意外,然而說話的內容卻是沖動,沖動的連她自己都能聽出帶著火藥味。

蘇隆的笑一僵,臉上有些不自在,“恩,”恰好這時酒已經拿來,“喝吧,連飲三盅,這禮就算是行過了。”

林小印毫不遲疑,不就是三杯酒,有什么難的?拿起杯,一飲而盡。

蘇隆見狀也不示弱,同樣拿起一杯酒一飲而盡。

第二杯。

第三杯。

“二公,林小印飲完了,不知這禮……”

“好,好,”蘇隆拿著扇拍手,“我這兒是結束了,只是藺大俠那好像沒那么容易,”‘藺大俠’三字說的極重,蘇隆站起來,長長地綠大氅也跟著抖動,身上的玉佩、瑪瑙、珍珠、翡翠互相碰撞著。拿扇抬起林小印的頭,迫使她與他四目相對,“果然不同凡響,美人兒,二爺今晚等著你,哈哈哈……”

一陣大笑之后蘇隆揚長而去。林小印舒了一口氣,轉頭,正對上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的藺七。

“跪下!”藺七冷冷的丟下兩個字。

林小印看著藺七越來越難看的神色,自己哪里得罪了他么?

“你們都退下。”街了一會兒,見林小印不動,藺七吩咐道。

多臨走前扯了扯林小印的衣角,示意她不要頑抗。

多等下人離開的那一刻,也就是電光石火之間,藺七飛起一腳正好踢在林小印膝蓋處。林小印哪里想到藺七二話不說直接踢人?一個站立不穩果然跪倒在地。等到林小印憤恨的抬起頭,才發現藺七已經端坐在椅上,正正好好受了她這一跪。

“哼!”藺七冷哼一聲,丟下疼的呲牙咧嘴的林小印,起身,離去。()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