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賽制

小說: 重生之全職首富 作者: 零度意外 更新時間:2019-10-09 21:52:31 字數:3251 閱讀進度:226/228

“呦,這不是十三所功臣嗎?怎么?昨天的揍沒挨夠啊?不行的話你今天繼續上場,咱們二所。”

謝易知道寧龍王這是接不下話了,才過來嘲諷自己,于是微微笑道:“寧所長,常言說得好,柿子都得撿軟的捏,我覺得能當上所長,最起碼也能分得清軟硬,你要真想讓二所在決賽里面第一個出局,你盡管ciji我們便是。”說完,目光有意無意的瞥向了身后十三所一眾人。

寧龍王順著看過去,怎么看怎么覺得十三所這幫新人恐怖,比起二所的新人,氣勢上不知道強了多少,于是冷哼一聲,往上拽了拽自己的貂皮大衣,冷言道:“咱們決賽見!”說罷,便領著人前往了二所的待戰席。

尹凱熙這邊瞧著寧龍王囂張的背影,白了一眼道:“這家伙,還真是招人討厭呢。”

慕容朵笑道:“他就那個德行,你們要是覺得不爽,待會決賽教育教育他們的人就是了。”

謝易瞇著眼瞧著二所眾人,沉聲說道:“教育自然是要教育的,省的跟著寧龍王都學成了歪瓜裂棗,小樹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啾啾,今天咱就當一回園丁!”

說話間,留給四位部門大人專用的側門也是打開,蒼雷當先入場,隨后轉身做了個請的手勢,正待眾人疑惑之際,自門后走出一位金發碧眼的年輕人,此人方一出現,十三所眾人紛紛低聲驚呼!

這一位不是別人,正是前日里在酒吧,撩撥慕容朵,被慕容朵制住上臺跳舞的那位外國年輕男子。

昨天在醫院躺了一天,今天竟然是出現在了主管臺上,看蒼雷對其頗為客氣,應該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一臉傲然之色的當先走到主管臺,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落了座。

謝易拿胳膊肘輕輕懟了懟慕容朵,小聲道:“姐,咱好像是不是捅了什么簍子了?”

慕容朵沉著臉看著外國男子,側臉小聲應道:“我也不知道這家伙什么來頭,沒事兒,放心好了,他自己辦的丟人事兒,應該是沒臉跟上面說的。”

謝易聽罷微微點頭,喃喃道:“也對。”

此時大廳中的所有人顯然也都注意到了主管臺上的外國男子,一片交頭接耳,輕聲議論。

臺上的

蒼雷清了清嗓子,對著麥克風說道:“各位請安靜一下,今天啊,是咱們本屆的學術交流研討會交流階段的決賽,共有三支分所隊伍成功晉級到決賽當中,究竟本屆冠軍花落誰家,馬上就會揭曉,另外呢,我為大家介紹一位外國友人,我身邊這位,來自超能聯盟,是聯盟主管奧格斯格的三子亞柏德拉。”

“哇……超能聯盟的人啊。”

“協會現在跟超能聯盟有往來了嗎?”

“主管的三兒子啊。”

蒼雷此言一出,臺下再次一片議論紛紛,畢竟國內的異人,很少跟國外有接觸,大家各顧各的,偶爾有業務上的往來,也只是針對越境的異人,但平日里關系并不密切,所以彼此之間也相對的神秘一些,沒想到這一次超能聯盟會直接派人過來參加研討會。

蒼雷在示意大家安靜之后,繼續說道:“下面,咱們就有請亞柏德拉跟咱們的新人說幾句,來,歡迎咱們的遠道友人!”

亞柏德拉對漢語很是精通,所以不用翻譯,也聽得懂蒼雷說些什么,于是面帶燦爛笑容起身,跟大家招了招手,待到掌聲平息,拿起麥克風朗聲說道:“大家好,我叫亞柏德拉!”

這句話剛說完,大廳中又陷入了議論之中。

“會說中文的呀?”

“中文說這么好呀?”

“怕是個混血兒吧?”

亞柏德拉長相英俊,充滿陽光的笑著說道:“我這次代替我的父親來到,有幸幸參加學術交流研討會,可以一睹夏異人的風采,我很榮幸,在以后的日子里,超能聯盟會與協會建立親密的關系,互通有無,共同建立屬于異人的共通網,希望大家對我們的工作予以支持,謝謝大家。”

說完這句,亞柏德拉竟然極有禮貌的鞠了一躬,再次贏得一片掌聲。

謝易湊近慕容朵的耳朵,小聲說道:“姐,聽明白沒,過來合作的,你猜能是什么事兒?”

慕容朵美目一翻:“我哪知道,要不我探探他?”

謝易尷尬一笑:“我就隨口一問,我哪敢使喚您吶。”

主管臺上亞柏德拉說完之后,便將發言權再次交還給了蒼雷,蒼雷笑呵呵說道:“我代表咱們協會員工,感謝亞柏德拉的祝愿,相信我們的未來一定會充滿光明!下面啊,咱們進入正題,我簡單介紹一下今天的決賽賽制,團體賽!”

“咱們進入決賽的隊伍一共有三支,分別是二所、十三所和二十六所,這當中啊,十三所和二十六所都是排名比較靠后的隊伍,看到他們能挺進決賽,我也感到非常欣慰,這說明,每一個分所,都是有潛力的,待會這三支隊伍,每支隊伍派出五人,決賽采用三方會戰的方式進行!”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以往的團隊戰決賽都是三三配合,三個所兩兩對決,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改了賽制,三方混戰!蒼雷突然宣布的新賽制,讓整個大廳一片嘩然,彼此間輕聲議論。

要知道,這種三方混戰極有可能出現二打一的局面,無論是哪兩個所合作,對另外一個所來說,都是不公平的!

蒼雷看著交頭接耳的人群,笑道:“我知道大家在議論什么,我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戰斗,沒有絕對的公平,之所以會有這種賽制安排,是希望大家能夠清楚,無論是多么混亂的戰斗局面,都要想盡一切辦法尋得一線勝機,舉目皆敵的情況下,如何建立有利的局面,是一個戰士的基本。”

“而且,這種賽制,表面上看起來不公平,且極為混亂,但實際上,真金不怕火煉,在這種復雜環境下能夠勝出的選手,才是當之無愧的優秀新人,含金量才更高!另外,這次的決賽呢,咱們科研部段部長也新增加了一個小玩意,每個參賽選手會佩戴上一個感應器,根據遭受攻擊威力的程度扣除響應的數值,總數為一百,當數值清零,即為戰敗,裁判安排其離場,最后場內剩下的成員,便是咱們本屆學術交流研討會的優勝分所。”

這句話大家也是聽得清楚,也就是等于給每個人加了個血條,血條清零了,就判負了,雖然這種東西頗有新意,但明顯它的加入會讓比賽更加激烈。有了這種計數的方式,場上的局勢便更加微妙起來,如何能建立起自己的優勢,盡可能的壓低其他兩支隊伍的數值,是三支隊伍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蒼雷在聲明完最新賽制之后,也就補充道:“那接下來的時間,就留給各個領隊,你們有十分鐘的時間安排出場人員,中途不得更換人員,我很期待你們的精彩表現!”說完之后,蒼雷便關掉了麥克風,與身邊的亞柏德拉開始攀談起來。

十三所的待戰席上,已經開始有工作人員送過來五只手環,手環小巧精致,上面有一個顯示器,數值顯示為一百,想來便是蒼雷口中的計數小玩意兒了。

慕容朵略微沉吟:“決賽只有一場,我們必須全力以赴,我宣布一下出戰的人員:秋葉、雙生、蕭章、尹凱熙和張雨寰!”

話音未落,秋葉突然輕聲說道:“慕容姐……我……”

慕容朵看著秋葉欲言又止的樣子,眉頭微皺:“怎么了?沒法上場嗎?”

秋葉輕嗯了一聲,便垂下了頭,昨天與方天翊的比賽,他強行邀招上方神,對身體造成的負擔不是一天之間就可以恢復的,盡管這并非是他的本意,但若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導致在決賽中失利,這種罪過他還是擔當不起的。

慕容朵輕嘆一聲:“陸詩悅,你頂秋葉的位置出戰。”

“那我呢?”一旁的謝易突然發聲問道。

“你啊,你休息吧!”慕容朵一句話直接甩在謝易臉上,把后者已經送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噎了回去。

在昨天的比賽中,謝易的傷勢還是很重的,雖然有姜漣漪這位妙手,但慕容朵作為領隊,自然還是要安排更為穩定的陣容出場。

要說謝易人緣是真的好,上回是尹凱熙出頭,這次陸詩悅竟然也出了面:“慕容姐,讓謝易頂替秋葉的名額吧,這種團戰的局面,我作用比較小。”

慕容朵聞言,頗顯訝異的看了一眼陸詩悅,隨后輕笑道:“謝易,你這人緣是真好啊。”

謝易也不含糊:“姐,明人不說暗話,我還真想上場,但是您是領隊,我聽您的。”

慕容朵猶豫片刻,問道:“昨天的傷怎么樣?會不會有影響?”

謝易微微一笑,抬起左手,一道青光流轉,隨后消失不見:“我肯定是沒問題,主要是名額比較緊張,我這個人臉皮又比較薄,不好意思……”

“行行行……打住吧你。”慕容朵不耐的打斷謝易的話,跟陸詩悅確認道:“這可是決賽,你想好了!”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