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3洞房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29 字數:4846 閱讀進度:3/48

吃過了那碗只放了些米喝鹽的粥,林小印還是覺得全身無力,見林小印一邊吃一邊皺眉,多十分驚奇的問林小印,“難道小印還吃過別的?女人不都只吃粥的嗎?”

在驚訝過林小印的長相、膚質、柔順的長發以及還沒出嫁就有正式的名字并且還被‘賜姓’之后,很顯然多又受驚了。

“小印,是青菜好吃還是肉好吃?油是什么味道的?男人們吃飯我只見過兩次,似乎肉食比較多呢。”多神神秘秘的靠近林小印的耳邊,問道。

哦買噶!在解釋過蘿卜白菜各有所愛之后,林小印徹底崩潰了,也終于知道多為什么那么瘦,只吃加了些鹽沫的粥?這還不如豬食呢!

吃完飯,林小印就被纏上了和多差不多的衣服,梳了差不多的頭飾。大概唯一安慰的就是手上的空間戒指還在,不然,林小印真想一頭碰死算了。

多說雖然今日林小印沒有去見過各位公,但今夜畢竟是新婚之夜,按理林小印該去伺候大公也就是蘇煜。

天黑了沒多久,林小印就被多帶出了那個陰暗潮濕的小房間,原來女人們都住在蘇府的最里面,十幾個女人一人一個小房間,房里的家具也都是差不多的。即使林小印是‘公們的女人’但女人就是女人,和下人的女人沒有任何差別。

嚴重性別歧視,哎……想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可不是那么容易,林小印暗想,在弄懂了這個世界要怎么生存之前,恐怕還要依靠著那幾位‘夫君’,只是這洞房夜有些麻煩啊!

林小印雖然不至于保守但也沒開放到和一個從沒見過面的人洞房,怎么辦呢?

才走了不遠,就有個小廝過來,說今夜大公不回來了讓把人送到藺公那!林小印無所謂的聳肩,對他而言什么大公什么藺公有什么區別么?

原來,藺七的年齡介于蘇煜和蘇隆之間,若真認真算去他該是老二。

林小印跟著多三轉兩轉來到個比較偏僻的地方,雖然偏僻卻不見幽靜,若認真說也就頹敗二字可以形容,藺七怎么住在這種地方?兜兜轉轉了一周時間已經不早了,不少下人房中的燈已經熄了,直到看到有個房間里發出隱隱的燈光,林小印幾乎可以確定那就是藺七的房間!

心里砰砰跳著,該怎么辦呢?她活了二十七年還是個老處女啊,就這么莫名其妙的……林小印看了看身邊比院中別處圍墻都要高出不少的墻,她幾乎可以肯定,越過這道墻就出了蘇府了!逃?林小印摸摸自己越跳越快的心臟,也不知道藺七長了個什么歪瓜裂棗樣,算了,逃吧!有手有腳還愁活不下去?再不逃可就來不及了!對付一個七尺高的男人可遠不及對付多容易。

“多?”

“小印?”可憐的多一點也不知道要發生什么。

林小印一記手刀過去自己心里也是怦怦直跳,如何把別人打暈林爸爸教過林小印,可從沒實踐過,這一下也不知道成不成?

只見多軟軟的倒在了地上,林小印的心才算安穩了些。

林小印的身手比常人矯健,可到底也不是飛檐走壁,那墻壁不低林小印踩著旁邊的大樹幾個跳躍總算攀到墻上,只但愿過了這墻壁就真的出了仲府才好!若是林小印費這么大力氣跑出去一看那邊還是仲府的院……林小印就找塊豆腐撞死!

“一個女人竟然學過武?你這個女人倒真是令人吃驚。”一個聲音由遠及近,淡淡的聽不出多少情緒,在夜色中顯得朦朧又神秘。

不過電光石火之間已經有一雙手搭在林小印肩頭,一用力直接帶著林小印從墻上下來,又回了院里!

完了,被發現了!感覺到自己被一個男人抓起來,林小印猛回頭,這是……只見這個男人一身墨色窄袖短衣,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精壯,面如刀刻、眉峰似劍,右側眉角處有一條寸許長的疤痕,使他整個人看上去十分兇狠。

“你是誰?”二人站在地上,林小印抬頭毫不避諱的直視男人,這是個下人么?就算女人地位低,但主人的女人對上下人也還是有些優勢的吧?不能驚慌,至少不能讓他看到自己驚慌!

“我是誰?你不是正要去我房間么?恩?我的小女人。”男人接著月色審視著林小印,不是沒發現林小印的特殊,能在下巴上長出一點肉的女人可不多,這就是人們說的豐腴的女人?好一會兒,藺七才嗤笑道:“到底我是洪水猛獸還是這蘇府苛待了你,竟然想跑?”

藺七?他就是藺七?林小印的腦里炸開,怎么這個時候碰到了正主?林小印突然想起多說過府中十幾個家丁加在一起也不是藺七的對手,本以為只是夸張,現在想來這藺七的功夫的確不低!一定是剛剛動作太大被他聽到了什么趕了過來。

心里暗叫糟糕,林小印知道今晚想要跑出去是不太可能了。

“哪有?”林小印雙手一攤抵死不認,“我月亮而已。”

“月亮?月亮有什么好看?”藺七也抬頭在天上找了一周也沒發現月亮的影,低頭,卻看見眼前的女人神采奕奕,不知道在算計些什么。女人在他心里就是一塊塊棕黃色的硬木疙瘩,呆滯麻木,除了會生孩什么也不會,能把話說全的就算是聰明女人,會武功、會撒謊、會算計的女人他還從沒見過。

“明月寄相思,我想家了,怎么,不行么?”

“明月寄相思?”藺七雖然沒找到月亮,但看著深藍色的蒼穹上漫天的星心里竟然也泛起些哀涼。

“我只知道月黑風高夜除了殺人放火就只有一樣事好做。”說著,藺七抓住林小印手腕大步往自己的屋里走,“就憑你剛剛的舉動,足夠狠狠抽一頓再餓上三天,整治不老實的女人可有的是辦法。”藺七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

卻不想,林小印趁他不備一個反手就將他掙脫,藺七微微一怔饒有興趣的笑了起來,“在我面前你還想打什么鬼主意不成?”藺七快速像林小印衣領處一抓,誰知林小印更快,后退了兩步藺七又抓了個空。

“打個賭如何?”不知不覺中二人已經交起手來,靈光一閃又一個主意浮現在林小印腦海里。

“什么賭?”起初藺七只是覺得好笑,一個女人竟然敢和他動手,少不得陪她玩玩,誰知道后來藺七才發現林小印招式詭異是他從未見過的!一次次出招都在他意料之外又將他的招式一一化解,竟然逼得他不得不認真對待,幸好這女人的內功很差,不然還真是麻煩。

“如果我贏了我們今晚就只做做樣不行周公之禮,如果你贏了我……我就給你做個好媳婦!”林小印一咬牙,不賭她是逃不過今晚的,賭,還有那么一點點可能。這時林小印才不禁后悔,為何當初沒跟著老爸好好學武!

“不必賭了。”

只聽藺七大喝一聲,林小印頓覺藺七的力氣一下增大數倍,如泰山壓頂一般,招式也更快,讓她應接不暇。

“你……”林小印心里暗叫糟糕,這個男人竟然藏拙。

電光石火之間林小印被藺七抓住手臂按在背后,分毫也動不了。

“我贏了,走吧。”

無論是否愿意林小印還是被帶到了藺七的房間,她并沒有十分反抗,愿賭服輸,再說不服輸也不行。今晚的事再想辦法吧,實在不行,大不了……

大不了就從了他唄,林小印悲哀地想,她可不是什么貞潔烈婦,為這事送了命?那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還是一條剛剛穿越到異時空的寶貴命!

“多還在院里。”到了藺七房間,林小印被藺七直接押在床上,一只手按著林小印的肩,刀刻一般的面龐距離林小印只有一寸遠,林小印甚至能夠感覺到他呼吸時帶著的熱氣。

“就讓她在那躺著吧,反正你要是成功出逃她也要在那躺一夜的。”藺七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抑制不住想要要了她的身體占有她的靈魂的感覺!

藺七輕撫上林小印,在她穴道上輕點。本想點了她的穴道,她就會順從會求饒,而林小印帶著些許挑釁些許憤怒的臉反而激起了藺七的興致。燭光照射在她的薄唇上,他忍不住去品嘗一下這櫻桃一般的紅唇的味道。

印小林眉頭皺緊,一句話不說,即使逃不過她也要保住最后的尊嚴。藺七唇角微傾好似開心卻更像嘲諷,大手一把掠過印小林的腰,緊緊的將她的唇封住。淡淡的香從舌間傳來,讓他竟然忍不住繼續探尋。

一股男人的氣息將林小印包圍,她感覺自己的小腹被一個強硬的物體頂住,林小印試圖讓自己平靜,裝作毫無感覺,可是心跳,至少心跳是無法控制的。

藺七的手開始從她的腰間向上搜尋,她絲綢一般的光滑的身體仿佛纏住了他的心,他碰到了眼前女人胸前的玉峰,光滑而有彈性,醉人的柔軟,仿佛隨時可以化掉。輕輕的含著她的耳唇,帶著炙熱的溫度,藺七能感覺到身下人輕微的顫動。

未經人事的林小印怎能經得起這般挑逗?仿佛被火包圍了全身,她將雙眼緊緊的閉著,不想也害怕看見什么自己不想看見的,感覺到自己不想發生的,然而……這一切最終都不是她能夠控制。

藺七的手已經游走到了小森林處,他感受到她已經小溪潺潺,心頭一種從未有過的愉悅涌上來,太多種原因刺激著他繼續這并不算瘋狂的動作。

林小印下意識的發出□。

藺七的身上如同烈火焚燒一般,他要徹徹底底要了這眼前的女人!微入,她如此緊致,他連十分之一都進不去,她痛的猙獰起一直刻意控制著不曾變換過表情的臉。

藺七發誓,這是他這輩第一次這么疼愛身下的人,也萬萬想不到這個人會是他的女人他的妻,他輕輕的吻著她的頸,溫柔的開口,“放松,很快就不疼了。”

疼痛減輕,林小印以為他停止了,長舒了一口氣,沒想到藺七借此時機一下到底,眼淚順著林小印的眼角緩緩的流下,除了疼痛還有……某種不知名的情緒。

藺七自己都不敢想象自己會如此溫柔,溫柔到去輕吻最不值得同情和憐惜的女人的淚,但是下身的動作并沒有停止。

“不用怕,我們已是夫妻,不管大哥三弟如何,我藺七絕不會做出拋妻之事。”藺七并沒有發覺自己的語氣從沒有過的溫柔,他注意到的只是眼前這個香香軟軟的人在有意無意的躲閃著他,可他不想也絕對不能停下,停不下了!

林小印感覺到藺七的吻,還有他的手劃過胸前、腰腹時的溫柔,甚至點了她穴道時都沒有使用內力,可屈辱的感覺還是一波一波涌向心里,那是一種好像憐憫一只走失的小狗一樣的憐憫,而不是兩情相悅的歡愉。

……

林小印緊緊閉著眼睛不想看眼前的男人一眼,不是她有多貞烈,只是這種完全不由自主完全被人控制的感覺讓她格外屈辱。

“第一次都會痛,以后就不會了,”藺七躺在林小印身邊,背上、肩上還留著未干的汗珠,“來,睜開眼睛,像你這么難解決的女人我又何嘗不是第一次碰到,竟然這種表情,好像我強、奸你似的,我們是夫妻。”

林小印下意識的睜開眼睛,聽到男人軟語相慰心里也好了不少,第一次,就這么過去了。雖然這一切并不美妙但聽到藺七的寬慰還是讓林小印感覺好了不少。林小印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并沒有留下某些青色或紫色的印記,這證明藺七其實還算溫柔,也許,這個男人也不是完全不可理喻,不是完全不會在乎女人的感受。

“看,這是我們的證明”藺七一邊說一邊拿起一塊雪白的絲綢,絲綢上已經染了鮮紅的血。

林小印看著卻升不起一絲歡喜來,不過看著藺七如此在意心頭的惡心到是悄悄退去了。林小印閉上雙眼,她累了,非常累,而且她想靜一靜。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她也不介意就這么睡在藺七的床上。

“來,把這個放在嘴里。”

林小印微微張開眼睛,只見藺七拿著一片樹葉在她嘴邊,林小印什么都沒問也不想問,只是順從的張開嘴,將樹葉含進嘴里。

一會兒,林小印都已經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藺七從林小印嘴中輕輕抽出了樹葉。反復看了之后剛剛那溫柔的表情漸漸消失,送葉沒變顏色,證明她沒有懷孕!藺七的目光越來越冷盯著已經快要睡著的林小印,再好看的女人沒懷孕也就沒有任何用處,更何況……沒有懷孕,明晚她就要去伺候蘇隆了!何必留在這臟了他的床?

“你出去吧。”

林小印仿佛是在夢里聽到的幾個字,全身疲憊的她根本沒加理會,轉了個身又睡去了。

“嘭!”

林小印是先聽到聲音后感覺到疼的,只見藺七一只腳飛起輕而易舉的將她踢下床。藺七一腳踢在林小印腹部,頓時傳來劇痛。林小印看著藺七,現在的他仿佛已經換了一個人,再不是片刻之前那個至少還有幾分溫柔的男人。

“滾出去,沒人告訴過你女人沒資格睡在男人床上么?”床上的男人泛著陣陣冷氣,面如寒冰。

被藺七的目光盯著林小印全身一抖,甚至相信如果她再多留片刻藺七真的會做出她不敢想的事情。走,林小印也不想面對一個如豺狼一般的藺七,喘息了幾下,忍住下身傳來的劇痛勉強支撐著起來,踉蹌了幾下才到了門口,又慌忙出去將藺七的門緊緊關上,倚著門板跌坐在地,這才發現自己狼狽的連衣服都沒穿。

胸口起伏,林小印把已經到了眼窩中的淚水又憋了回去,不能哭!牙關緊咬,林小印聽到‘吱吱’的響聲。冷,已經過了時,林小印全身赤、裸,哪有不冷的道理。更冷的卻是她的心,這一天一夜的時間發生的事也未免太多了。()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