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2蘇煜

小說: 多夫的世界傷不起 作者: 玄型符號 更新時間:2015-01-27 05:57:28 字數:3854 閱讀進度:2/48

菜市口對面,茶鏡樓。

廄有四樓,酒樓財濟,詩樓自華,茶樓茶鏡,青樓羅秀。

茶鏡樓身為四樓之一,樓里又有四好。一是牌好,紫檀木的牌匾上茶鏡樓三個大字龍飛鳳舞,不是別的,那是當年圣祖皇帝親手所賜!就連先帝來時也要先向那招牌行個禮做個揖。凡是到了廄的,能不來茶鏡樓一觀圣祖風采?

二是茶好,都是最鮮最嫩的茶,據說茶鏡樓里的極品茶葉比皇宮里的都要好上幾分,配上五年前的雪水三年前的露水,品一口余香繞口連綿不絕。

三是價格好,這個不必解釋,尋常官員富商來了在一樓來一壺上品毛尖那就是享受。若是上了二樓包間,打底就五百兩!明碼標價。能在三樓包下一層樓來的,幾年也見不到一個。有些王公貴族不是沒錢,卻是不敢如此招搖!

四是人好,不是掌柜的多殷勤,而是來這里喝茶的人好,隨便叫出一個那都是赫赫有名的,黑道白道有頭有臉的隨處可見。

今日,茶鏡樓三樓特別的忙,整個茶樓的人上上下下的跑著,一壺壺茶遞過去又端出來,端出來又立刻有新鮮的遞進去。

樓梯口各柱旁分別站了十二個小廝,個個都是一身短打衣料卻是上好的絲綢,雙目熠熠戒備的看著四周,這十二人都是難得一見的高手。

三樓最中央,有雕花紫檀木桌,桌上有散碎的玉石鑲嵌,圍繞這張奢侈的桌又有四個小廝躬身站著,與那十二個不同,這四個穿著還要花貴些,功夫又高了一籌,就連相貌也都是百里挑一。

一個屋,算上小廝和來來回回端茶遞水的跑堂總有那么二十來個人,卻半點聲音也沒有,在這里能清楚地聽到菜市口那邊競價的聲音。

“三百兩。”

“三百五十兩。”

自然,還有一個、一個男人而且只有一個男人坐在玉石面的桌旁,細細品著不停地變換的香茶,秀眉微微一蹙就有人立刻端下去換新的。

這人只是一身淡青色衣衫,一眼看去不覺得有多出眾,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這是蘇南繡娘半年才能秀成一匹的疊花錦。

男人的皮膚十分蒼白竟有幾分病態,大部分時間都是輕輕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不知想些什么。從整體看,男人長得十分清秀,瘦削的兩頰、薄薄的唇、高高的鼻、如劍般的眉,唯有一雙眼睛時不時的露出幾絲哀愁。

就是這樣一雙眼睛讓這一屋的小廝把頭壓的低低的誰也不敢抬頭看一眼,生怕被那雙眼睛看到,也不知為什么明明就是很普通的注視就會讓人不由自主的發抖,若是帶了點什么情緒就讓人有忍不住跪下的沖動了!

“才到了三等嗎?”男人的唇輕起,聲音不大確讓這諾大的屋里每一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是,公,四等五等的多些所以慢,三等之后就少了,出的起價的人也少,小的看著,快完了。”離男人最近的一個小廝躬身回答。

原來這個男人就是那個蘇家掌柜蘇煜,一個沒有父兄扶持的孤兒白手起家,短短十年之內風頭就蓋過了那些百年老店,期間經歷過什么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恩。”蘇煜輕輕回答了一個字,復又合上雙目靜靜地等著。

靜默,蘇煜不出聲就沒有一人敢出聲。

“公,廊下的玉清來報,說……”只見蘇煜貼身的小廝蘇懷急匆匆跑了上來,跑的面紅耳赤氣喘吁吁,到了蘇煜身邊說了一半卻又不敢再說。

蘇煜微微張開眼睛,也不催就等著蘇懷繼續說。

“玉、玉清來報說倉里二等間莫名其妙的多出來個女人!我急急地隨著過去看了,竟真的多了一個昏迷著的女人。”

“哦?”蘇煜微微坐起動作不大卻足以顯示他心中的詫異,“莫不是別的間里偷跑過去的?”

“小的過去看了,那個女人確實不是咱們這兒的,而且那長相身段莫說二等就是一等也綽綽有余了。”蘇懷喘勻了氣說話的音量也降了下來,低低的在蘇煜耳邊道。

蘇煜點頭,“帶過來給我。”

“是。公,藺公已經搬來府上了,二公也回來了,是否叫竹桃準備著行禮?”

“先把那個女人帶過來吧,這事不急在這一時半刻。”蘇煜說完也不等蘇懷再說什么,一揮手吩咐他退下。

縱使蘇懷還有千言萬語也不得不恭恭敬敬的退下去。

外人不知道蘇懷卻是很清楚的,公雖是孤兒卻有個幼弟名喚蘇隆,只是這個蘇隆么……他若有一分像公那公便也不必為他操心了!那個二公是吃喝嫖賭樣樣在行,正經事半點不會,只要回家定是問公要錢,拿了錢就在不見人影,不賭的連褲都輸沒了絕不回來。公卻從不管他,任由他胡鬧,這么多年了蘇懷也沒想明白究竟是為什么。

而藺七藺公么,就連蘇懷都不甚清楚,只知道是個蘇府家丁也不是藺公的對手。

公二十六了,二公也二十三了,這兩年生意穩定公也終于想到自己的事情,這不前幾日才與藺公結了異性兄弟,打算在這批女人中挑個好的留下。精挑細選之后還真就有個竹桃不錯,公看著也喜歡。

蘇懷當時那個高興啊!他從十五歲開始跟著公,到現在十年了,自是一切都為公打算著。

算了,還是快去帶人吧,再磨蹭公的身恐受不住。

仍是茶鏡樓三樓,一個女人蓋著純白色絲被被抬了上來,尋常女人一輩也見不到幾次絲被,可只要這個女人的相貌、皮膚,就一切都明白了。

蘇煜打量著眼前昏迷的女人,竟不自覺的站起身來,在女人身邊繞了一周。

只見女人十七八歲年紀,面如美玉細膩溫和,臉色紅潤熠熠生光,整個人如水做的一般,蘇煜不自覺的觸上女人臉頰卻半點力氣不敢用,生怕一用力那柔嫩的肌膚就會壞掉。五官也十分端正,雖然昏迷著也能想到那眼睛張開之后顧盼神飛的模樣,不似一般女人那樣骨瘦如柴瞪著死魚眼睛看上去就是塊木頭。

身上穿的……蘇煜五指微動輕輕撩開蠶絲被,輕輕摸了摸女人身上的長袍,這料不僅綿軟且可以拉伸絕不是俗物!特別是上面印的鬼怪(kitty貓)更是讓人看不透,官家的太太蘇煜也不是沒見過,衣衫上有繡花的秀鳥雀的,卻從沒見過秀鬼怪的。

最關鍵的是,輕輕撫摸女人柔嫩的臉頰,竟然升起了一絲久違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悸動!

這……蘇煜胸口輕輕起伏,心里卻早已波濤洶涌,難道她也是從那里來的?捏起女人的下巴,是啊,除了那里來的女人怎么會讓他有這種久違的感覺?可是,她怎么會來了這里,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么?這里她又怎么受得了?

“一會兒把竹桃跟著一等的一起賣了,把她留下。”

蘇煜并不知道他的眼始終沒有離開過這個女人,眉頭也是越皺越緊,等她醒了定要問個究竟才好。

=頭好暈,好難受!全身上下都不像是自己的,林小印剛剛有些意識的時候就感覺到了這些。林小印下意識的按住頭,在眉間揉了幾下,想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不急,不急,緩一會兒。小時候夢魘之后媽媽都是這么說的,緩一會兒就好了。

果然,沒用多久林小印就可以慢慢睜開眼睛,這……林小印想了半天才明白自己是躺在床上,這個床么是古代的架床,還散發著嗆人的霉味。再往外是一張木頭桌,就是一很普通的木頭桌,圓桌面四條腿沒有半分修飾,桌下面是木頭凳,那邊正對著的是一排窗戶,好吧都是古代的那種,上面還有窗紗呢。

林小印使盡了全身力氣才抬起半個身,只見側面的墻壁前靠著一個不小的柜,方方正正的,出了一個拉手沒有任何別的。

這是哪啊?林小印飛快的想著,自己肯定沒來過這樣的地方,甚至不可能有哪個親戚的家是這個樣的。

難道……好吧她穿越看多了。

打消那個不太可能的念頭之后林小印悲哀的發現自己根本站不起來,雙手一軟又跌回床里。

還沒等林小印多想些什么,門‘吱呀’一聲開了。陽光照進來讓林小印的眼睛頗為不適,透過灰塵和陽光的間隙,林小印看到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當然,林小印沒有落下,這女人穿的也是古代的衣服。又不是標準的曲裾直裾,或者什么別的,只是一塊布系在腋下緊緊地裹著,肩上也披了一塊布,難道,她來了中東?

“你醒了?太好了,正好我拿來了粥,熱了好幾次了你快嘗嘗。”女人很熱情,見林小印醒了也很開心。

“你是?”林小印下意識的問道。

“哦,你剛醒,一定不知道,這里是蘇府,我是府里下人的女人大家都喚我多。你呀,比我運氣好,竟然被公看中了,公說了恰巧今日公、二公、藺公都在就把禮行了,等到明天一早你再去一一見過就好。”

這多不說還好一說林小印反而更加糊涂。

說了好一會兒,林小印才驚詫的發覺,自己、恐怕、真的……穿越了!而這是個男多女少一女多夫的世界,但不是女尊男卑,而是男尊女卑而且卑的離譜。一般一家的兄弟們娶一個女人,女人在家只負責生孩!

眼前的多才二十二歲卻已經是五個孩的娘!

而林小印么,很幸運昏迷之中就找到了飯票,被一個有錢又年輕的富商看上,導致富商本身、富商的弟弟以及富商的干弟弟同時歸她了,不,應該說是一起娶了她。眼下人家三人正在前廳行禮呢!

想不到啊,一眨眼之間多了三個男人。林小印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了。

“婚禮是大事,女人進去了多晦氣?我們只要一一見過別到時見了夫君還不認得就好。”當林小印有意無意的問起這個‘行禮’需不需要她參加時多認真地回答。

“你運氣好公有的是錢不缺那幾百兩,不然,等到家里孩夠了就要被賣到別家去給別的兄弟生孩,到了老年又因著不是原配沒人愿意養著,大半都被趕出來自生自滅了。”多神色哀哀對林小印說道,“只愿我那些男人不致沒了良心把我賣了,到了晚年才能勉強有個依靠(多嫁給了府里管買辦的五兄弟)。”

林小印一聽差點一口水噴出來,靠!在現代逍遙自在的日不過,跑到這來個別人當生育工具?等到不能生了不好用了就被當成阿貓阿狗扔掉?不行,決不能這樣!林小印深吸了好幾口氣,掐了自己無數下最終才明白這不是做夢,用力的揉捏著太陽穴處,她頭疼,很疼,快要疼爆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多樂呵呵的端著另一碗粥跑過來時林小印才知道已經是晚上該吃晚飯了,按著多說的新婚第一夜她應該去伺候大公蘇煜!那么一會豈不就……

“看,二公特意賞的,放了很多米呢,快吃吧!”

聽了多的話,林小印更想一頭碰死了。()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